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取中...
你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  生活  >  当前文章

沃柑传奇

作者:   /  2020 年 2 月 24 日  /  还没有评论

陨坑柑橘园的南门,图片来源:humanmars.net

陨坑柑橘园的南门,图片来源:humanmars.net

年过六旬的高佬因为烂赌欠了一屁股债,于是偷渡来火星殖民地做开拓者顺便躲债,屈指一算也有五个年头了。

他最初是在水手峡湾西北岸的中国殖民城市甘泉寨帮当地黑诊所忽悠新移民和开拓者把自己变成赛博格,后来因为偷卖上家的义肢零件被发现而遁到了位于甘泉寨东面不远的张杭峡谷一带,在这里他给一些能够自给自足的“陨坑王国”打打零工。

所谓的陨坑王国,其实就是一些火星上的开拓者和少数团体霸占了一些可大可小的陨坑后,利用这种特殊地形建造的小型复合式聚居点,陨坑的外壁既能防御外来入侵,又可以掏空修筑成窑洞结构的寓所,而陨坑内则是水场、农场、矿场或者任意一种“场”,为这“王国”内的居民创造收益。

高佬打工所在的陨坑是一个柑橘园。柑橘类水果,尤其是沃柑是火星北半球沿海地区的硬通货之一,这种水果汁液丰满、甘甜怡人,而且富含大量维生素,对开拓者而言吃沃柑远比吃仿制小药片或者喝浓缩液要优雅和有派头。

“张杭峡谷有三宝,沃柑、核电池和莫搞”——高佬时不时给来柑橘园参观或者洽购的人做向导,这句话也就背得烂熟了。这个柑橘园除了沃柑,核电池和莫搞等高价值货物的储存也不少,农场主是个油腻有钱的年轻江西人,他在火星的资历比高佬还短,他盘下来这个陨坑据点后投资沃柑生意,他这种年轻多金的投资人近年被很多老火星称为“新龟”——新来的龟儿子,他们的到来全拜《殖促法》出台后的FDI激增所致。

高佬背地里也称呼老板新龟,他自以为是地认为这个讲话有口音的30岁不到的捞佬不知道,就如同他以为自己之前偷卖雇主零件的事也不为人所知一样。

“高佬啊,这是你上周的工钱,你查查看。”新龟这天把高佬叫来办公室,给他一小叠加密芯片。

“诶?老板,这次直接发钱了?”高佬连续几周的工钱都是用电池和子弹之类的实物结算,老板突然给他发钱,他有点疑惑。

“钱没少吧,从现在开始你不能再待在柑橘园了,规矩都懂吧,不懂你待会就问一下门卫崔哥。”

“不是,我没偷懒啊,这是啥意思呢……”

“啷回事?你这老头不是以为自己精得如屌么。你没偷懒,你偷货怎么说?你就一有前科的老贼我告诉你。”新龟瞧都不瞧一眼高佬,把脚搁上桌子,边念叨着边撕开一片香贴贴在额头上,末了还随手拿起一只快烂的沃柑重重地扔到高佬脸上。

高佬就这样被赶出柑橘园了,他的确有前科,这回就算没偷货也说不清,他擦干净老板扔他脸上的那只老沃柑,收进背囊后便径直下楼。

柑橘园这个陨坑王国外面四周是光秃秃的岩石地貌、砂石滩和一些小沙漠,看上去就跟河西走廊的戈壁滩差不多,张杭峡谷在火星地球化的地质运动过程中已经被填满了三分之一。

方圆两百公里内都没有其他像样的人类据点了。

刚才门卫崔哥告诉高佬可以出柑橘园后往东南方向去,有一支马队刚好今天在柑橘园采购了一点补给,运气好的话可能在24小时内追上他们。

谁也不知道崔哥这样做是不是出于好心,反正他如愿地把自己那台临报废的难得素摩托推销给了高佬,“没载具你在茫茫沙海追个卵马队?你说对不对?”

“对对对,你说的都对,你个臭嗨好歹也给我一盒备用电池啊,妈只嗨!”临报废摩托驮着高佬和他唯一的一袋行李向东南方走了约80公里就没电了,报废前面的临字可以去掉了。高佬边骂边叉着腰四周张望着看看能不能找到马队。

还真找到了。

在东北方约3千米处一座巨大岩石山脚处,一缕烟不紧不慢地升腾着,在高倍望远镜的观察下,马队的人正忙着生火做饭。

马队的成员比高佬想的要少,他原本以为这是一支数十人的队伍,谁知道见面接触后才发现他们人只有六个,马倒是人数的双倍有十二匹,这支队伍一半中国人一半伊比利亚人,他们是从塔尔西斯高原边上的欧罗巴城市伊庇鲁斯过来的马贩子,目的地是月神半岛的中国军屯城市幽州。

马在火星殖民者中是相当受欢迎的动物,尤其是在盖亚计划第二期被投放到火星大地上自由繁衍后再被驯服的火星野马,它们比地球上的同类更能适应地球化后的火星环境。

与需要消耗昂贵人造工业品例如电池和零部件的机械载具相比,一匹马的可靠性要高得多,尤其是你要在荒原中穿梭往来于不同的殖民据点的时候,高佬可能是这个星球上最新的一个悟出这点道理的人。

马贩子们并不介意接纳一名年老怕事的、看上去像个市侩农民的新成员,前提是这个新成员愿意与他们分享自己的摩托零件和——沃柑。

七个人,十二匹马,一团火,就这样暴露在火星的夜空下,半只月亮在天上标记着他们的位置。

 

马贩子从伊庇鲁斯出发到幽州的计划路线图

马贩子从伊庇鲁斯出发到幽州的计划路线图

 

高佬的左眼角处肿了一个大泡,他在剧痛之中竭力回想起自己被枪托敲醒前发生的事:从冰袋里拿野兔出来解冻、洗七个人的餐具、给十二匹马喂食、屙攒了一周的屎、捣鼓放不出声音的VR眼镜、给露营宿舍的碳纤维支架挖坑……

任高佬想来想去,他都想不明白为啥自己会遭遇匪帮。

其实在火星这个无主之地上,很多刚从地球过去的人都低估了遭遇匪帮的几率。这片广袤的新世界中,除了较大的殖民城市或者有六国军队驻屯的城市是匪帮不太敢轻易侵犯的地方外,四处都活跃着大大小小的匪徒团体。

匪帮的成员绝大多数都是来自地球南方国家的偷渡者和被拐青年,也有不少火星梦碎的开拓者选择做匪徒,这些匪帮大的一般会在北半球沿海地区修筑稳固的基地从事走私、军火制造和大型冲突活动,而规模较少的或者处于初创期的匪帮则广泛地徘徊在火星的每个角落,不断伺机袭击殖民据点以壮大自己,而更小型的匪团则倾向于在商道中打劫来往的商人。

六个马贩子和一个市侩之徒被五花大绑着,他们跪在火堆旁的露营宿舍门口处,旁边站着两名匪徒看守,还有三个匪徒在宿舍里面翻找着这七个倒霉蛋的行李物资,另外还有一名匪徒正把十二匹马分两次牵过去不远处停着的一辆卡车上。

“胡安你这天杀的,我昨晚就提醒过你埋感应地雷时要离远分散一些,你害死我们所有人了。”一个黑人马贩子在低声抱怨。

“我懂一点印尼话,我听到他们说要活埋。”另一个中国人马贩子悄悄说道。

“活埋怎么还没开始挖坑?我估摸着是要活烧,我刚才瞅到那个大胡子掏出了一个白磷弹。噢,上帝啊!”另一个伊比利亚马贩子反驳活埋说。

“哪来那么多功夫,这鸟地方要杀几个人还用得着毁尸灭迹么,几枪崩了我们才最实际。”看上去是马贩子头儿的觉得最终方案会是简单的枪毙。

毕竟是见多识广、风餐露宿惯了的马贩子,都知道自己今天就要交代在这戈壁滩上了。

只有高佬已经尿了一裤子,他浑身上下抖个不停,他身旁的一个中国马贩建议他想想自己的亲人和这辈子的成就,这样死后会更舒坦些。

高佬瞥见像是匪徒首领的人从宿舍里踱了出来,这人满脸打结的黑色胡子,头发像个鸟巢,他举起装着高档义肢的左手挥舞了一下,身后的两名随从便把露营宿舍三下五除二拆掉了,同时远处的卡车载着十二匹马往这边开过来。

黑胡子跟随从嘟嚷着什么,完了随从便一个个问七个跪在地上的倒霉蛋身上还有什么值钱东西没交出来,马贩子们都知道这时候了藏着掖着没用,反倒可能令自己死得很难看。

倒是浑身哆嗦中的高佬突然想起什么,对了,他左额头挨了一枪托的地方让他想起来新龟昨天也是用一只沃柑砸中这里,而那只沃柑还在自己身上。

“沃柑,我有沃柑,就在……衣服口袋里,我有沃柑,沃柑,沃柑!”

匪徒从高佬身上摸出了那只快烂掉的沃柑,递给匪首黑胡子,黑胡子用鼻子嗅了下,直接连皮咬了一口,他那张肮脏扭曲的脸顿时释放出一脸多巴胺。

“胆子不小呢,Dagor我不告诉着就过去?东西从哪里来到你手上的,huh?”黑胡子操着一口简普问高佬,简普即是简易普通话,广泛流行于世界各国的底层民众中。

“Dagor?……哦,大哥!大哥饶命啊!沃柑是小弟从……从……从家里带出来的!”

“家里?哈哈哈哈哈哈哈!”黑胡子瞪大眼睛讪笑着,还扭头看了眼其他随从,然后随从们也跟着讪笑起来,火星鱼肚白的晨曦下回荡着欢笑声。

“就知道look at你,不是在Mars很久的。Mars people能吃上沃柑,不会在沙屋里。”黑胡子说罢掏出匕首架在高佬脖子上。

“求大哥饶命啊!小弟是新来的,我儿子是开柑橘园的,大哥要是不信,小弟带您去我家!小弟若是撒谎,大哥杀了我们全家也不迟嘛!”

“你说的话不假?”

“不假不假,真话、真话,我们家还有好多沃柑,大哥您送我回去,我让儿子给您装满一车带走!”

黑胡子听了高佬的忽悠后,揣摩了一下,又跟两个随从嘀咕了几句,就决定了。

“إِنَّ اللّهَ يُحِبُّ الْمُقْسِطِينَ,不假的话,我们就这样成交,deal。”

“好!好!成交!成交!大哥英明!大哥英明!”

黑胡子的一个随从给高佬松绑,另一个随从则问黑胡子怎样处置那六个马贩子,黑胡子正准备爬上卡车去检查抢来的马匹,他若有所思一下,问高佬:“老哥,你说处置这些人,how?”

“诶?大哥您……问我?处置他们??”

“别啰嗦,赶紧的决定,我对你respect的,才这样选择给你。”

高佬不敢正眼看那六个耷拉着脑袋的马贩子,他更不敢跟黑胡子对视,好不容易稍稍缓过劲来,现在又开始浑身发抖了。

“我……我看,回柑橘园还得赶路,要不……就别管他们了……”高佬说最后五个字的声音细得只有自己听得见。

嘭、嘭、嘭、嘭、嘭、嘭……

高佬身后接连传来几声巨大而又清脆刺耳的枪声,他发着抖眼睛死死地盯着前面几米地上的一块石头,心跳快得仿佛要从胸口里蹦出来。他用眼睛余光看到那六个马贩子的头都被打成一滩肉块了。

一个匪徒收起还冒着烟的仿制史密斯威森M500左轮手枪,一把勾搭着高佬把他拉上了车。

黑胡子又一脸讪笑地凑到高佬面前说:“老哥,你上车顶,做带路人。”说完,用义肢使劲敲了下车顶铁板。

于是,一辆估计是对着蓝图组装的已经看不出品牌的八轮大卡,车头的电动机引擎整流罩外还晃荡着两块巨大的太阳能板,车顶绑着一个瘦高老头,车上载着9名匪徒和12匹马,车尾还牵着一个装满武器弹药的挂车,挂车尾部吊着高佬那台报废摩托,径直向西缓缓驶去。

卡车扬起的漫天灰尘覆盖在六具尸体和一个被拆掉的露营地上,仿佛新世界对这些外来者的一丝临终关怀。

门卫老崔经历过前几年的乌邑屠城事件,所以他最怕的是匪帮攻城。所以,他心想着自己远离殖民城市,跑来高度自给自足的陨坑王国,应该就能避开那些高度武装、人数众多的、动辄屠城的大型匪帮了。

也不能说他想的不对,但小地方引来的自然是小流氓啊。在这片蛮荒的土地上,哪有什么岁月静好的桃源。

这不,新龟昨晚就收到了信息,说有一到两支匪徒队伍可能会在今天骚扰柑橘园。

谁这么好心给新龟通风报信?当然是资本了。现在投资火星的新人往往都会买同步卫星监测服务包,一个月也就几千CP,能每天早中晚收到三次驻地周边的气象和治安信息汇报。

由于大国政府都不想将过多的预算投放在火星殖民地事务上,因此这颗红色星球上的一切基础设施常年来都是由超级企业提供的,因此赤裸裸的自由资本主义自然便成为这片新大陆的通行证。

一大早,新龟就派老崔到陨坑外壁顶部的岗楼里负责观察东南方向的动态,按照卫星信息,两支匪帮有可能从东南方向和东北方向来袭。

老崔其实试过忽悠其他同事来顶替他上岗楼,因为他知道很多小的匪帮往往在进攻前会布置狙击手趴在沙漠里先抵近进攻目标弄掉岗楼上的观察员,单凭普通的高倍望远镜压根发现不了身披光学迷彩涂料罩衫的狙击手。

但除了一个菲律宾女孩Maria差点接替他以外,没有一个人愿意去,Maria要老崔额外给她两天工钱并听她说天主教的宗教故事一个星期,这下子就轮到老崔不干了。中国殖民地有很多东南亚人在干活,他们都喜欢模仿接触到的中国人那样耍小聪明或者用钱解决问题。

那唯有硬着头皮上呗。老崔将高倍望远镜的三角支架高度调至最低,自己则尽可能压低姿态,坐在一个5.6小口径子弹箱上,如果从远处看岗楼会以为这里没人呢。至于负责监视东北方向那个岗楼的是谁呢?是一台二手家用款国民机器人,为何不两个岗楼都配置机器人?因为机器人比老崔贵啊,哪怕是二手的。

与此同时,被绑在车顶颠簸了好久的高佬也感觉到柑橘园陨坑快到了,他一路都在琢磨各种方案圆谎,新龟不是他儿子,柑橘园更不是他的家,而答应给匪帮的一车沃柑却是实实在在要给的。

新龟就算愿意付给匪帮一车沃柑,他高佬也注定了要一辈子给新龟做牛做马还债了,要是万一新龟误判形势,拒绝匪帮,那么肯定迎来一场腥风血雨,至少高佬是死定了。

是还一辈子债,还是引起火并命丧火星?两条路都是死路,面对这种两难选择,高佬的小脑瓜无法处理,整个人开始断片了。

老崔的高倍望远镜里出现了一辆大卡车,实际上这辆车的轮廓还不是很明显,主要是车尾巴引起的沙尘达到将近十米高,远远看就很醒目了。老崔心想,这不对啊,如果是匪帮来袭击怎么可能这么招摇?

3000米、2800米、2600米、2400米……1500米,随着越来越近,老崔看到了车顶上的高佬,他的大长手不断挥舞着,口中念念有词。突然间,老崔听到一声巨响,紧接着一股黑烟充满了整个镜头,老崔双眼赶紧离开望远镜看着东南方向,原来卡车旁边发生了一次巨大的爆炸,就在卡车正在规避之际,又有一枚火箭在车旁边引爆。

火箭都是从东北方向发射而来,老崔将望远镜转向东北方,在最大极限焦距中找到了发射火箭的一辆载具,由于距离太远,他无法看清楚是什么载具以及有多少人,他只能观察到这辆载具不断向他这边的卡车发射火箭。

高佬觉得自己耳聋了,除此之外还感到整个世界仿佛在上下翻滚着,多次近距离的爆炸让他处于短暂的脑震荡中。倒是车内的匪徒镇定地在对数千米外的另一辆车进行点射,那边的车是一辆陈旧的斯拉夫陆军装甲运兵车,属于上个世纪的产物,但是明显要比这边的自制卡车要皮实。

卡车快要散架了,黑胡子知道对方在实施完火箭饱和打击后会直接抵近用高射机枪射击。这种战术带有明显的南美匪帮风格,但他并不怕,因为他手上有马。

目前一切还好,黑胡子这帮人运气不错,毫发无损地熬过了敌人的火箭袭击,唯一损失的是存储武器弹药的挂车和高佬那辆报废摩托,一枚火箭弹把它们撕成碎片了。

七名匪徒在黑胡子的指挥下分别骑着七匹马向着敌人运兵车的方向分散开来,黑胡子则带着另一名随从留在卡车旁掌控大局。

高佬瘫在车顶上,他被机枪显得有节奏的点射声音吵醒了,他回过神来看出了这是一场黑吃黑的对决,另一支匪帮可能碰巧也在这时候盯上了柑橘园,为了独占沃柑也可能误以为黑胡子这帮人是柑橘园叫来的援兵,反正那边选择了先发制人。

黑胡子通过无线电指挥着七名骑手,只见七匹马呈倒扇形逐步围着装甲运兵车,每匹马之间大概相距数十米。骑手们的武器各异,有操作外骨骼抵肩式榴弹枪的,有使用温切斯特步枪的,有用便携式离子弩炮的,有白磷弹投射手,还有一个没看出用什么武器,只见到他举着一面盾牌。

装甲运兵车的武器站只有一挺高射机枪,无法应对多个方向而来的目标,随着包围圈开始形成,运兵车被七匹马团团围着在中间,骑手们的各种武器不断砸中运兵车,很快这辆车的发动机便冒出了黑烟,紧接着两个轮子也被炸飞,南美匪帮大势去矣。

被迫停的运兵车尾门打开,几名匪徒冲了出来试图做垂死挣扎,此时恐怖的事情发生了,白磷弹投手的几枚白磷弹从天而降,正中运兵车上方,整辆车瞬间被点燃,冲出车来的匪徒全身着火随地翻滚,四周的骑手们给这些可怜虫送上了仁慈的子弹。

茫茫戈壁滩又安静下来了。黑胡子这才想起还瘫在车顶上的高佬,便叫随从给他松了绑。

“老哥,希望你还好,orange orchard,那边那个是你的吧?”

“是,是我的……柑橘园,还好,还好,我给他们打招呼去。”

说罢,高佬继续朝着陨坑挥舞双手,忽然间一个扩音器被抛了上车顶,黑胡子让他直接喊话。

“呼呼……喂喂……123,123,呼呼……额,我是高佬,我是高佬,请别开枪,请别开枪。我们,友军的是。”

柑橘园陨坑的南门缓缓打开了,高佬看见新龟带着崔哥还有两个持枪的民兵骑着马过来了。

从马上下来的新龟脸上写满了疑惑和不安,高佬赶紧跳下车顶把他拉到一边。

“这些军爷是我昨天在路上碰到的,我从他们口中知道有一支匪帮今天要袭击柑橘园,我这不是放不下心嘛,毕竟大家都是同胞,所以我就说服他们连夜赶来来支援你。”

“什么军爷哟,看样子他们也是匪帮啊!”

“嘘嘘嘘,别那么大声啊你这多没礼貌,人家是化妆后的特种兵,专门在这一带打击匪帮的,他们说想找个生意作掩护,我立马就想到老板您了。”

“什么?这哪跟哪啊?”

“是这样,原本我就打算撮合您的柑橘园和这帮军爷,让他们从你这里采购一车沃柑,他们在这一带就可以名正言顺打着水果商的旗号活动了。”

“噢,我还说啷回事呢,采购沃柑没问题!现金支付么?”

“老板您这可就不太地道了,人家帮了我们,击退了匪帮拯救了柑橘园,怎么还收钱呢?”

“可是……”

“没有可是啊老板,我跟您说他们的身手您也瞧见了吧,万一他们就是没想着付钱呢?一车沃柑换来省事啊,您要是自己硬抗刚才那车匪帮还真悬呢,打赢了也可能得赔上好多人命,那赔偿费和维修费啥的杂七杂八算得清么?现在这样还不值吗?”

“嗯……给他们一车沃柑也不是不行……哼,你这老贼最知道沃柑值多少钱。”

见两人私底下咕哝了半天,黑胡子不耐烦地清了清嗓子:“咳咳,老哥,你们farther and son没有说完?”

高佬立马转过身来跟黑胡子这帮人宣布,请大家跟他去给沃柑装车。

“farther and son?搞嘎?……”

“没事没事,那个军爷中文没学好乱用,我们赶紧装车送客好了!”

一群人走进了柑橘园,仿佛阿里巴巴那四十大盗走进了宝库。

整个柑橘园笼罩在柑桔皮开裂后喷出的甜雾中,黑胡子手下的每个匪徒都在咀嚼着甘甜的果肉,每个人的脸庞和手臂都被清爽而甜腻的果汁浸湿了,甚至有人连沃柑的叶子和果皮都不放过,拿在手上不断擦拭着自己的肌肤。人人都想在装车前先用最大限度的甜蜜把自己灌醉,这仿佛成为了一种仪式,当生命朝不保夕的时候更需要的一种仪式。

一根烟的功夫,黑胡子一伙人便装完满满一车沃柑,七个骑手牵着五匹马跟在车旁,高佬在装车的时候便跟黑胡子说好跟他们一起走,他顺道还把经营水果这个点子兜售了给黑胡子。

“老哥,你就这样跟我们走,抛下自己的son?还有这么漂亮的orange orchard?”

“嘘……大哥您小点声……您有所不知,我已经厌倦了乏味的日子,我向往跟你们一起创一番天地啊!我那son又舍不得我走,所以我们趁他现在还在园子里,赶紧走好了,我以后再回来探望他。”

卡车和马队告别柑橘园后,高佬问黑胡子:“我很好奇,今早你是想活埋呢,还是活烧呢,或者是枪毙我们呢?”

“你说处置那帮马贩子?都不是,我的新朋友。”

“噢?这我就糊涂了……”

“我本来打算饶了他们,但是Hamid临走前发现他们每个人的手腕上都有无忧湾乐园的烙印接口,于是他就动手了结他们了,没办法,Hamid是个急性子。”

“无忧湾乐园?听起来像个主题公园?”

“某种程度上,你说的没错,对人渣而言,那里可能是火星北半球最理想的乐园。”

“……慢着,您的中国话怎么突然说得这么纯正了??”

“哦,这个……一般情况下,我会视心情来选择说简普还是标准普通话。对了,你“儿子”刚才叫我把这纸条交给你。”

高佬接过黑胡子递过来的纸条,上面写着:你这自以为是的老贼,谁是你儿子。

 

现在,我们知道沃柑在火星能成为硬通货是再正常不过了,须知道除了富含维生素以外,广西沃柑甜度达18%,真的甜到心里去的那种,这种怡人水果在常年艰苦开拓和风餐露宿的殖民者眼中,堪比黄金。最近,都会君的长期支持者之一桃子小姐开了一个微信水果店,其中就有卖最出名的武鸣沃柑!市场最低十几元,我们5斤只要39元!不喜欢沃柑也可以看看她店里的其他水果或零食,反正大都会新闻粉丝在她店内购物一律享受首单5元优惠,识别下面二维码添加好友,就这么简单!

ad1

 

作者:庄比

编辑:庄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微博评论箱

你可能也感兴趣...

esa-venus

投奔自由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