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取中...
你的位置:  首页  >  专栏  >  两百年间  >  当前文章

《利维坦的厮杀:21世纪30年代东欧战争纪实》节选(下)

作者:   /  2018 年 2 月 28 日  /  还没有评论

图片来源:Oscar Cafaro

图片来源:Oscar Cafaro

编者前言:2218年春节期间,俄罗斯族著名历史作家、欧亚战略研究所学者龙布罗(Rombro)在北京出版了他的新作《利维坦的厮杀:21世纪30年代东欧战争纪实》,这本七十多万字的著作详细展现了龙布罗先生对这场发生在一百八十年前的战争的最新研究成果。虽然欧罗巴团结党的喉舌《基督教观察家》在其上周书评栏目中对本书进行了刻薄的讽刺和揶揄,但这并不妨碍中国读者以独立思考的态度来重新审视这场战争。经龙先生同意后,大都会新闻将在春节假期期间分上下两篇发布该书的节选以飨读者。
《利维坦的厮杀:21世纪30年代东欧战争纪实》节选(上)

第四阶段——丛林狼群(Wolves in The Woods)

本节要点:欧洲邦联国内统合力量加强,战事进入僵持阶段。

在加盟邦总统和议会的首肯下,法兰西决定将其所辖武装力量的指挥权将交由一个统一司令部,由其在专门委员的监督下行使。在这一表率下,其余各邦也纷纷表态称愿意加入这一联合司令部。最终,统合各邦武装力量和情报资料的“欧洲联军指战统合委员会”组建起来,将各邦现存的所有物资和人员都投入这场保卫欧洲的战争。

联军统合司令部的组建,本是为了保卫欧洲人自文艺复兴以来便相信的民主自由。但从结果看,它却敲响了欧洲民主制度的丧钟。

与此同时,俄罗斯北部方面军的钢铁洪流抵达波德边境;中部方面军完成了对中欧布拉格、维也纳和布达佩斯一线各个重要据点的合围;南部方面军暂时停止了对布加勒斯特的攻势,转而在特兰尼瓦西亚一带清剿抵抗势力。总体上看,俄罗斯庞大的战争机器似乎暂时停摆,俄欧短兵相接的各个前线都进入了半休战状态。

此时,欧洲邦联乃至全世界都在猜测:俄罗斯下一步会做什么?

一月十七日清晨,欧洲邦联议会和联军统合司令部收到了一份附有俄罗斯最高领导人署名的绝密电子邮件,信中表示:俄罗斯愿意和欧洲邦联停火,并在保持对波罗的海三邦、乌克兰、摩尔多瓦和白俄罗斯控制的前提下撤出欧洲邦联境内。欧洲邦联则需要向俄方支付俄罗斯在此次战争中产生的所有费用,并加以适当赔偿。

这一邮件的内容在当时并未公开,或者说本该永远不见天日。但在十三年后,太平洋国和英联邦对欧罗巴合众国进行黑客攻击,导致邮件与大量官方资料一同泄露。至于欧洲邦联是否回应俄罗斯在巨大优势下释放的善意信号,或者此前及此后俄欧双方有没有接触并商讨和谈事宜,恐怕永远不得而知了。

完成整顿后,俄军对德意志加盟邦发动了凛冽的攻势,在此后解密的档案中被称为“林沼计划”。相应地,欧洲邦联也制订了自己的纵深防御方案——“狼群防线”。

“林沼计划”集结了俄方超过二十五万陆军部队、三万余辆装甲车及各式自行火炮、两万余台各型坦克、新式机甲以及三千余架固定翼飞机。而防守方的“狼群防线”主要由从“西里西亚防线”后撤的波德联军和增援的法军构成,总兵力约十五万,同样部署了大量重型火力和装甲力量。欧洲联军依托当地的河流、丛林和丘陵构筑了大量永固型工事,形成了一个东起奥得河,西至梅基施-奥得兰县和奥得-施普利县的,绵延数十公里的多层次大纵深防御网。“狼群防线”的命名出自时任联军总司令——他认为俄军无论从哪一点进攻都会受到交叉火力攻击,最终只能在无法突破的情况下被消耗殆尽,如同遭受群狼撕咬。

俄军面对这一固若金汤的防御体系,却选择先利用欧洲联军高端战机不足,法军战机在德意志境内后勤维护困难的劣势,在空战中取得制空权。随后,俄军发动大规模空降,迅速占领了柏林两座民用机场,并开始逐步控制城内重要据点。

被部署在南翼掩护正面“狼群防线”的法兰西军队面对俄军的前后夹击,在通报了联军司令部后便开始自行向莱比锡方向撤退。相关通讯被科特布斯方面的俄军截获,随后他们组织了一场突袭,造成大量法军部队成建制放下武器,大幅削弱了莱比锡的防御力量。俄军利用这一机会,一举切断了莱比锡、德累斯顿与柏林的联系,直接把“狼群防线”中的数万军队包了饺子。虽然德军奋力抵抗,但独木难支,最终只有数千人冲出包围网逃到了汉堡、汉诺威等地的友军阵地。

“林沼计划”大获成功,俄罗斯攻下了柏林这座重镇。俄军前锋部队距欧洲邦联首都布鲁塞尔只有不到500公里,欧洲邦联议会大楼甚至处于俄军制导火箭弹的射程之内。假如俄军再进一步攻下汉诺威,欧洲邦联必将万劫不复。

但是,此时的俄军却难以再进一步了。

第五阶段——极光(The Aurora upon Grand North)

本节要点:国际社会干预,北欧参战。

在后世关于东欧战争的研究中,发现了一个十分吊诡的现象——俄罗斯进入德意志境内之前,整个国际社会似乎还处在梦游之中。

在近三个月的时间里,联合国安理会和联合国大会已经陷入瘫痪。美国内战的烽火一度烧到了密西西比河沿岸,联邦政府军、美利坚人民军和其他武装反对派在整个中西部打得如火如荼。尽管在曼哈顿东河河畔的联合国总部尚未受到战火波及,但所谓的安理会已经成了一个笑话。

安理会不能解决法兰西加盟邦和俄罗斯联邦两个常任理事国之间的战争,两方的代表依旧出席会议,却只是互相攻讦,以致会议几乎无法进行;美国代表尽管暗示充分支持采取对俄制裁甚至军事打击,但这一切在美国自顾不暇之时堪称笑话;至于一贯作为美国小弟的英国,此时和中国一样作壁上观。无论是法兰西和美联邦的请求,甚至是愈演愈烈的印巴危机和土耳其对叙利亚的侵略,两国都只表示“密切关注”。

在地缘政治的持续扯皮中,雅尔塔-后冷战国际体系逐渐走到了崩溃的临界点。以往总能处理大部分危机的国家们突然发现:当旧日的大国不再支持这一体系时,以往看来坚如磐石的国际秩序就变得摇摇欲坠了。而“国际秩序”一词所指代的那只看不见的手,真的渐渐湮没于虚无之中了。随着联合国大会及安理会因美利坚人民军发动“新英格兰攻势”最终宣布休会,雅尔塔-后冷战体系的最后柱石也彻底崩塌了。

但是,即便国际体系坍塌了,组成这一体系的力量却仍然存在。为了形成新的平衡,各个国家分别开始行动。

在俄军抵达波德边境奥得河前后,英国和中国先后谴责了俄罗斯的侵略行为,并宣布对俄罗斯采取最为严厉的制裁。两国断绝了国内几乎所有同俄罗斯的经济往来,中国甚至还遣返了正在上海举办演出的红星-安德罗波夫歌舞团的部分人员——因为他们持有俄罗斯军方护照。

英中的举动也引发了日本、朝鲜、瑞典、土耳其等国的效仿,各国纷纷表示俄罗斯的霸权主义行径“令人难以忍受”。俄罗斯国内对英中等国的釜底抽薪自然极为愤怒,但却无可奈何——陷入战争泥潭的毛熊已经无法调动任何资源来回击这些背信弃义的国家,而土耳其不顾保加利亚反对关闭博斯普鲁斯海峡的举动更使俄罗斯的资源进口几乎陷入绝境。

战场上,俄罗斯发动的“林沼计划”战役成功达到了战术目的,一举攻占了德意志东部领土。但这次攻势极大消耗了俄罗斯的战争资源,使其一时难以组织大规模的进攻。”强弩之极,势不能穿鲁缟”,战事随即进入僵持阶段。

俄罗斯攻势的停滞使欧洲邦联终于获得了喘息之机。在“统合委员会”领导下的邦联尽管失去了东半壁领土,但已经完成战时经济转轨,整体实力不是当初孱弱松散的邦联可比的了。填充到前线的法兰西、意大利和低地各邦部队也改善了欧洲邦联此前兵力不足的窘境,甚至在部分地区开始具有兵力优势。随着预备役兵员的启用,欧洲邦联整体兵力也将逐渐达到和俄军持平的水平。

此时的欧俄前线形成了一种微妙的均势,而打破它的却是欧洲人的老朋友——维京人。芬兰、瑞典、挪威和丹麦四国对俄罗斯的突然宣战令全世界大跌眼镜,但并非毫无预兆。

面对数月来俄罗斯的凌厉攻势,此前一直中立的北欧国家开始思考:若是西欧最终沦陷,覆巢之下岂有完卵?经过一段时间的秘密协商和调兵谴将,北欧各国完成了对俄罗斯的战争准备(一开始其实是防御性的)。而随着俄军在前线逐渐展露疲态,他们认为突袭的时机已经到来。

北欧联军对俄罗斯的突袭令俄军措手不及。在波罗的海二月初的蔚蓝海面上,伴随波罗的海舰队近一半主力的覆灭,维京人的后裔如同其祖先那样,在刚刚化开的冰面上冲向了缺乏防备的港口。不到半个月,北欧联军便占领了摩尔曼斯克、塔林、格旦斯克和里加,并开始围困拉多加湖畔的圣彼得堡和驻扎波罗的海舰队的加里宁格勒。

失去海上补给线和侧卫力量的俄罗斯北部方面军顿时阵脚大乱,欧军的反攻更堪称雪上加霜。在什切青-科沙林地区由丹麦协助登陆的欧军正在南下,切断俄军的后撤路线。从德累斯顿和莱比锡一侧突破防线的欧军采取穿插包围战术,令使北部方面军数十万大军危如累卵。俄军曾无限接近的布鲁塞尔,现在看来已是咫尺天涯。此时的俄罗斯已经不再奢求更多战争红利,因为保住已有的胜利果实都困难重重。

面对危局,俄罗斯军方启动了“极光计划”。

第六阶段——温柔的良夜(That Gentle Good Night)

本节要点:波兰无义战,俄罗斯的崩溃。

抵达比得哥什的欧军发现了十分奇怪的情况:情报中声称的大量俄军不知所踪。但在汇报这条消息后,他们遭遇的一切却成了永远的谜。或者说,在这一年4月到6月的一个多月间,从比得哥什、奥尔什丁、比亚托维斯克,到布列斯特、利沃夫、科维利、卢布林,再到拉多姆、罗兹这一片以华沙为中心的范围内发生的一切,都成了一个谜。

后世披露的俄罗斯联邦资料里,只有“极光计划”这个简短的代号。而在欧罗巴合众国的资料库中,找不到任何相关描述。凑巧的是,在这段不算短的时间里,竟没有一个其他国家的人造卫星拍摄到这片土地上发生的事情。

根据战后一些老兵和当地民众的描述,俄欧双方在华沙及周边一带大规模投放了核武器。但因国际秩序崩塌,大部分国际组织因停止运作而无法深入战场,新闻媒体的版面也总有大把的重要事件等着上镜。东欧战争期间是否爆发过大规模核战的问题,随着时间流逝渐渐被人们遗忘了。这场可能导致世界毁灭的冲突,就这样轻描淡写地遁入了故纸堆,再蒙上一层层名为遗忘的尘埃。

在波兰东部、立陶宛、白俄罗斯和乌克兰西部地区,激战烈度远远超过了战争前期。俄欧双方都在战场上投入了大量资源,大多数战略要地被反复争夺,几度易手。城市、工厂、田野、森林、沼泽都被战争的烈焰灼烧并吞噬,大部分地区几乎变成了白地。而在战争中被消耗的不只是人命和物资,更有欧洲的民主精神与俄罗斯的国家认同。战争的残酷终究会消解和扭曲一切崇高,再把人类最丑恶最野蛮最血腥的一面展露得纤毫毕现,最终使任何自诩“文明进步”的人士都无地自容。

伴随着俄罗斯军队在前线的连连失败,双头鹰终于不能再同时注视着东方和西方,1917年的一切似乎又在重演。俄罗斯境内爆发了一系列因物资短缺和前线败绩导致的抗议与暴动,极大削弱了俄罗斯的战争潜力,使其难以维持对欧洲邦联的战争。欧军的节节胜利导致前线俄军出现了一系列兵变和起义,而配合俄军作战的其他武装力量也趁机与欧军接触以便浑水摸鱼。

随着欧军的豹式坦克在当年八月驶过燃烧的第聂伯河,俄罗斯政府表示愿意在英国的调停下撤出所有军队。签订堪称火速的《诺福克和约》为这场俄罗斯发动的战争画上了一个虎头蛇尾的句号:除了完全撤军并放弃对加里宁格勒州的领土要求外,俄罗斯还要承担对欧洲邦联的巨额战争赔款,其中大部分需要以实物和服务的方式支付。

这场总共进行了半年多的高烈度战争造成了俄欧双方总共超过三百万兵民的死伤,而由专门委员会估算的经济损失更是一个难以计量的天文数字。尽管双方的版图变化不大,但在统合委员会执政的欧洲邦联和走向危机的俄罗斯政府中汹涌的暗流,终将把旧世界的一切击得粉碎。

在全面危机面前羸弱无力的国际社会、军队势力与声望大增却开始走向独裁的欧洲邦联、民族主义和投降主义激斗的战败俄罗斯、全面内战最终分裂的美利坚合众国、深陷国内大撕裂泥潭的中国、自成一派抱团取暖的英联邦团体、开始从西非崛起的伊斯兰改革复兴力量和再一次流离失所的犹太以色列……随着旧世界的不断毁灭,降临的诸神黄昏又将托起新的太阳,照亮更加辉煌璀璨而又荒唐离谱的人类新纪元。

(全篇完)

 

作者:驿宁共和国社科院

编辑:庄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微博评论箱

你可能也感兴趣...

amg

文明的极限?从翡翠文明停止向人类提供基础物理学知识展开的联想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