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取中...
你的位置:  首页  >  专栏  >  两百年间  >  当前文章

我们这代人的和平 ——朝日战争漫谈

作者:   /  2019 年 3 月 4 日  /  还没有评论

朝日战争期间参加九州岛保卫战的日自卫队直升机。图片来源:Stefan Morrell

朝日战争期间参加九州岛保卫战的日自卫队直升机。图片来源:Stefan Morrell

 

前言——在北九州上空遥望海原

  我坐在超音速客机的商务舱内,感受着引擎产生的巨大升力,那是仿佛要把人类的灵魂也拽出体外的强大力量。客机飞行在平流层中,我手托下巴,趴在海拔八千米高度的窗边,遥望着脚下波光粼粼的海洋,不由得回忆起北九州、濑户内海和东中国海的景色来,心绪久久无法平静。这趟旅途的目的地是中国南京,我受邀作为民间友好团体代表前往观摩中国火星殖民项目启动仪式,荣幸之余,也不由得感慨时光的飞速流逝。

  就在脚下的这片看似平静美好的土地上,曾经爆发过无数场把中、日、朝三国卷入其中的血腥战争。而我本人,就在年少无知的时候,也曾经亲历过其中的一场——那是日后被冠以“朝日战争”之名的,一场以现在人的眼光来看,多少有些荒唐的战争。

  从结果上看,它进一步确立了中国在亚洲的区域霸主地位,同时也把日、朝两国在混乱中萌发的野心彻底粉碎。

死亡诗篇的序曲

  2020年代,美国内战爆发,美当局抽调大部分驻外美军回国镇压叛乱,由此造成巨大的战略真空。随着美国内战长期化态势成为现实,亚洲的局势已经十分明朗——权力真空下的地缘政治格局亟待改变:东南亚政局混乱,俄罗斯和韩国则在持续的低迷中。中国作为亚洲地区唯一的超级大国,确立了新的地区霸主地位。而经济改革成果初现的朝鲜、右翼势力当权的日本则是仅存的两个地区强国。

  有鉴于此,两国都希望获得尽可能多的筹码,从而在中国治下的东北亚秩序中获取更多利益。日本当局寄希望于激化朝韩对峙并支持每况愈下的韩国——一方面限制朝鲜的影响力,另一方面顶替美国在韩国的“事实宗主国”地位。日本能够借此在东北亚孤立朝鲜,进而确立自己地区强国的地位。

  朝鲜方面则从现实利益和意识形态层面出发,更希望借北方邻居的强大实力统一朝鲜半岛。之后,朝鲜就能在亚洲逐步孤立日本,最终彻底消除其威胁,坐实地区强国的地位。

  2028年,朝鲜率先撕碎了和平的画皮,早有准备的人民军执行了“板门店作战”,在半个月内即以雷霆万钧之势迅速、利落地统一了整个半岛。由于日本方面反应迟缓,导致未能及时在内战中有效支援韩国,甚至由于大规模网络战/电子战的展开,军令通达不畅,导致先行登陆济州岛设立前进基地的陆自遭到了韩军的攻击,双方发生了激烈交火,造成了严重的伤亡。这一丑闻后来被称为「济州岛血案」,成为了朝日战争全面展开的舆论“导火索”。

  南北统一后,中国军队在东海等区域的海空活动日益频繁,同时,日本国内,由于当局对南北统一战争介入的失败,不仅被内外舆论一致指责,还受到集中的报复性网络攻击,相当一部分网络攻击目标瞄准了民用设施,极大影响了日本社会的运转。

  于此同时,中国志愿军-朝鲜人民军联军(下简称“朝军”)开始动用潜艇部队和战略轰炸机部队,准备对美国开展“反介入/区域拒止”作战。而美国当局早已专注于国内战争,在对日援助上并没有实质动作。

虎虎虎!东海之岚!

  这一年的4月12日,朝军动用陆、海、空三军力量对日本开展奇袭。潜伏长达十余年之久的在日朝鲜人特殊部队,配合潜伏在货轮中的前韩陆军首都师“白虎”团对横滨自卫队大本营发动了斩首袭击。

  由于事先完全没有准备“撤离方案”,参与行动的前“白虎”团成员和朝鲜特战队员本质上就是敢死队。而朝军死士们面对的则是因故留驻本部的,日本陆上自卫队“第一空挺团”。

  这场两军精锐间的对决以“双输”告终。第一空挺团进行了顽强的反击,以70%人员伤亡的代价使朝军未能达成既定目标,即彻底消灭自卫队的指挥中枢。但由于指挥中枢遇袭,日本的国防体系出现了短暂而致命的瘫痪。朝军同样为此付出了惨重代价,折损了相当数量的登陆部队——仅仅在战争开始的前一个半小时里,朝军就损失了其1/4的特种作战力量。

  朝军在日本本州岛南侧,横滨军事基地展开的登陆突袭斩首作战拉开了日朝战争的序幕,而朝军也非常荣幸的成为了历史上第一批登陆日本本岛作战的“外敌”。随即,在防卫省陷入一片火海中时,朝军的各式飞机起飞了。作为主力的中国志愿军空军,作战半径可达大阪的飞机约有500架以上,而日本自卫队的战斗机虽然在质量上差异不大,但由于先期在对抗北朝鲜战争中有所消耗,加之指挥中枢瘫痪,升空迎战的数量也仅有不到300架。

  自卫队虽然进行顽强战斗,但战斗机、主力军舰数量均不足,(接受了韩军装备的)朝军几乎达到了自卫队迎战兵力的四倍之多。同时,朝军有着充分的后备力量可以投入,而自卫队则严重缺乏飞行员、舰艇乘员、导弹和常规弹药,作战能力快速消耗。由于朝军持续不断地发动导弹攻击,结合特种部队攻击、电磁脉冲弹攻击和不间断的网络战,自卫队各基地之作战效能也逐渐降低。

  日本自卫队虽然试图打击朝军的基地,但作为中坚力量的中国海、空军基地很多已经实现地下化并提高了抗打击能力,超出了自卫队的攻击能力。且日本并没有远程导弹和可攻击地下设施的钻地弹。同时,以本州、九州和冲绳等城市区域为中心,朝鲜特工进行的破坏活动进一步升级。但冲绳以外的美国基地并未遭到打击。

  进入5月以后,朝军夺取了九州西北地区的制空权。朝军与冲绳当地的反美力量协同行动,使用了带有反跑道战斗部的导弹集中瘫痪了冲绳的驻日美空军基地和航空自卫队基地,自卫队大批飞机受损。自此,朝军已在西南诸岛占据压倒性优势。空中作战的重点区域转移至西南诸岛以东至关岛之间。

5月中旬,中国陆军开始向青岛、杭州等港湾附近区域阳动,运输机与部分轰炸机由内地转至前出基地,种种迹象使得统合幕僚监部对局势的研判造成了干扰,误认为中国有全面展开登陆作战的意图,从而将防御重心放到了西南诸岛。

  而直到东海海战前夕,日本方面才通过卫星图片发现,朝鲜同样在在元山、釜山等地集结两栖攻击舰,。此时,已经有大批货船和滚装船被征用搭载海军陆战队装备和物资。由于朝军采用防空伪装、通信静默等手段隐藏企图,使日本未能尽早意识到朝军战略意图。甚至直到此时,统合幕僚会议都还在研究如何防备中国对尖阁诸岛(即钓鱼岛)的袭击。

“十四日冲突”

  6月3日,深夜,朝军网战部队突然对北九州的自卫队基地、政府、媒体等进行集中的网络攻击,结合朝军展开的电磁脉冲弹攻击、导弹攻击,由朝鲜镇港、釜山基地,两个海军陆战师共四个旅团出发了,他们都是接受了中、美、俄械加强后,人民军精锐机械化师的先导部队。

  朝军的作战计划为:四个陆战团各自占领和巩固一处滩头阵地后,即开始引导四个机械化师登陆。与之相配合的还有空降团、空中突击营、特种旅等部队,总兵力也相当于两个师。主要目标是港口和机场,同时还有保护重要区域、破坏和袭击日方特定设施等。

  与此同时,在海上,东海海战打响,中国海军集中了包括北海舰队和东海舰队在内的近三分之二的海上力量,朝鲜海军则纠结了其能动用的全部海上力量,包括大量俘获的韩军舰艇及官兵——由于统一战争中日本自卫队“偷袭济州岛”误解事件的发酵,外加日韩世仇带来的对日作战特殊性,许多韩军官兵都是自愿投入作战的。

  日海上自卫队虽全力以赴,但面对朝军的潜艇、水面舰艇、轰炸机和中短程弹道导弹等武器装备上的巨大优势,战斗力遭到严重消耗,不得已撤出交战区。朝军自此确立了东中国海、九州西岸至对马海峡一带海域的制海权。日本方面的作战重心不得不调整为阻止朝军海空力量进入西南诸岛以东区域。

  确立制海权后,朝军的滩头部队随即在对马岛的窄区域投入三个陆战团登陆,另有一个陆战团负责确保壱岐岛。两地的陆上自卫队守军进行了顽强的抵抗。但是,由于对方牢牢掌握制海权,无论是舰艇数量还是火力密度上,朝军都压倒了自卫队,更遑论自卫队在库的弹药数量本身有限,故难以长效的阻止朝军的登陆。

  次日一早,朝军的主力机械化师从釜山港口出发,击溃了对马和壱岐守军的朝军陆战部队此时已经建立好了补给基地,正在登陆舰上向北九州进发。由于预想到会遭遇激烈的抵抗,朝军的无人机从航空母舰上起飞,开始搜索并摧毁自卫队的滩头阵地。突然袭击带来的,是防御阵地构筑时间本来就不足,登陆的朝军陆战队更是精锐中的精锐,在数十倍的装备差距和人员素质差距下,自卫队的防御被瓦解。仅两天之后,丢失了既有阵地的自卫队残部就只得转入山区开展游击战。

  在巩固滩头阵地并占领港口后,朝军登陆部队的力量迅速加强。登陆舰和货船以对马为中转站,在朝鲜港口与北九州之间往复运输装备、物资和人员。至第6天,朝军第二波部队登陆完毕;至第12天,第三波部队登陆完毕。最终,朝军的登陆部队为4个海军陆战师、9个机械化步兵师、22个摩托化步兵师、2个特战旅、1个空降师和3个空中突击旅。在发起进攻后第14天,6月17日,朝军几乎完全控制了北九州。

达摩克利斯之刃

  在国内战局久拖不决之际,美当局虽然声明对朝鲜的入侵表示强烈谴责,但未能采取军事行动。朝军则礼遇了在战斗中俘获的美军人以及其家属,帮助其引渡到中立的第三国,在一定程度上平息了美国的反朝舆论。

  而在朝鲜国内,民族主义的热忱似乎冲淡了战争的阴霾,毕竟这是千年来朝鲜半岛第一次跨过大海,成功打击对岸的“邪恶侵略者”。前线的将士身穿朝、韩两国的军装,却戴着统一的帽徽,齐心协力向日本强盗复仇的事迹,不仅被朝中社的通稿大肆赞扬,同样也在前韩国地区被广为传颂。无数的英雄兄弟,英雄姊妹,英雄夫妻的形象被塑造出来……可以说,对日作战的节节胜利成了弥合南北伤痕最好的粘着剂。

  或许是连朝军总参谋部也被这种盲目乐观的情绪所感染了,在巩固了对北九州地区的控制后,朝军制定了代号“高句丽”的作战计划:兵分两路,一方面用五个摩步师和一个机械化师扫荡南九州地区,确保四国方向的安全,另一方面集中15个摩步师、六个机步兵师、一个特战旅、三个陆战师的力量向本州方向进攻。

  另一方面,逐渐恢复过来的自卫队面对朝军怒涛般的攻势,提出了“以保存有生力量和技术兵器为要务,因地制宜开展灵活的防御作战”的指导思想。从6月5日到17日期间,朝军沿着公路,看似一路高歌猛进式的确保了九州大部地区的控制权,实际上,陆上自卫队的主要力量已经退回本州和四国岛,仅留下了少量部队隐匿在山林之中,准备随时对朝军展开破袭作战。

  海上自卫队方面,残存的水面舰艇大约有60艘左右,大多损伤严重。而且由于朝军严格控制着西部海域的制海权,海上自卫队只能退守濑户内海。不过,由于日本有着较为完整的船舶工业体系,至朝军控制九州大部为止,已经基本修复这些舰艇的主要损伤。然而海上自卫队面对的是数倍于己的朝军联合舰队,正面作战基本没有胜算。

  此时,已基本控制了九州全境主要交通线网和大城市的朝军再次集结力量,其战略意图非常明确:登陆本州岛。由于此前横滨突袭战的惨痛牺牲,士气高涨的朝军视此为一次血债血偿的复仇行动。可以预见,一旦被朝军顺利登陆并巩固阵地,后果不堪设想,仅凭陆上自卫队的十余个整编师,几乎不可能抵挡朝军双线展开的猛烈进攻。日本列岛第一次遭外敌入侵本土,就已游离在亡国的边缘!

  而就在这一危急关头,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

“九头鸟”的微笑

  就在日本几乎亡国的危机时刻,东海的另一边,中国国内的舆论形势正发生着剧烈的变化。

  最初只是少量网络喷子和异见人士在叫嚣这是“侵略战争”,不过,在严格监管着的社交媒体平台上,这样的舆论却没有被扑灭,反而被广泛传播开来。热搜板块,主流话题,聊天软件的朋友圈内,甚至是清谈节目的会场上都充斥着反对祖国军人为“侵略战争”战死这样的言论。一个月前还在宣传志愿军是为捍卫兄弟国家的“领土主权尊严”而参与“自卫反击战争”的论调一下子失去了市场。一时间,似乎所有人都在期待祖国能从这场“闹剧”中抽身。而在舆论的飓风眼被千夫指的,则是现任志愿军最高司令长官,周凌上将。

  7月1日,中国官方媒体发布了军事委员会最新人事任免的决定,作为军事顾问,带领朝军一路横扫半岛南部,回国后又一手策划“十四日冲突”的周凌上将及其亲密的同僚数人被免职。文章还提到,“军事委员会内部讨论了志愿军作战的一系列情况,充分听取了社会民意之后得出结论,将分批逐步从战场上撤出已派遣的志愿飞行队和海军舰艇”。

  而基层出身,由于其诡谲多变的战术,被人冠以“九头鸟”称号的周凌上将,自此再也没有出现在公众视野中过。他最后一张在公开场合露面的照片被广泛转发,照片中,他微眯着双眼,黑色的瞳孔被埋在岁月雕刻下的一道道沟壑中,嘴角带着一抹淡淡的笑,令人莫名胆寒。该照片随后以“‘九头鸟’的微笑”为题,一举斩获当年多个国家的新闻摄影奖。

  翌日,中方外交官照会了日本驻华大使(由于中国实质上并未对日本宣战,日本驻华使馆人员亦并未被正式驱逐)。双方签署了著名的“中立协定”,根据该协定,中方不得派遣地面部队参战、确定了安排撤除志愿空军的时间表、承诺停止新的对朝军售计划、限制中日双方水面舰艇活动范围等一系列条款。自此,中国海、空军主力基本从这场战争中抽身。

  协定签署后,中、日舆论一片叫好,西方及周边国家对中国的敌视言论也大幅减少。而作为朝鲜国家喉舌的朝中社,则在协定签署翌日,于报刊评论版发布了某条古老的动物寓言,暗指中方“过河拆桥”的行为“背信弃义”,一时间成为了中国国内的网络笑谈。

  至此,中方才最终显露出其战略意图:在俄罗斯日渐衰败,美国战略收缩的大背景下,借一场“受控战争”消耗掉朝、日双方积攒的实力,以从根本上控制整个东北亚的局势。换言之,中方不希望看到任何势力手握任何关键筹码,以任何形式对中方在亚太地区的绝对权威造成威胁。

  赤色巨龙狡黠一笑,露出了它的獠牙,而朝、日双方却都早已深陷战争的泥淖中无法自拔。

  此时,本州登陆作战已经箭在弦上。事实上,由于陆上自卫队游击作战的成效,朝方的补给线已经不堪重负,但朝方依然不甘心就此罢手,决定集结朝韩水面舰艇力量掩护,强行实施登陆作战。需要注意的是,接受了大量韩方舰艇的朝海军目前保有大约140艘水面舰艇,虽然主力舰数量不及海上自卫队,但是相对于日本受和平宪法牵制无法发展攻击性力量的所谓“第七舰队反潜大队”,朝方仍有相当的水面作战优势。此外,还有再部署到对马的韩海军航空兵作为补充。而由于有着压倒性的陆战优势,一旦登陆作战成功实施,补给路线得以确保,朝方就等于赢得了这场战争。在看似唾手可得的胜利诱惑下,一路高歌的朝方最高指推断己方“并非没有一战之力”,决心孤注一掷,实施登陆作战计划。

独岛号,炎上!

  不过在海空军方面,朝方依旧依旧不占优势。朝方保有的作战飞机数量大约在400架左右,然而其中很大一部分是退役的二线战斗机,在空战中往往非常被动。而自卫队方面在保存实力的指导思想下,依旧留有大约250架的作战飞机,其中大多数为最先进的战斗机,在空中格斗时有很大的优势。

  海军方面,朝方需要分出一批舰队防备海上自卫队对对马——北九州航线的袭击(釜山——对马航线为协定限制日本海上自卫队活动的范围),实际投入作战的舰艇数量大约在90艘左右。日本海自以经验丰富的南部和也一佐为总司令官,出动了所有的水面舰艇,混编为三支舰队对朝方展开袭击。

  9月29日,作为“高句丽”作战成败之关键,亦是作为决定日本国命运的关键,跨关门海峡的登陆作战“主体一号”战役正式发动。然而交战不到一刻钟,日本自卫队立刻给了自信过头的朝鲜军队以当头一棒:老旧的朝方战斗机在空中以3:1的交换比和决死的信念对抗着自卫队战斗机,即使如此依旧落于下风,而朝方宝贵的海航力量则完全无法发挥;海战方面,缺乏协同作战训练的南北双方海军舰艇各自为战,被轻松分割并各个击破。

  作战开始两小时后,整场战斗几乎演变成了一边倒的屠杀。被打散的朝方舰艇向外海逃窜,丢下满载着精锐士兵和宝贵武器的运输船在海上被海上自卫队或击沉,或俘虏。此役中,朝方损失了67艘水面舰艇和至少200架作战飞机,两个海军陆战师被成建制的消灭在濑户内海上,另外两个先遣机械化师也损失惨重。反观日本方面,仅损失了11艘水面舰艇和40余架作战飞机。

  在战斗中,日本海上自卫队的“雾岛”号旧式驱逐舰在自身严重起火的状态下,其乘员放弃了逃生的机会,而是笔直的撞向朝方两栖登陆舰“独岛号”,致其起火沉没。两舰仅有极少人员生还。根据战后采访雾岛号的幸存者称,全舰乘员在最后的时刻齐声高唱旧日本海军时期的军歌赴死。军人悲哀的宿命和战火的残酷无情,不免让人有些唏嘘。

  经此一役,朝方损失惨重,尤其是作为登陆中坚力量的海空军,几乎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难以再次发动攻势。日本方面忌惮朝方强大的陆军力量,同样无法于九州岛展开登陆。双方在九州,本州,四国三岛上,隔着散发出浓烈血腥味的濑户内海,进行了一个半月的现代“静坐战”。

缓缓阖上的地狱之门

  9月30日到11月6日间,双方小冲突不断,但是终究没能再度爆发大规模全面冲突。

  一方面,朝鲜紧握九州不放松,肃清了陆上自卫队驻留此地的游击力量。另一方面,海上自卫队的精锐编组为特混舰队,伺机袭击朝鲜运输船队,有意将朝鲜的精锐全部困死在九州岛上。

  此时,国际力量也在不断变化。北美方面,美国联邦当局军队一路高歌猛进,迫使叛乱的人民军只能收缩防御,双方决战在即;东北亚的巨熊俄罗斯也蠢蠢欲动,在北方边境频繁调动部队,兵锋直指北方四岛(南千岛群岛)甚至北海道。双方都明白,时局已经不容他们继续等待下去了。

  11月7日,在中方的斡旋下,中、日、朝三国于停泊在关门海峡的辽宁号航母上展开和平交涉。11月24日,《辽宁号和约》正式签署,朝日战争宣告结束。根据和约,朝军全面从日本九州岛撤军,韩国流亡政府解体,朝鲜和韩国合并为朝鲜共和国,定都汉城。

  战后,日本中央政府的威望一落千丈,苦美驻军久矣的冲绳随即宣布独立为琉球民主主义共和国并迅速靠拢中国。在朝日战争期间,俄罗斯一直保持高度战备。日本宣布接受冲绳独立要求后,俄罗斯即以“维护领土主权完整”为理由,入侵北海道北部和东部。自卫队虽然依托有力地形,在北海道北部成功阻滞俄军进攻,但北海道东部却被俄军占领。次年1月,在联合国已经名存实亡的情况下,日俄之间开始谈判,日本宣布放弃北方领土的主权,并应俄罗斯要求对其远东开发提供资本和技术支援。

  自卫队方面,海上自卫队损失超过65%的水面舰艇和大批宝贵的乘员;陆上自卫队消耗掉了苦心积攒多年,几乎所有的弹药储备;空中自卫队损失了近半作战飞机,其中75%以上都是应用了最先进技术的美制战斗机。自卫队关西一侧的几乎所有基地都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可以说,经此一役,日本完全、彻底的失去了对东北亚局势的决定性掌控能力。遭当头棒打的右翼势力再度退出日本政坛主流,主流政党元气大伤,新党则不断涌现,而在战后选举当中,厚积薄发,一直作为最大反对党存在的日共终于获得了千载难逢的良机,夺得两院多数并入主国会大楼。由日共牵头,日本新时代的亲中路线自此确立。

  而朝鲜一侧,虽然对日战争成功唤起了南北的民族共识,弥合了内战的伤痛,但高句丽作战的失败却招致了朝鲜国内南北双方对北朝鲜主导的新政权的一致不满。战争结束后,朝执政党内部亦发生了分裂,改革得利的新贵派获得了北朝个体户和众多南韩财阀的支持,掌握了主导权,随后宣布吸纳南韩人士,组建新生的朝鲜共和国政府,以战争罪为由清算了大批政治局门阀,旧党、鹰派人士,同时展开外交手段修复对日关系和国际声望。

  无论如何,当双方代表在辽宁号上签下那份决定性文件时,新时代正式开启了。

苦涩的和平

  突破音障后,发动机的嗡鸣声音陡然消失不见,就好比六十年前那场战争的戛然而止。我看着脚下的这片大洋,埋葬着元朝远征大军的舰队,埋葬着倭寇海贼,埋葬着北洋水师,如今,也埋葬着朝日战争两军将士的亡骸。他们被无常的时代玩弄,如初春的樱花般绚丽的绽放,随即迅速凋零。作为军人的他们,无可指责的捍卫着自己的使命和信仰到了最后一刻,换来的则是属于我们这一代人的,苦涩的和平。

  从荧幕上看,距离终点南京已经没有多少距离了。而如今的我,可以坐在超音速客机上,享受这段快捷安宁的旅程,和当年那场战争是分不开的。人生,的确就如一趟航程般,而我现在正踩在那些奋战至死的官兵们用鲜血之花为我们铺就的和平的康庄大道上。在广袤的东亚大地上,在仰望的美丽星空中,活跃着中国、日本、朝鲜的技术工人、学者、宇航员……在世界局势动荡不安的当下,他们却能齐心协力,不为了狭隘的国家民族,而是为人类缔造更好的未来而奋斗。

  朝日战争后,东北亚局势趋于稳定,由千万将士的生命浇筑的和平虽然苦涩,却也正因为苦涩才让我们更懂得其宝贵,并倍加珍惜它。据说,中国的绿茶虽然苦涩,但在饮用后会有回甘的美妙滋味。如果我们对和平保持敬畏,当战争的伤痛逐渐消去,相信留给我们后人的将不再是苦涩的和平,而是甘甜的未来吧!

 

原陆上自卫队一尉

日中友好协会终身荣誉会员

远藤 彻

2081年11月23日

 

作者:伽侬 特别鸣谢 陈颢颢 孟阳明【注:多处数据参照日本《军事研究》月刊2012年12月号文章《2025年中国侵占冲绳的设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微博评论箱

你可能也感兴趣...

8b93d8e541171216a25230e4fca138b0

没有解决的气候问题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