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取中...
你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  粉丝作品  >  当前文章

Bad Joke

作者:   /  2019 年 5 月 27 日  /  还没有评论

图片来源:José A. Germán

图片来源:José A. Germán

 

山林中飞出了一群鸟,在五公里外,勉强能让人辨析出它们的翅膀与躯干。他干脆半蹲下来眨了眨眼睛,液体流入导管,沿着覆面面甲内侧的线路穿过皮下最终从泪腺处潺潺涌出,重新构成折射层,使三公里外的目标更加清楚。那里有灌木,有鹿,有半黄半青的落叶,有踏在那上面的回声。

他没花多少时间在分辨人体上,全覆式头盔顶着呆板的绿色,因此他们身体各处的浅色灯光在他的视角上显得太过突兀,问题在于藏在伪装下的枪口和视线,从阵型来推断,他们至少还在披着动态伪装布的装甲板下藏了一打人,也至多一打人。这样在任何方向响起不自然的动静时,都至少有三颗子弹能迅速送到,也最好只有三颗子弹。他们被迫拱卫在一人半高的圆筒状器物旁,警惕四周却不警惕上空。

“待确认地标BU2112侦查结束,光学观测记录已经上传,假想情况3-11-2-37,E17完毕。”

“收到,正在请求数据链,HO完毕。”

“我盯了两小时了你还他妈没请求完吗龟儿子,E17完毕。”

“请注意通信规则,数据链里接着军方单位,嘴巴注意点。还有上行链就这德行也不是我的问题,HO完毕。”

他啐了一口,唾液跟着呼吸而上升的水分一起消失。敌方没有选择高地驻扎展开设施,有传闻说次声波装置在那种地形下表现不佳,但也可能是考虑到光照问题,在落日时分不能完全将非自然的棱棱角角掩藏起来,现在这些士兵正从移动掩体下一个个冒头,随日轮西去移动站位改变头顶的指示光,将自己从卫星监测中抹去。还有九个,还有六个,还有三个,一个都没有了,掩体下已经空无一人。

鹿站在他们中央,像站在森林中央,不知所谓迈步向前。

“与轨道监测数据对照分析结束,预计执行预设行动LPOL07,HO完毕。”

森林里的侦察兵翻了个白眼。

“本单位的资源不足以执行预设行动LPOL07,E17完毕。”

“稍等,这是军方指挥链那边的中程反馈,在协调了。预计执行预设行动LPOL05-LPOL07,正在将附近单位的指挥权指向你,HO完毕。”

“我拿什么重火力去执行LPOL07,E17完毕。”

他继续活动眼球输入文字,但紧接着就被数十个黑色框格遮住视线,显示方圆二十公里内的枪口炮膛都听自己指挥,虽然并没有几门。军事承包商的侦察兵心算了一下,做不到同步射击一次性把敌人闪闪发光的脑门给全部点掉。

在框格最上方的是倒计时。62秒,沉闷空气满溢于胸腔。

他单膝跪下,握住比目鱼肌上方的装甲,将其轻轻移开从中抽出通红的金属片,随后对另外一只小腿如法炮制。如果就这么无遮盖地放在空气中,一次性散热片的高温很快就把他的位置暴露给敌方的观瞄系统。紧接着他将手探向下方,敲了敲脚踵处的环形薄片,传来令人安心的厚实手感,确认安装状态良好。抹在蚀刻痕之间的晶体将随着他的移动逐渐剥落,一路落入草根之间,融化解体、凝固成型成数微米直径的一次性光缆。

“通信请求应答速度在可接受范围内,HO完毕。”

呼吸。又或者只是张开口舌,无需震动喉咙,再闭上。

他一瞬间对覆盖在表皮上的第二皮肤产生了异物感,但很快移开了注意力。“我的出勤时间快到了,E17完毕。”他没认真听对方回答了什么。拘束感在身体各处蔓延,感觉适应效应,消失,然后再次蔓延。压低躯干,双手着地,液体灌进耳蜗又凭空消失,声音从四肢末端传来在体内回荡,实际只是第二皮肤捆得够紧,传导性能又远好于骨骼。比目鱼肌发热,这倒是真真切切的错觉,热能收集装置要么会把他的腿熔断,要么什么事都不会有。准备就绪,抬头看向夕阳沉没的方向。不知名的某人没让他等多久。

61.9999

雷鸣砸落,他仿佛底火般向前炸开。

鸟如瀑布向上方升腾,面前半人粗的树干断裂界面光滑,那不是他切断的。尘土在他身后膨胀了一瞬,又被吸向前方,夹裹着最细碎的落叶残片和一点点撕裂的树枝。森林更多的部分只是看着,直到它们被拦腰砍断,或是被第一百颗子弹撞成粉末,但终归不能幸免于难,在方圆两公里以内的植被被通通撕下撒上天空。人形四肢着地在地表上变换位置,总是在下一个落脚处挖开半米见深的洞口前就转变方向,将脊柱扭向夸张的方向以避开爆炸,那多半是散热片被弹向空中,伴着刻意牵扯成的气团被观瞄系统错认为了人体而被击中引爆。人造的沙尘暴猛地撞上精心构筑的气流,爆音扫过半空揉捏松鸦的小小脑仁,同次声波混在一起,像搅拌溶液那样让结晶凝出,刮擦金属的刺耳声直冲云霄。

他并不讨厌这种体验,倒不如说对仅此就开始过度收缩的躯干核心有所不满,人体连接处的脆弱性一直是让工程师头疼的大问题。数十吨的力量在指尖迸发,手腕,臀部,后脑勺,不需要脚掌着地,足以将他直接拍成肉泥的冲击先被落于其上的土壤分走一部分,被击中身体的泥巴沙尘分走一部分,被散热片于近距离洞穿而引发的爆炸分走一部分。他不需要呼吸,他不需要口鼻,装甲覆板缝隙间的第二皮肤起起伏伏,探出上百万颗微米大小的触头吸入空气,分离纯氧注射入血液循环,将剩下的气体在硅基仿生夹层下快速流动,最终以爆炸的势头喷射出去提供推力。

又是一颗子弹,第一千颗子弹。一人半人高圆柱状的前线移动能源供应平台已经从泥土中脱出,它的夹层里面嵌着火控计算机,如果有感情的话,它一定会火冒三丈下达允许射击友军的命令:早在他开始狂奔的时候士兵们就反应过来,一只脚迈向掩体,另一只瞄着目标指示却发现自己跨进了友军的火力线。但子弹还是被射了出来,手掌震动,后坐力敲碎因为猝不及防而被迫扭成不规范姿态的腕骨。也有人有幸在正确的时间地点场合扣动扳机,它们先是在己方刻意构造的空气状况中顺利移动,因自身卷动的热量而进一步放大了沙尘的膨胀,最终以分毫之差打中金属残片。气流气旋互相交织夺舍,在对方的体积上打开缺口实施攻击,就像是计算机网络间的互相入侵,温度,湿度,折射率都成为了战场,世界以每秒144帧的速度更新着。

终于,那只鹿剩下的半身站在了他不到十米远的地方,他想说声你好,没来得及。

他感到身体一轻,应力系统迅速作出回应顺势调整了方向,将他推进敌方部队早先布置的掩体中。侦察兵潜意识地将手伸向背部,指示装甲脱离流体力学辅助状态弹出武装,半秒后才发现左手已经不知去向。幸运的是这半秒内并没有人来得及取下他的项上人头。箭形弹至此飞过十公里,迎风绽开七朵红花。

他俯下身一手撑地,将原本是弹药箱的掩体踹离地面,另一只脚蹬腿把自己弹射出去,躲开子弹拉出的死亡截面。移动重心到左肩,借着势头冲入离自己最近的敌人怀中,那人之前差点把他的右腿打下来,素养不俗。

实际也确实如此。同样严实裹着身体,涂装主色调却用棕绿色的敌人干脆放弃闪避作出擒抱的姿势,想必已经下达了引爆随身弹药的指令,打算用躯干拖住他同归于尽。显然对方低估了友军的射击技术,错算侦察兵失去左手和半条左腕后的重心变化,最终让他抓住破绽,侧身躲开双臂将弹出熔断装置的手掌穿入对方覆盖于喉咙上的装甲,当作临时配重再一次改变了前进方向。但这一挡确实让他脚上慢了几拍,用被扭断脖子的代价为友军争取到了重新整顿阵型的余裕。

“别停。”

“闭嘴。”

第二轮子弹落下,又有三具丑陋的棕绿色涂装倒在地上。他抓住火力网片刻的缺口将尸体扔到空中,装甲内外的弹药赶在被友军子弹撕碎前成功引爆,把交战压制设备的外露部分扎成了筛子。血雾四散,卷进莫名的气旋中,拧成一道红线在空中画出鸡儿。沙尘攻破最后的防线将他们笼罩其中,他第一次松懈下来,又因为脚边四溅的沙尘提起精神。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三十六秒。三十七秒。三十八。沙尘遮起他们的眼睛,沙尘睁开他们的眼睛。食指蠢蠢欲动。

他在地上滚了三圈,本来可以只滚两圈,但他还是决定借着冲击再滚远点。被弹头击中的不巧是手臂完整的那侧,至少还需要三百毫秒才能恢复半身的运动能力,但再次射出子弹连一微秒都不需要。沙尘暴沿着背部支架举起枪膛指向的方向凝聚,制造出瞬间的真空,随之而来的后坐力再次将他击飞。

刺眼的青绿灯光就在眼前。

对方怀中,枪身的长度成为了空间认识上无法甩脱的累赘,让敌兵没能来得及调整站姿。他赶在那人还没丢开枪前将其手臂的辅助机构沿手肘处敲断,再转身抽出单分子刀刃垂直插进枪管,角力半息后把枪口捅进了对方的面罩,入侵火控系统瞄准五米开外的第二个目标一起打穿。剩下的敌兵再一次将他卡在无处可逃的火力线中,最终出膛的爆鸣却都被一一偏向别处——对方压制设备的流体力学模型演算单元和他的差了大概二百个摩尔定律。混沌是控制变量更多的秩序;风被握在他的手中,帷幕垂下,侦查兵单方面地听见二十五颗心跳搅拌而成的鸡尾酒。

又是一轮破空声,只剩下二十颗。

应该是十九颗。

他感到自己的心跳慢了一拍。

“该撤了!”

不可能。身体先于头脑做出决定,他抬起右手射击,却没有传来相应的液体溅落声。几乎在他射出子弹的同时,左臂剩下的部分膨胀炸开,又瞬间蒸发,只留下空气中橙色闪光烙在视网膜上,随伴生的真空转瞬即逝。通过人造条件反射与预防式内环境液压干预的痛觉抑制速度终究赶不上光速,眼前几乎直接黑过去,又戛然而止。对方的攻击还是被偏开了,如果空气状况的操纵权不在自己手上,被蒸发的就是自己的脑袋。

但他已经不再跑动。沙尘开始积淀,那原本是为了遮住对空近防单元的观瞄系统,蒙上护卫士兵的眼睛只是顺便。他确定是有人终于斗过了火控计算机的高权限,关闭防空系统将火力单元拆了下来。那个人也打飞了他的左手,两次。还剩六千四百毫秒,这下他的工作宣告尾声了。

“多谢。”

他喃喃道,转身冲入地狱般炙热的风中。照射逸散的热量同样藏起了人体的热量特征,他能听见子弹几乎就咬在自己脚边,咬着装甲底盘通过多普勒效应制造出的欺敌回声。他死命狂奔,甚至没有花心思在沿之字形移动上,于是他感到自己背部被捅进了一把撬棍,飞入空中。但这些都已经无关紧要,至少又有另外一万根撬棍随后也捅了进来。

准时准点,炮击从一百公里外顺利送到。

“That’tis their sighing,wailing ere they go into oblivion!”他挣扎着怒吼,又或是只是在张嘴,在脑中回忆这样的发音,在放任舌根肆意甩动,在无法察觉的休克,亦或是半梦半醒之间将语言组织成只有自己能够理解的状态,“that fresh flower will grow,AND MANY GLORIES OF IMMORTAL STAMP!”

残缺不堪的人形在空中翻滚,变得更加破烂。他撞过林木,在山间扫出的痕迹就像是巨人伸出拇指在地表上划下记号。风仍没有停,但夕阳消失了,光消失了,记忆消失了,世间只有呼吸一事。

然后他把头从地里拔了出来。他没用手,手已经没了,两腿不知道为什么倒好好的,所以这次还算轻松。夕阳大概下降了十分钟的距离,他没休克多久,恍惚感可能有,但多半已被替代性组织液的兴奋作用给压下。

“你这次喊的是什么玩意儿。HO完毕。”

“辞世句啊。E17完毕。”

口腔的完整情况已经不允许他开口发声。他活动下颚,对应的,抬头显示上打出字符。

“你又换了?HO完毕。”

“这可是柯勒律治的诗,你知道吧,四百年前浪……”

“稍等。”对方打断他,背景杂音挤满频道,然后人声再回,“你这边多了三个处分记录,正好你回来直接进禁闭舱。”

他一怔,“为什么?……不不不,这个好说,回去我请你三杯,五杯,五杯也行,你别把操作违规记录报上去。我刚才又没做什么,肯定都是小的记录,很容易消的。五杯,五杯起步行吧?我教你消除,你先关掉别的线程切回内部操作记录界面,告诉我,扣我分的是什么……”

“是济慈的诗。那首诗是济慈写的,臭傻逼。”

他听见老大恶狠狠地挤进频道。

 

 


故事中出现的设定介绍

敌方防空设施

出现于文段中的供应平台其原型采用仿星器式反应堆,功率相对低下但稳定性胜出,驻留时会将固定锥打入地下三米左右,切换到气垫-静电混合移动模式需要十秒左右,装甲厚度最小处为0.3m,最大为1m,搭载了基本的自卫火力和火控计算机。改造为防空点后装甲厚度没有变化,卸除自卫火力更换计算机组,安置了中心化的压制设备/南方国家级别,最后做了些迷彩处理。

防空火力由中等功率的照射装置组构成,因为装在装甲外所以很快就给人拆了下来用来烧烤人肉。在受袭时博弈了一段时间认为需要保持隐蔽所以没有第一时间开火,等级高的士官死亡后权限下移,允许使用照射装置。

压制设备组

主要侧重于气象环境、生物群落信息获取与操纵的系统,相关参考巷战压制设备。

压制设备/南方国家级别搭载于前线移动能源供应平台,依靠其能源与计算力来实现区域性的压制,以及对轨道侦查的隐蔽。开始在方圆一公里内散步了频闪通信的受操纵粉尘作为数据回馈单位和空气成分调整设备,并协同次声波发射装置微调声波的传播,针对控制范围内各种表面(树皮、落叶、鹿角etc)的反射情况进行识别(简单来说就是陆面声呐)。受袭后粉尘同植被粉末混合在一起导致失能,信息获取能力大砍一刀,不足以让机组在只有士兵和自身这几个监测点的情况下和六国的压制设备同台竞技。

对热量的控制半径在三公里左右,但完全控制区在一公里,处于对环境光的干涉不能频繁使用照射装置。使用的光学迷彩纯粹面向轨道侦查,将自身的反射光伪装成与植被、林木相似的散射程度,配合按照轨迹移动的士兵提供的指向性光线来应对光源的变化,形成海市蜃楼,也干扰动植物对于光照的感受。

因为保持着严密的无线电静默所以没有体现,不过如果我写中途试图进行频段阻塞结果被对方打爆好像也没有什么区别。

压制设备/六国级别搭载于侦察兵所使用的第二皮肤,全身式装甲以及由受其指挥划入其编制的有人或无人单位组成。很多参数可能经不起深究但总之把南方国家打得落花流水就是了,主要的信息获取源是全身式装甲的各种传感器与第二皮肤,这一点上应该能看出六国在理论科学上对于南方国家的压制。

单兵全身装甲

侧重侦查隐蔽性能,非主动防御式的单兵防护,性能优良的大量不同种类的传感器,但防护性能并不逊色,至少没有死于被自身卷起的沙尘暴和爆炸,并能高效储存热量最大程度减轻红外效应。表层设计有可以快速调整的微观结构,调整折射散射与吸音情况。本质不是为了当T来使的,在卸去了主动防御系统后很难面对高速弹体的威胁,几次命中之后没有把肢体直接打飞而是全身承受冲击是因为已经将弹体偏转过了一定角度,没有垂直受力,属于将擦身而过的冲击分散到全身导致的状况。

第二皮肤

分为真皮与表皮两层。

真皮层使用硅基仿生装甲与生物材料混合制成,与人类皮肤表皮完全贴合(着装时会逐渐减少缝隙黏上去),实际上是由相同结构的皮层重叠而成,完全展开大概有一个篮球场大?主要功能是直接干涉各项生理活动,并对脆弱的人体结构提供一定保护。能够直接合成绝大部分激素的仿造物,通过真空注射的方式在已经变成浆糊的毛细血管粥里注射纯氧,与能够快速降解的人造血红蛋白;在口鼻腔、毛孔、肛门至直肠等处吸收或排入代谢产物与营养物质,能够在一定时间内满足人体同外界的物质交换需求;在探测到肢体创口与断裂时迅速将折叠结构展开包裹住创口进行止血,并建立临时组织液环境防止坏死,基本是如果穿戴完善,将手臂砍下等个三小时再贴回去后能靠简易手术完成肢体接驳。

表皮覆盖大量传感器与微米大小,仿照附着胞结构的触头,进行气体分离,与直接打入皮下深处的快速定向物质注射。百万数量级的单元能够迅速对上方装甲传来的冲击做出反应,制造平稳的区域气压或是爆炸性排出气体提供推力。

血脑屏障下经过特殊处理,没想好到底是将组织液结晶化还是低温冷冻来提高耐受力的,但针对皮层和白质的干涉肯定有的,覆盖了痛觉放大压感的传达效率。

摆出反人体工程学的姿势其实不是第二皮肤干的,属于利用新植入的骨骼与结缔组织还留有大量未闭合区域反关节活动,只有成天缺胳膊少腿又换上的人才能悟出的技巧。

火力支援

简单写一下,那些火力通道不只用于杀伤敌人。各种子弹炮弹无论是制造热量还是散布粉尘,都有参与到营造对我方有利,受我方控制的气象环境中,或是在侦察兵的近处引爆来提供推力。由于火力点基本都位于十公里外,实际是由侦察兵这边来决策哪些弹道需要打在敌人预计的前进路线上,哪些不直接命中因而装填特殊弹药,哪些用来打飞自己,或是潜在的,为自身提供推力的资源(待议,太超级系了这个打斗)

关于那颗100公里外的炮弹,实际是大部队在对某一处进行轰炸时飞到一半借出来的。前半段抛物线还在原轨道上,经过持续照射、蚀刻,其他弹体的撞击,最终被偏导到了炮击这个防空点的轨道上。与此同时还有上万颗炮弹接受中程引导(照射蚀刻)互相偏转,优化弹道来取得更好的打击效果。即便已经出膛,内部没有能够承受G力的电子元件,弹体与弹道本身仍然是可以被划入其他编制,灵活调配的资源。

作者:克里塞

编辑:庄比

图片来源:José A. Germán

(by-nc-sa)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微博评论箱

你可能也感兴趣...

sci_fi_futuristic_city_cities_art_artwork_2560x1600

宇宙之王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