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取中...
你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大都会电讯  >  当前文章

大都会电讯【2218年4月23日-29日】伊盟内部崩溃的开始?

作者:   /  2018 年 4 月 30 日  /  还没有评论

【题图】4月29日黄昏中的纳杰夫,库费地区高耸的宣礼塔注视着夕阳从纳杰夫海湖的西方徐徐落下,人们不知道这究竟是意味着逊尼派在幼发拉底河东地区统治的终结,抑或是伊盟国内什叶派分子的末日,时间将给出答案。图片来源:Lorenz Hideyoshi Ruwwe on ArtStation

【题图】4月29日黄昏中的纳杰夫,库费地区高耸的宣礼塔注视着夕阳从纳杰夫海湖的西方徐徐落下,人们不知道这究竟是意味着逊尼派在幼发拉底河东地区统治的终结,抑或是伊盟国内什叶派分子的末日,时间将给出答案。
图片来源:Lorenz Hideyoshi Ruwwe on ArtStation

来自23世纪的电报

都会社北京、华盛顿、布鲁塞尔、伦敦、斯拉夫格勒、新特拉维夫及各人类殖民地4月30日电

四年来,麦加的圣寺广场与它西侧150米处的皇家钟塔饭店仿佛一直在等待着某件事件的发生,例如一场政变或者骚乱。2214年时任伊盟总统巴沙尔正是在一场密谋政变中被推翻,虽然他被英国人从皇家钟塔饭店以戏剧化的方式救走,但他留下的对这个庞大伊斯兰国家的诅咒在过去一周成真了。

就在上周,在什叶派圣地纳杰夫,一场突如其来的骚乱继而演变成一场针对伊盟政府的政变,麦加的精英们猛然发现与四年前一样,在一场对外战争打的如火如荼之际,自己的后院再一次起火了。

而在西半球,墨萨克斯战争的阴霾似乎正在散去,由军人武夫建立的独裁政府几天前宣布将推出一个庞大的重建计划,以全面恢复这个已经残缺不全的准一流国家的基础设施以及——尊严。

虽然墨萨克斯军政府的尊严得靠东亚的盟友支撑才能恢复,但对墨国如何重建的讨论开始在中国国内变得日益热烈,尤其是亚太多国部队在墨萨克斯的配置和地位如何成为了北京方面的主要议题。

【纳杰夫什叶派的怒吼】

寓公阿布·巴沙尔四年前在英国太空城市长弓(HMC Longbow)他的豪华寓所中接受媒体采访时曾经表达过对其祖国伊斯兰世界联盟的展望:他认为这个貌似庞大的伊斯兰国家即将陷入四分五裂之中,而这一切都是由于野心的膨胀与精英阶层的无能所产生的“势能落差”,这就是著名的“巴沙尔诅咒”。

虽然四年来伊盟的领导人和宗教领袖不断在各种场合对此予以反击,但随着一名所谓“伊朗间谍”及其家人上周在纳杰夫被杀害,伊盟的内部危机可能迎来全面爆发。

4月23日,穆斯塔法·阿明——一名虔诚的什叶派办公室机关人员被纳杰夫当地的执法机构以间谍罪为由逮捕,在不到48小时后他被发现已经死在纳杰夫警察局的一个拘留所中。阿明的妻子带着三名女儿前往警察局探望时得知此消息,随后却也被杀害,根据纳杰夫当局的说法她们是因为试图抢夺警方的枪支时因“意外走火而导致死亡”。

这个说辞无法让人们信服,尤其是从逊尼派政府口中说出,再传导到什叶派民众的耳中。猜疑逐渐变成质问,进而上升为愤怒和冲动。4月26日,大量纳杰夫民众走上街头抗议政府在阿明一家遇害事件中的姿态,在抗议过程中警察局被占领,数据中心被焚毁,纳杰夫市政府外围由数百名当地驻军士兵建立起了防线。

然而,这条防线只维持了不到24小时,4月27日愤怒的纳杰夫什叶派市民冲破了军方的阻拦占领了市政府,而十几台来路不明的机甲从靠近伊朗边境的库特伊马拉运至纳杰夫,它们与当地被民众控制的三十台飞机一同构成了群众武装手中的重要武器。截止4月29日,纳杰夫的逊尼派政府已经被什叶派民众推翻,一名德高望重的什叶派伊玛目建立起了“纳杰夫民众自治政府”(حكومة النجف المتمتعة بالحكم الذاتي,HAABA)

“这是完全荒谬的,什叶派和逊尼派之间的冲突早在上个世纪已经平息,现在出现这种事情是没有民意基础的,我认为这绝对是一宗阴谋。”——麦加《联盟报》的专栏作家马哈茂德·拉希德29日在他的专栏文章中表现出困惑。同样对此困惑的可能还包括伊斯兰宫里的执政精英们,他们最近一年都聚精会神地攻略西非,谁也没想过东部的什叶派在这个时刻出乱子。

这一点从部队部署上可见一斑,伊盟自从2214年在国际干涉下停止侵略伊朗后,便将东部边境80%的部队抽调到西非,而去年参与墨萨克斯战争的部分伊盟部队也是来自原东部作战集群,这意味着至少在72小时内伊盟都无法对纳杰夫局势做出太多响应。

国际社会对纳杰夫政变的看法不一,中国、美联和英国要求伊盟内部确保民众权利得到保障且必须“尽可能杜绝人道主义危机爆发”;斯拉夫和以色列则对事态表示密切关注;欧罗巴外交部则表态称伊盟政府需要“意识到自身所处的危险境地”;伊朗政府28日发表官方声明指伊盟在其东部地区长期对什叶派民众采取打压和剥削政策,这次事件是“必然会发生的”并将成为“伊盟内部崩溃的开始”。

【“重拾信心”计划真能带来信心?】

4月28日,墨萨克斯军政府首脑阿尔瓦雷斯与访墨的中国副国席黄世为、梵蒂冈圣座国务卿费拉齐、亚太多国部队司令孟宸皓上将一同在总统府松园(Los Pinos)签署备忘录,墨萨克斯军政府将在国际援助下推出“重拾信心”计划(Plan de “Recuperar la confianza”)。该计划目标是重建和翻新墨萨克斯国内的所有基础设施,内容还包括在五年内建立新式民选政府以及在十年内创造五千万个就业岗位。

阿尔瓦雷斯在发布会中表示这是他“带领墨萨克斯人民抗击美联侵略后的更宏大更艰巨的使命”,他称自己将不惜一切代价履行该使命直至“人民重新建立起真正属于自己的政府——以及恢复墨萨克斯的大国尊严”。

虽然阿尔瓦雷斯的言论令人感动,但是墨萨克斯国内流传广泛的各种声音,例如“猜猜墨萨克斯什么时候恢复国名为墨西哥?”这类调侃新政府的段子早已大行其道,它们构成了摆在阿尔瓦雷斯及他的国际伙伴们面前的最大的障碍之一:这个国家在被美联用暴力肢解后已经元气大伤,重建国家固然是应该的,但这个任务绝不是轻易能达到的。

尤其是这里面涉及到众多资金的分配和利益的划分。

4月29日在北京,几个智库、人大常委会与陶思佳政府内阁班子每月一度的“国家决策讨论学习会”中已经将该问题表露无遗。根据重拾信心计划,这里面涉及到超过三万亿CP的资金投入,而中国在此会投入多少成为智库和人代们对政府的质疑所在。

来自南宁都会区的人大代表质问道:“难道不应该继续专注于《殖促法》的投入中吗?自从火星殖民地免税政策以来,南宁包括整个华南众多都会区的财政已经开始入不敷出,难道我们的债务雪球还要滚得更大?”

民间智库“战略与区域控制研究学会”的代表则表示支持对墨萨克斯的“战略投资”,只不过应该尽可能减少由中国政府提供资金,而是更多地引导欧洲和超级企业对此提供财政支持:“这是很难得的在北美建立稳固据点的绝好机会,何况我们在去年已经维持牺牲了上万名友邦士兵的生命,这种牺牲换来的成果一定必须巩固下来,你不投钱是不行的,关键在于投多少、怎么投,以及建立长效管理机制。”

对于墨萨克斯军政府的执政能力表示严重质疑的声音也不少,参与会议的财政部长特别助理便坦露这个问题在政府内部已经成为一个很常见的讨论议题。梵蒂冈能在意识形态上整合墨萨克斯民众,中国能在政府执政方面提供众多帮助和支持,然而——归根到底干活的还是墨萨克斯人自己,民众能不能在国家受挫后重新恢复意志和信念、精英能不能统一共识团结在军政府的指挥下,都将决定“重建信心”计划的成败。

至于亚太多国部队在墨萨克斯是否应该继续常态化驻扎的问题,虽然不属于会议讨论范围内,但也引起不少争议声音,《社稷了望》联合清华大学制作的调查显示,超过一半受访者支持多国部队从墨萨克斯完全撤军,但也有三分一的受访者希望增派更多部队前往墨国,对此他们的理由是“防范接下来可能出现的治安乱局”。

 

作者/编辑:庄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微博评论箱

你可能也感兴趣...

【题图】2月2日黎明,在日本长崎湿冷的橘湾沿岸地区,冷清的高架路下停放着一排工程机甲,它们正等候工人们在春节假期后的回归。长崎当地政府在去年日共上台后推出大规模基建计划,其中就包括在橘湾沿岸修建大型公寓和路网。不过,鉴于目前日本政坛的混乱状况,恐怕长崎的计划会面临不确定性。图片来源:saurabh.freshnet.com

每日电讯【2218-02-02】修正主义路线?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