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取中...
你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  粉丝作品  >  当前文章

他在哪呢?

作者:   /  2018 年 10 月 25 日  /  还没有评论

图片来源:cyberpunk-reds-by-decepticoin-d98mxpe

图片来源:cyberpunk-reds-by-decepticoin-d98mxpe

 

多年以后,面对离开欧罗巴的飞船,路易斯•戴维宁会回想起他父亲带他去博物馆见识黑白电视的那个下午。

那时的卢浮宫博物馆虽然已经过现代化改造,但由于其悠久的历史沉淀仍透露出一股古朴而典雅的气息,蒙娜丽莎和断臂维纳斯注视着数百年来游客的来来往往,看着他们从拥挤到有序。七岁的小戴维宁在父亲的带领下,走马观花地经过一件又一件稀世的古物。但他们在新建不久的“近代文物馆”放缓了脚步。

近代文物馆的历史仅有十几年,却收藏了人类科技进步史几乎全部的标志性物品,有一个屋子那么大的早期计算机,作为存储设备的打孔卡,世界第一台微波炉的原型等等等等。

小戴维宁的父亲,一位欧罗巴工程师,仔细端详着那里的每一件馆藏,它们都是人类智慧的结晶,是先驱们为改造自然造福人类抛洒的汗水,是天地间非人造不可的事物,自然界不曾演化出过也永不会演化出的宝物。父子俩在一个可互动的展柜前停下了,那是一台二十世纪四十年代的黑白电视,微微弯曲的屏幕上反射着他俩的模样。在展柜旁边的平台上,有一堆零零散散的零件、一个空壳和一副白手套,全部是这台电视零件的仿制品可供游客把玩安装,旁边的全息影像在展示安装方法和原理,但零件摆放的整齐程度显然表明没有人有这个兴趣。

小戴维宁问道,“这些东西能干什么啊?”“曾经的人们用它们显示声音和图像,那是那个时代为数不多的消遣。”他父亲答道。小戴维宁惊讶地瞪大了双眼,仔细盯着零件们,仿佛它们上面有什么奥秘一样。“证明给我看。”老戴维宁戴上白手套,弯下腰,开始对照全息影像的电路图进行组装,他先在印刷电路板上焊上电源,再焊上行扫描部分,小心翼翼地检查后,安装了视放部分、场扫描部分、中放和伴音部分……最后,连接上AV接口,一朵花的图像赫然显示在屏幕上,伴随着小戴维宁一声惊喜的尖叫。

“这些破烂竟然也能做到!”小戴维宁兴奋的大声说,“这一定是神的力量!”他稚嫩的声音在空荡荡的展室里回响。老戴维宁看看周围,并没有什么人,他摇了摇头对儿子小声说:“孩子,输入的信号,就是电流和电压,被放大调整,在接收端以亮度变化的形式重现在荧光屏上,你所看到的图像,不过是一个个亮度随时间变化的黑白像素点。”小戴维宁似懂非懂,呆呆地看着父亲,老戴维宁慈祥地笑了,“孩子,他在哪呢?”

时间飞逝,小戴维宁长大了,从巴黎综合理工大学毕业的他已经在岗位上工作五年了,同事们从没看见他做礼拜的样子,据他说那是因为他习惯在家附近的教堂做,邻居们也从没看见他做礼拜的样子,据他说他习惯在工作单位的附近做。

这一天,他和同事们督促检查施工现场电气施工情况,工作机器人都在专业人员的指挥下井然有序地坐着电气安装工作,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平常。

突然一声尖利的警报声刺痛了在场所有人的耳膜,人们循着声音看去,一个靠履带移动的工作机器人竟然燃起了大火四处乱窜!如果它继续移动,势必会引起更大的火灾。因为已经几十年没有出现过类似事故了,新上任的操作人员一时手忙脚乱,其他人也两腿发抖,准备逃跑。但戴维宁清楚的知道,如果事态扩大,他们都要负责任,受到严厉的惩罚。

他咬了咬牙下定了决心,拖起一根树枝一个箭步冲上去,先是对准机器人的中上部狠狠地来了一脚,没有踹倒,他急中生智,向右一闪树枝拖地,当飞驰的机器人正好轧在树枝上时,他使劲向上一挑,幸运的是,树枝没有折断,机器人被挑翻了。戴维宁打了几个滚,气喘吁吁地躺在地上,看着同事们用二氧化碳喷射装置把火扑灭,几位同事围拢过来,把他架起来抬往救护车。或许是消耗了太多的体力,戴维宁感觉天地都在旋转,“上帝啊!”这是他在失去意识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他在哪呢?”戴维宁呢喃着。

他醒了,在纯白的病房中,周围没有一个人,整个空间死一般地寂静,就像是对他无意识中说出的话的回应。戴维宁突然意识到,自己犯了多么大的错误!他暴露自己是无神论者了吗?那为什么自己没有在牢房里?可这气氛又足够的诡异,以至于他不敢说自己不是被囚禁起来了。

他起身下床,试图打开门,但是这道钛合金机械门告诉他他没有权限打开,戴维宁的世界又开始旋转起来,“一切都完了。”

就这样,戴维宁在病房中待了两天,这两天,他的饮食都从自动投送口送进来,他也仔细观察过这个房间,到处都是微型摄像头的同时,没有可以逃生的出口。在第三天早上,一个穿警察制服的人进入了这间病房,但是他一言不发,使用瞳孔扫描装置和指纹扫描装置完成对戴维宁身份的确认后就离开了。他一走,戴维宁就瘫坐在地上,这一次,他彻底绝望了。

就这样瘫坐着,不吃也不喝,戴维宁觉得时间过的很慢很慢,当他决定站起身来动一下的时候,他估摸着已经是晚上了。但门外传来的窸窸窣窣的响动使他更无力了,他明白,自己大限已致。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他怎么也没想到。

门打开了,冲进来的只有早上那名警察,他架起戴维宁,趴在他耳边对他说,“别怕,我是来救你的!换上这身白大褂和手术面罩,随我走!”戴维宁的心狂跳不止,但他知道他最好从命。他用尽全身力气抑制住身体的颤抖,穿好衣服,戴好面罩。手术面罩是新时代的医疗设备,从外面看它并不透明,但戴上它的人却可以通过其内侧的自发光屏幕看到面罩事物的每个细节,这台设备通常用来辅助医生手术,现在成了戴维宁身份的最好庇护。

“你们是谁?”

“先别说话!等到车上再和你解释!”

就这样,两个人快步走出医院,上了一辆外表普普通通的车。在疾驰的车上,戴维宁扯下面罩,“现在可以跟我说,你们是谁了吧?”

“我们是欧罗巴无神论组织,为每个受到迫害的无神论者提供无私帮助,你因为无神论将被投入监狱,但因为你之前的见义勇为行为和你工程师的身份而被拖延了一阵,于是给了我们机会。”

“那我现在怎么办?”

“离开欧罗巴,去驿宁。”

“驿宁?!”戴维宁仔细地搜索自己的记忆,好像确实有个独立的小行星带国家叫驿宁。

“于是我就只能跑到人类文明的边缘地带了却此生了?”

“这是没办法的办法。”终于,车停了,是马赛的太空港。

“我们已经联系了驿宁方面,他们同意你以普通移民身份前往。”

下车到乘上飞船不过几十步远,戴维宁却感觉这是一光年的距离,他的心情无比沉重,在登入飞船前的一刻,他回过身瞭望欧罗巴大地。“再见”,他鞠了一躬。

今天是店铺开张的第一天,戴式电气自卫武器店的老板戴维宁亲自坐镇晚班,他坐在柜台后,单手托腮,玻璃镜片后的眼窝深陷,瞪着眼睛,看不出有丝毫睡意。他是曾经的欧罗巴工程师,现在的驿宁的小店店主。对于自己的未来,他最相信的还是自己和自己的知识。

望着窗外的繁星,戴维宁疲惫地笑了,“他在哪呢?”

 

作者:戴维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微博评论箱

你可能也感兴趣...

Aurélien Fournier on ArtStation

这一局,它们胜了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