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取中...
你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  粉丝作品  >  当前文章

宇宙之王

作者:   /  2019 年 3 月 24 日  /  还没有评论

sci_fi_futuristic_city_cities_art_artwork_2560x1600

编辑按:这篇小说属于“里内容”,即23世纪驿宁系列故事中的小说(故事中的故事),因此请注意区分其与世界观的联系。

翡翠文明的化身已经降临太阳系三天了,世人皆在议论这位大使。从外观看,她是一个体态轻盈、身材高挑的美丽女性人类,肤色白皙,有着亚欧混血女性的丽质面孔,一头金发披肩,总是身着一身正装。但除了六个大国里那些经常与其接触的人展现出貌似友好的外交姿态外,普罗大众们似乎对她既排斥又敬畏,但克劳斯除外,他倒是觉得翡翠此次降临并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那一天,没有大张旗鼓,没有耀武扬威,也没有不可思议的神迹,虫洞里飞出了一只造型与太阳系所有同类都不同的飞船,里面坐着这位翡翠大使,她提供了当年各国在柯伊伯带下载的完整资料,与六个大国手里那些绝密的文件一字不差。就这样,沉默寡言的大使在一层又一层安保人员的簇拥下住进了地球上的一栋别墅,别墅周围被里三层外三层的保护起来。而克劳斯,是负责大使饮食起居的“管家”,其实他的大部分工作都由先进的人工智能自动完成,但六个大国一致认为需要这么一个人存在来表示人类对大使的重视。

而今日,从卧室里走出的大使的神色似乎有些紧张和不安,“带我去这儿”。话音刚落,克劳斯的终端随即显示了一个坐标,离别墅并不远。这是第一次翡翠大使向人类提出要求,人们诚惶诚恐,迅速纠集了一个车队,带着她火速赶往那片荒芜的草地。克劳斯作为照顾大使的人,也随车队前去。人们鱼贯下车,大使走在前面,后面跟着呼呼啦啦的安保人员。

走了几步,她停住了,人们极目远眺,想找到什么特殊的东西,可远处只有无云的蓝天连接着碧绿的草地。就这样过去了几秒,微风拂面,寂静无声。突然,大使猛地转过身来,瞪大了眼睛盯着克劳斯,仿佛如临大敌,后退了一步。人们面面相觑时,克劳斯笑着走上前,“翡翠,你没想到我会这样到来吧”。正当安保人员想阻止克劳斯的时候,大使一挥手,制止了众人,“他不是他”,大使说。此时的克劳斯确实不是一分钟前的克劳斯了,他的大脑已经完全地变化,现在,他的身体里寄居着另一个意识。

“你是谁,你叫我来所为何事”,翡翠大使用一种厉声质问的语气问道。

“我为真神……”

“给我证明。”

“好。”说着,克劳斯举起右臂,右手一握……什么也没发生,周围还是那种荒地特有的安静,阳光依旧明媚,景色仍然秀丽。

“等一小会儿就能证实我的身份了,我先给各位讲解一下我的身世吧。”说着,他就像一个乐队指挥那样挥舞了几下双手,众人脚下的土壤便像有了生命一般翻腾飞舞到半空,变形成一张圆桌和两把椅子,一把在他自己身后,一把在翡翠大使身后,“请坐”。

“翡翠,宇宙中所有的同种粒子都有相同的物理属性,你想过为什么吗?”

“你以为我连量子场论都不知道吗,”翡翠大使的表情像是闻到了什么恶心的味道一样。

克劳斯笑着摇起头,“不不不,亲爱的翡翠,我知道你当然知道,这宇宙的绝大多数规律你都知道,但那只是好用的描述方法的一种,而有些总也无法验证的假说在你成长的过程中被放弃了,你也就不再纠结于一些无关紧要的现象的解释……”

翡翠大使皱起双眉,用右手托着香腮,纤细修长的左手食指伸出轻轻搭在嘴唇上作沉思状,而双眸则盯着克劳斯。就这样,双方沉默地对视了几秒,克劳斯开口了,“单电子宇宙是对的”。
翡翠大使并没有什么很大的反应,“哦?”

“可能在你那浩如烟海的数据库都把它当作没用的东西剔除了吧……所有的电子是唯一一个电子的自身时间线在整个时间线里复杂循环所形成,截取整个宇宙任一时刻,这个电子会因为自身时间线在宇宙时间线中循环而被截取多次,并且观察到的这些电子全都是这个电子……”

“即便是又怎么样”,翡翠大使轻蔑地笑出声来,“好了,快告诉我你到底是谁,为什么叫我来这里”。

“你应该知道意识虽难以产生但放眼宇宙绝不珍贵的道理……那个唯一的电子,是有意识的。”

翡翠大使立刻收回笑容,严肃的问道,“证据呢?”

“我,就是宇宙大爆炸后10^-35秒后同我众多兄弟姐妹诞生的电子,那个有意识的、唯一的、真正的电子。”

话音刚落,天空突然变成了耀眼的乳白色,每个人都不自觉地闭了一下眼睛,随后目瞪口呆的看着这突变了的景色。

就在八分钟以前,太阳,太阳系的生命之源,在极短的时间内凭空被增添了近乎9个太阳质量的物质,随即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坍缩又膨胀数个来回。终于,聚变生成的铁核的质量达到了钱德拉塞卡极限,在一系列瞬时发生的复杂的物理过程后,太阳超新星爆发了,巨量电磁辐射以光速冲向四面八方,由此它的亮度增加了数亿倍,几乎能照亮整个银河系。而被炸飞的物质形成了一个斑斓的壳状结构向外扩大,像是一个被迅速吹大的彩色气球。如果过些时日从远处看,太阳系就像是绽开了一朵绚丽的死亡之花,一颗尚在中年的恒星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暴死,留下了一场持续数周可见的恐怖焰火。

“这,这不可能!”翡翠大使花容失色。

克劳斯,或者说,原初电子,站了起来,对惊恐万状的众人说,“这物质宇宙属于我和我的兄弟姐妹,没有我们之中任何一个,这万物也不会是现在你们看到的样子,你们的存在即是我们的恩惠。而我无所不在,无所不知,无所不能,我就是跨越所有时间和维度的真神!”

翡翠大使算是比较冷静的,但也只是没有发抖的程度而已,她从椅子上站起来,双膝跪倒,“神啊,你为何呼唤我至此?”

“就在不久前,”原初电子以一个恶狠狠的语调说,“你找到了目前最后一个新生的文明,并且,用你自己的话说,降临了,你确实在凡人的文明之间是最古老、最强大的那个,但你就可以肆意妄为了吗?!就凭这点你就想成为宇宙中那唯一的意识存在吗?!”原初电子仰天长啸,“身处果壳之中,仍自以为无限宇宙之王。”

几周后,太阳系中的生命们终于看到笼罩在他们各自行星上的乳白色消失了,代之以深邃的星空。各天文学家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观察太阳原来的位置。让他们惊掉下巴的是,那里只剩一个小小的亮点——是太阳不可思议的爆发后留下的中子星,而太阳系的各星体却像原来的太阳还在那样,照常运动,地面上也没有检测到异常的磁场。随后更让他们不敢相信的是,那小亮点慢慢扩大,呈现出明亮的橙红色球形,人们观察到了它表面那熟悉的火焰,太阳的日冕层正在变回它原来的样子。

 

作者:驿宁公民戴维宁

编辑:庄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微博评论箱

你可能也感兴趣...

图片来源:José A. Germán

Bad Joke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