23世纪散文

 

沃柑传奇

陨坑柑橘园的南门,图片来源:humanmars.net

年过六旬的高佬因为烂赌欠了一屁股债,于是偷渡来火星殖民地做开拓者顺便躲债,屈指一算也有五个年头了。

他最初是在水手峡湾西北岸的中国殖民城市甘泉寨帮当地黑诊所忽悠新移民和开拓者把自己变成赛博格,后来因为偷卖上家的义肢零件被发现而遁到了位于甘泉寨东面不远的张杭峡谷一带,在这里他给一些能够自给自足的陨坑王国打打零工。

所谓的陨坑王国,其实就是一些火星上的开拓者和少数团体霸占了一些可大可小的陨坑后,利用这种特殊地形建造的小型复合式聚居点,陨坑的外壁既能防御外来入侵,又可以掏空修筑成窑洞结构的寓所,而陨坑内则是水场、农场、矿场或者任意一种,为这王国内的居民创造收益。

高佬打工所在的陨坑是一个柑橘园。柑橘类水果,尤其是沃柑是火星北半球沿海地区的硬通货之一,这种水果汁液丰满、甘甜怡人,而且富含大量维生素,对开拓者而言吃沃柑远比吃仿制小药片或者喝浓缩液要优雅和有派头。

张杭峡谷有三宝,沃柑、核电池和莫搞”——高佬时不时给来柑橘园参观或者洽购的人做向导,这句话也就背得烂熟了。这个柑橘园除了沃柑,核电池和莫搞等高价值货物的储存也不少,农场主是个油腻有钱的年轻江西人,他在火星的资历比高佬还短,他盘下来这个陨坑据点后投资沃柑生意,他这种年轻多金的投资人近年被很多老火星称为新龟”——新来的龟儿子,他们的到来全拜《殖促法》出台后的FDI激增所致。

高佬背地里也称呼老板新龟,他自以为是地认为这个讲话有口音的30岁不到的捞佬不知道,就如同他以为自己之前偷卖雇主零件的事也不为人所知一样。

高佬啊,这是你上周的工钱,你查查看。新龟这天把高佬叫来办公室,给他一小叠加密芯片。

诶?老板,这次直接发钱了?高佬连续几周的工钱都是用电池和子弹之类的实物结算,老板突然给他发钱,他有点疑惑。

钱没少吧,从现在开始你不能再待在柑橘园了,规矩都懂吧,不懂你待会就问一下门卫崔哥。

不是,我没偷懒啊,这是啥意思呢……”

啷回事?你这老头不是以为自己精得如屌么。你没偷懒,你偷货怎么说?你就一有前科的老贼我告诉你。新龟瞧都不瞧一眼高佬,把脚搁上桌子,边念叨着边撕开一片香贴贴在额头上,末了还随手拿起一只快烂的沃柑重重地扔到高佬脸上。

高佬就这样被赶出柑橘园了,他的确有前科,这回就算没偷货也说不清,他擦干净老板扔他脸上的那只老沃柑,收进背囊后便径直下楼。

柑橘园这个陨坑王国外面四周是光秃秃的岩石地貌、砂石滩和一些小沙漠,看上去就跟河西走廊的戈壁滩差不多,张杭峡谷在火星地球化的地质运动过程中已经被填满了三分之一。

方圆两百公里内都没有其他像样的人类据点了。

刚才门卫崔哥告诉高佬可以出柑橘园后往东南方向去,有一支马队刚好今天在柑橘园采购了一点补给,运气好的话可能在24小时内追上他们。

谁也不知道崔哥这样做是不是出于好心,反正他如愿地把自己那台临报废的难得素摩托推销给了高佬,没载具你在茫茫沙海追个卵马队?你说对不对?

对对对,你说的都对,你个臭嗨好歹也给我一盒备用电池啊,妈只嗨!临报废摩托驮着高佬和他唯一的一袋行李向东南方走了约80公里就没电了,报废前面的临字可以去掉了。高佬边骂边叉着腰四周张望着看看能不能找到马队。

还真找到了。

在东北方约3千米处一座巨大岩石山脚处,一缕烟不紧不慢地升腾着,在高倍望远镜的观察下,马队的人正忙着生火做饭。

马队的成员比高佬想的要少,他原本以为这是一支数十人的队伍,谁知道见面接触后才发现他们人只有六个,马倒是人数的双倍有十二匹,这支队伍一半中国人一半伊比利亚人,他们是从塔尔西斯高原边上的欧罗巴城市伊庇鲁斯过来的马贩子,目的地是月神半岛的中国军屯城市幽州。

马在火星殖民者中是相当受欢迎的动物,尤其是在盖亚计划第二期被投放到火星大地上自由繁衍后再被驯服的火星野马,它们比地球上的同类更能适应地球化后的火星环境。

与需要消耗昂贵人造工业品例如电池和零部件的机械载具相比,一匹马的可靠性要高得多,尤其是你要在荒原中穿梭往来于不同的殖民据点的时候,高佬可能是这个星球上最新的一个悟出这点道理的人。

马贩子们并不介意接纳一名年老怕事的、看上去像个市侩农民的新成员,前提是这个新成员愿意与他们分享自己的摩托零件和——沃柑。

七个人,十二匹马,一团火,就这样暴露在火星的夜空下,半只月亮在天上标记着他们的位置。

 

马贩子从伊庇鲁斯出发到幽州的计划路线图

马贩子从伊庇鲁斯出发到幽州的计划路线图

 

高佬的左眼角处肿了一个大泡,他在剧痛之中竭力回想起自己被枪托敲醒前发生的事:从冰袋里拿野兔出来解冻、洗七个人的餐具、给十二匹马喂食、屙攒了一周的屎、捣鼓放不出声音的VR眼镜、给露营宿舍的碳纤维支架挖坑……

任高佬想来想去,他都想不明白为啥自己会遭遇匪帮。

其实在火星这个无主之地上,很多刚从地球过去的人都低估了遭遇匪帮的几率。这片广袤的新世界中,除了较大的殖民城市或者有六国军队驻屯的城市是匪帮不太敢轻易侵犯的地方外,四处都活跃着大大小小的匪徒团体。

匪帮的成员绝大多数都是来自地球南方国家的偷渡者和被拐青年,也有不少火星梦碎的开拓者选择做匪徒,这些匪帮大的一般会在北半球沿海地区修筑稳固的基地从事走私、军火制造和大型冲突活动,而规模较少的或者处于初创期的匪帮则广泛地徘徊在火星的每个角落,不断伺机袭击殖民据点以壮大自己,而更小型的匪团则倾向于在商道中打劫来往的商人。

六个马贩子和一个市侩之徒被五花大绑着,他们跪在火堆旁的露营宿舍门口处,旁边站着两名匪徒看守,还有三个匪徒在宿舍里面翻找着这七个倒霉蛋的行李物资,另外还有一名匪徒正把十二匹马分两次牵过去不远处停着的一辆卡车上。

胡安你这天杀的,我昨晚就提醒过你埋感应地雷时要离远分散一些,你害死我们所有人了。一个黑人马贩子在低声抱怨。

我懂一点印尼话,我听到他们说要活埋。另一个中国人马贩子悄悄说道。

活埋怎么还没开始挖坑?我估摸着是要活烧,我刚才瞅到那个大胡子掏出了一个白磷弹。噢,上帝啊!另一个伊比利亚马贩子反驳活埋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