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取中...
你的位置:  首页  >  专栏  >  两百年间  >  当前文章

《利维坦的厮杀:21世纪30年代东欧战争纪实》节选(上)

作者:   /  2018 年 2 月 13 日  /  1条评论

图片来源:James Cheong

图片来源:James Cheong

编者前言:2218年春节期间,俄罗斯族著名历史作家、欧亚战略研究所学者龙布罗(Rombro)在北京出版了他的新作《利维坦的厮杀:21世纪30年代东欧战争纪实》,这本七十多万字的著作详细展现了龙布罗先生对这场发生在一百八十年前的战争的最新研究成果。虽然欧罗巴团结党的喉舌《基督教观察家》在其上周书评栏目中对本书进行了刻薄的讽刺和揶揄,但这并不妨碍中国读者以独立思考的态度来重新审视这场战争。我们在经龙先生同意后,大都会新闻将在春节假期期间分上下两篇发布该书的节选以飨读者。

东欧战争——这场在21世纪30年代爆发的欧洲战争,极为深刻地改变了欧洲甚至整个世界的政治格局,某种程度上还成为了延续至今的国际体系的奠基石。作为一场在东欧地区爆发的局部高烈度战争,也是20世纪以来两个实力几乎相当的政治实体的首次正面对抗,其中的诸多事件深刻定义了之后的战争形态,也成为了欧罗巴合众国,甚至是翡翠文明降临前的前近代世界的逻辑原点。一个旧世界的霸主在纷飞的战火里陨落,而一个新时代的巨人则要在战后的废墟中崛起了。

第一阶段——欧盟的薄暮,邦联的黎明(Join or Die)

本节要点:北约的解体,欧盟的改组。

随着美国因第二修正案被废除而产生的广泛紧张局势,美利坚普通民众、州政府和联邦政府的分歧与隔阂进一步扩大。民意表达渠道的堵塞导致了美国社会矛盾大爆发,最终使民众暴动演变成了拥枪民众和州武装力量对联邦政府的公然反叛,而这场内战的局势又因外国势力的介入变得更加复杂。美国联邦政府撤回了在海外部署的所有联邦军队,全力投入捍卫美利坚合众国领土完整与统一的战争之中。为此,美国单方面撕毁了绝大多数与他国签订的防务合作或共同防卫条约,并宣布所有美洲及大洋洲外的美军军事基地全部“无限期停止运作”。

而在所有失效的条约中,最为引人关注的就是缔结了近100年的北大西洋公约。在要求其他成员国介入美国内战被否决后,美国决定退出“北约”组织,并单方面终止其防务责任。美国的毁约导致北约组织濒临解散——在美国单方面退出后,北约理事会随即停摆,多个关键职位出缺,联合司令部更是名存实亡。英国则让北约的处境雪上加霜:它组织一部分英联邦国家退出公约另立门户。这一系列事件的结果显而易见:在美国内战爆发后不到三个月,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也走到了它的历史尽头。

失去了北约庇护的欧洲各国顿时陷入慌乱。各国国内均爆发了程度不一的暴乱和示威活动,民众要求政府采取措施保护欧洲的安全和独立。在西班牙爆发的军队安保总罢工甚至导致了马德里议会大厅爆炸的恶性事件。法国爆发了严重的金融危机,“巴塞尔协议”崩溃导致的“巴黎之围”及其引发的欧洲金融体系信用崩溃则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同时,伊比利亚、帕达尼亚、撒丁等欧洲分离主义也水涨船高,整个欧洲逐渐走向混乱和内战边缘。

在这种极为危急的情况下,欧盟理事会和委员会决定:在当时局势较为安稳的法兰克福,借用欧洲银行的场地召开紧急特别会议。此次会议中,除西班牙代表不幸在暴乱中丧生且政府未任命新任代表外,其余26个成员国全权公使全部列席。

经过近两个月的激烈讨论,并伴随着葡萄牙、塞浦路斯、爱尔兰、瑞典和芬兰等国代表因种种原因退出,各国终于在会议的第三个星期五晚上完成了针对眼下局势的《法兰克福最终决议》。该决议的要点为:

  1. 改组欧洲联盟为欧洲邦联(Union of European Commonwealths “UEC”)并成立邦联政府。邦联政府实行三权分立,但统一行使邦联内所有最高权力并负责外交,战争等事宜。(在法国,意大利等国的强烈要求下,邦联政府也将负责接收加盟邦的所有债务)
  2. 各成员国在签署条约后即成为“加盟邦”。加盟邦将主权让渡给邦联政府,境内体制不变且保留部分行政和立法权力,但不得和邦联政府相关法律相抵触,并且加盟邦政府不得自行脱离邦联。(但因为参会多国代表以退出会议为要挟,并未在正文中规定地方保留权力的具体细则,并且各国的联合国席位实际上得到了保留)
  3. 邦联实行民主共和制度,所有加盟邦公民均为平等的邦联公民,享有同等的政治经济权利。
  4. 欧洲邦联的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称为“邦联总理”,由所有邦联公民直接选举,而邦联议会议员则通过各加盟邦分选区组织竞选并委任。
  5. 欧洲邦联的政府机关将以布鲁塞尔作为首都,并将沿用欧盟的旗帜和标志。

《法兰克福最终决议》又被称为“欧洲邦联宪法大纲”,最终由来自德国、法国、意大利、荷兰、比利时、奥地利、匈牙利、波兰、立陶宛、拉脱维亚、爱沙尼亚、斯洛文尼亚、马耳他、捷克、斯洛伐克和罗马尼亚的16名国家代表和政府最终签署并通过。法兰克福条约在其通过的第二年5月1日正式生效,并在当年的2-3月进行了第一次总理和议员选举以及权力交接,世界上各个主要国家也承认了欧洲邦联的主权并建立了正式外交关系。随着乱局逐渐平息,欧洲邦联开始逐步重组整个欧洲的政府组织。可这一年对未来充满期待的欧洲邦联公民,却将面临欧洲历史上最严酷的冬天。

第二阶段——凛冬将至,洪水滔天(Winter is Coming, Tide is Rising)

本节要点:俄罗斯持续的经济衰退和政治动荡,欧洲邦联的孱弱。

随着把持俄罗斯最高权力超过二十五年的强势领导人弗拉基米尔·普京采夫(V. Putintsev)的去世,依然深陷经济泥潭的俄罗斯人失去了一个足以支撑他们熬过寒冬,走出这片危机四伏的森林的领袖。面对俄罗斯国力的持续下降,新就任的俄罗斯领导人发现:苏联时期积累的政治和科技资本已经到了枯竭边缘,俄罗斯即将跌出大国强权的行列,成为二流国家。作为应对,俄罗斯精英的研究商议的结果是:向身边的肥肉——混乱而脆弱的欧洲邦联开刀,狠狠捞一笔。

新组建的欧洲邦联因为在《法兰克福最终决议》中并没有明确邦联政府和加盟邦政府之间的权责界限,刚刚组建即陷入半瘫痪状态,在内政外交方面左支右绌。而俄罗斯新政府则趁机声称此前和欧洲各国以及和欧洲联盟签订的贸易协定全部失效,试图以停止天然气供应为要挟,逼迫欧洲邦联政府签订对俄罗斯更有利的新协定。

但出乎俄罗斯决策层的预料,标榜公民权利的欧洲邦联政府竟断然拒绝重新签订条约,并声称不会对俄罗斯的无理要求让步。(真实原因是:巴塞尔体系的崩溃导致欧洲邦联政府根本筹措不到足以支付俄罗斯要价的资金)

这一消息刚传到俄罗斯国内便引起轩然大波,普通民众和各路专家纷纷抱怨新政府执政不力、胡乱决策,竟切断了俄罗斯重要的外汇来源,一时间民怨四起,沸反盈天。俄罗斯当局见势不妙,开始试图转移国内矛盾。他们通过官方控制的喉舌宣扬欧洲邦联的无礼蛮横,还有种种“外部世界对俄罗斯充满恶意”的理论。俄罗斯鹰派也开始为政府的说辞造势,宣扬各种“欧陆阴谋”的论调。同一时间的在欧洲邦联内,民众长久以来对俄罗斯的敌意也终于爆发,“俄罗斯迫害民主”的论调喧嚣尘上。俄欧双方政府和民众都日益走向极端的对立,促使欧洲邦联各加盟邦在联合国大会上联合提出申请:希望联合国介入即将发生在欧洲邦联的人道主义危机并要求国际贸易组织对俄罗斯进行严厉制裁;俄方也毫不示弱,直接声称欧洲邦联各加盟邦已经失去了各国际组织成员国的资格,要求他们“全部滚出会场”。

在这个敏感时刻,乌克兰当局向布鲁塞尔表示愿意加入欧洲邦联,并在欧洲邦联为其重组债务和清剿国内亲俄武装的前提下为其他加盟邦无偿供应大量产自黑海西北大陆架海域的天然气。布鲁塞尔对此自然十分欢迎,双方立即开展意向谈判。俄方则发出严厉警告,称乌克兰“入联”会被视为对俄罗斯的战争行为,令欧乌会谈一度陷入停滞。

最终,在欧洲邦联成立当年的深秋,邦联暴民攻击并焚烧了俄罗斯驻欧洲邦联的大使馆和总领事馆。失去暖气供应的暴民肆意殴打俄罗斯使馆的工作人员,而欧洲邦联在使馆区驻扎的宪兵则对暴行无动于衷,最终造成了俄罗斯工作人员六死三十二人伤的惨剧——其中包括大使本人在内的七名高级官员全部因重伤被送回俄罗斯救治,而俄罗斯的安保人员更是三死十五重伤。俄罗斯政府对此极为愤怒,当即表示召回所有在欧洲邦联境内的工作人员,同时发出对在欧侨居、工作和旅游的俄罗斯公民的安全警告,并表示“欧洲邦联的蠢货将为他们的无知与狂妄付出代价”。

欧洲邦联对俄罗斯政府的愤怒似乎并不在意。虽然加强了一些安保工作并谴责了暴力行为,但邦联政府没有试图谋求与俄方达成和解,甚至表示将重启欧乌会谈并“用极大的热忱欢迎文明欧洲的新朋友”。少数政客和专家警告政府关注俄罗斯的动向,但公众舆论充斥着对俄罗斯的嘲讽和轻慢——这头巨大的毛熊已经翻不起浪了。但是,欧洲人犯了一个巨大的,刻骨铭心的错误。这个错误他们一犯再犯却屡教不改——永远不要轻视俄罗斯。

对于欧洲邦联的民众而言,这年的冬天格外寒冷。气候变化导致北大西洋暖流进一步削弱,令欧洲大部产生极为严重的雪灾,部分地区的通讯和交通甚至一度瘫痪。而由于政府和俄罗斯之间贸易协定的破裂,民众无法取得足够的燃气供暖烧水,发电厂燃料不足则导致部分地区用电受到影响,车辆更因缺乏燃料无法使用。

但最可怕的还不是这些。在一个寒冷、黑暗而又孤独的夜晚,火光突然冲天而起,直上云霄。工业区的油罐被炸飞到半空中,巨响和光亮促使惊慌失措的人群冲上大街。他们本以为政府会出面安抚,却看到附近的市政厅、医院、学校和立交桥也在巨响中被炸得粉碎。欧罗巴的弃儿们,正衣着单薄地站在家门口的大街上,在呼啸的北风中经历人间地狱——北极熊来了。

第三阶段——终结一切战争的战争(The Great Flood

本节要点:俄罗斯的强大攻势,欧洲邦联的法理死亡。

俄罗斯入侵——这个噩梦般的场景在欧洲人脑海中上演过无数次。但是入侵发生的时候,他们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或者说,他们不愿也不能相信这一切,因为这无异于他们的世界末日。

耐人寻味的是,俄罗斯在进行导弹打击和空袭轰炸的时候,只对波兰、德意志、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波罗的海三邦和巴尔干各邦的目标进行了打击,放过了法兰西加盟邦、意大利加盟邦和低地各邦。因此,对于法荷比三邦的民众来说,这个末日似乎还隐藏在天边的雾霭之中。

开战不到半个月,俄罗斯中部方面军迅速接管了白俄罗斯政府,并以此为基地快速突破了因美国撤走而极为脆弱的喀尔巴阡山脉防线,控制了斯洛伐克大部和匈牙利北部;南部方面军则联合乌克兰境内的亲俄武装一举攻下基辅和塞瓦斯托波尔,并在摩尔多瓦的帮助下“解放”了敖德萨,兵锋直指罗马尼亚;北部方面军则在波罗的海舰队的配合下占领了防御薄弱的波罗的海三国全境,三国政府在象征性的抵抗后宣告投降,同时北部方面军开始在波兰方向集结。

面对严峻的形势,欧洲邦联议会召开紧急会议,却在应该怎样统合各国部队,指挥权如何分配等问题上产生严重分歧。数十位来自波兰、罗马尼亚和匈牙利等加盟邦的议员提出对俄本土实施核打击的提议,但是未获通过。于是,这些代表便愤然离席表示抗议,其中一名波兰议员甚至冲上主席台,夺过话筒发表了日后十分著名的“大洪水”演讲——这段时长仅五十四秒的脱稿演讲将东欧各加盟邦的愤怒和痛苦表达得淋漓尽致,并在结尾呼吁所有波兰人、匈牙利人和罗马尼亚人“与其在这个安稳的议会里鼓动虚假的邦联出兵,不如立刻启程回国投入保家卫国的战斗”。这段演说被一位奥地利籍议员拍摄下来,并迅速在德语社交网络上广泛传播,后翻译成多种语言被世人所知。研究欧罗巴21世纪下半叶断代史的学者普遍认为:“大洪水”演讲宣告了欧洲邦联的法理死亡。

欧洲邦联议会最终未能就如何进行这场可怖的战争达成任何有效共识。随着东欧各邦战事更加紧张,议会进入无限期休会状态,各加盟邦实质上只能各自为战。而单独一个加盟邦的军队,面对俄军的强大攻势甚至无法组织有效的防御,更遑论值得一提的反攻了。

圣诞节前夕,俄罗斯北部方面军成功攻下华沙,但在波兹南-罗兹一线的“西里西亚防线”受到波德联军的强烈抵抗,同时因补给线过长和交通瘫痪暂时受阻;中部方面军则完成对克拉科夫的合围,随时准备向北支援北部方面军,同时稳步南进,对布达佩斯产生强大压力;南部方面军在罗马尼亚境内势如破竹,成功抵达多瑙河河口一带,并开始对布加勒斯特进行炮击威慑。

与此同时,以德意志为首的诸多中东欧加盟邦开始对法兰西加盟邦施加影响,要求其交出核设施使用权,由邦联政府统一调配。而法兰西境内则有大量反对声音,认为此举会引火烧身,扩大俄罗斯的轰炸范围,最终导致法兰西被俄罗斯核毁灭。时任法兰西加盟邦总统迪迪埃·沃特拉韦尔(D. Vautravers)则认为:若俄罗斯进抵柏林,则会产生对法兰西的显著威胁。他同意就如何使用核打击设施与其他加盟邦首脑进行商讨,并开始加大向东欧派遣的军队的数量。

纵然如此,“独夫不足以拒秦”,支离破碎的欧洲难挡一头受伤的愤怒毛熊。欧洲各国军队微弱的技术优势,对冬日的俄罗斯人来说简直荒谬而可笑。新年伊始,俄罗斯北部方面军便成功突破波德联军匆忙构筑的防线,波德联军数个建制旅溃不成军,相当数量的溃逃士兵冻死路边;中部方面军则在拿下克拉科夫后开始合围布达佩斯,并有部分先头部队抵达维也纳郊外;南部方面军对布加勒斯特久攻不下,但是主力部队的陆续到达则进一步加重了罗马尼亚孤立无援的局面,其全境沦陷也只是时间问题。

(上篇结束)

 

整理编写:驿宁共和国社科院

编辑:庄比

1条评论

  1. [...] 编者前言:2218年春节期间,俄罗斯族著名历史作家、欧亚战略研究所学者龙布罗(Rombro)在北京出版了他的新作《利维坦的厮杀:21世纪30年代东欧战争纪实》,这本七十多万字的著作详细展现了龙布罗先生对这场发生在一百八十年前的战争的最新研究成果。虽然欧罗巴团结党的喉舌《基督教观察家》在其上周书评栏目中对本书进行了刻薄的讽刺和揶揄,但这并不妨碍中国读者以独立思考的态度来重新审视这场战争。经龙先生同意后,大都会新闻将在春节假期期间分上下两篇发布该书的节选以飨读者。 《利维坦的厮杀:21世纪30年代东欧战争纪实》节选(上)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微博评论箱

你可能也感兴趣...

图片来源:Oscar Cafaro

《利维坦的厮杀:21世纪30年代东欧战争纪实》节选(下)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