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取中...
你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泪湾透视  >  当前文章

泪湾透视【2218-01-30】驿宁要和平!

作者:   /  2018 年 2 月 6 日  /  还没有评论

收容了大部分驿宁新移民的中区排屋,这些排屋虽然较旧但依然舒适,每栋可容纳三到五户人家。图片来源:驿宁在线

收容了大部分驿宁新移民的中区排屋,这些排屋虽然较旧但依然舒适,每栋可容纳三到五户人家。图片来源:驿宁在线

《泪湾透视》专门报道驿宁共和国过去一周的本地要闻,这些新闻都是由23世纪社群中的公民演绎而成。

1月25日

平行线太空城的新住户

由克拉科夫集团投资的什切青重工有限责任公司的生产线近日在平行线太空城铺设完毕,并开始小规模生产。什切青重工的顺利投产,使驿宁乐盛曙光咨询中心提高了对克拉科夫集团的投资预期。

据悉,什切青重工的主要产品包括切削机床,精密磁场和电磁动能装置,并有在能源,化工和防化等产业研发的意向。

截止本报发稿为止,什切青重工已与汉萨联合商会、伟博科技等达成了一些合作项目。并且作为本地的武器制造商,因为在安全和客户服务方面的优势,也得到了驿宁公民军的青睐。

什切青重工的入驻,也为平行线太空城增添了新的活力,目前已有多家驿宁本土企业表示了愿在太空城建厂的意向。

1月27日

科国主义的兴起?

日前,由驿宁青年核物理学家阿摩尼亚等人倡导的“科国主义”理论,似乎在政界得到了拥簇——新注册的“驿宁科技兴国党”即打出了“科技立国”大旗,并迅速成为了驿宁政坛一支活跃的力量。据称,“科技兴国党”是属于“温和科国主义”派别的政党,其主张“温和科国主义植根于朴素的爱国主义,其根本目的是实现国家繁荣,民族富强以及物质与精神财富的极大丰富,而基本手段则是在保证正常政治生活的前提下尽量优先发展科学技术。”

但是,这一新成立的政党似乎自成立之初就遇到了极大质疑的声音,有观点认为“作为一个只关心单一问题的特殊利益集团,并没有必要专门成立政党。”;也有批评者称“‘科国主义’的理念过于简陋,不足以支持一个政党的政治主张。”而成立仪式当天科国党内部高层的巨大人事变动,更是使其未来蒙上了一层阴影。

此后,科国党新任党首尹建熙表示将与政治经验丰富,实力雄厚的驿宁共产党合作,建立“人民科学战线”,一同“为建设更加繁荣富强的驿宁而奋斗。”

注:科国主义(Scientistatism):指崇尚科学,将推动科学进步作为立国之本,使政治、经济、文教等各个方面均服务于科学研究的思想和政治制度。汉语的科国主义一词来自军国主义,将科国主义的科学先行类比于军国主义的军事先行。英语的科国主义(Scientistatism)来自于科学的(scientific)和国家主义(Statism)。

广义上的科国主义包含一切强调科学发展对国家的重要性的政策或理论,如帝国理工学院的校训“科学是帝国的荣耀和蔽护”(Scientia imperii decus et tutamen)以及卡尔·马克思的“生产力中也包含科学”等。

狭义上的科国主义特指温和科国主义(保守科国主义)和激进科国主义(极端科国主义)。

科国主义词条:

http://wiki.23shiji.net/wiki/index.php/%E7%A7%91%E5%9B%BD%E4%B8%BB%E4%B9%89

1月29日

新年移民潮

大年初二,驿宁迎来了一大批移民,当天移民局共计签发了八千多张新移民暂住证件。大量新移民的涌入,一度使负责发放新移民补助的移民局入境登记办公室陷入瘫痪。驿宁政府不得不暂停了本在家中休假公务员的春节假期,紧急派遣所有在驿宁的公务员填补海关、检疫和民政等部门的人力短缺。

最终,在驿宁政府所有公务员的共同努力下,所有新移民都得到了妥善安置。领取了生活补助的驿宁新公民,都分配到了位于中区的虽然拥挤却温馨的排屋之中,有了安身之所。

与此同时,驿宁各事业单位和私人企业也开始了新一轮的人才争夺战,对于新移民来说,这将可能是不可多得的开始新生活,实现阶级飞跃的大好机会。

据悉,此次移民潮或许与地球及火星各地持续恶化的安全形势有关。有专家指出,持续恶化的安全形势,将促使许多有知识有能力的社会“中产阶级”逃亡太阳系边缘的“世外桃源”,而驿宁,似乎正是他们理想中的天堂。

1月30日

驿宁要和平!

针对下半年来驿宁天军部(现已改组为驿宁公民军)的大规模采购舰船所产生的高额费用,社会已经多有批评。而近日公民军宣布的“阴影号”改造计划将花费的巨额预算,直接激怒了驿宁社会各界。

1月30日中午,以驿宁共产党和驿宁社民党等左翼党派为首的抗议人群开始聚集在公民广场附近。愤怒的人群在驿宁共产党成员涧西雾泗,陈修文和社民党成员杜可夫斯基等人的带领下喊出了“要和平!不要军舰!”“要生活,不要军备!”“要发展!不要战争!”“驿宁要和平!驿宁要民主!”等口号,并举起了“罔顾民生,践踏民权!”“为民请命,削减军备!”的标语和横幅。

在涧西雾泗、陈修文等人对抗议人群和围观群众发表了慷慨激昂的讲话的之后,民众的激情更加高涨,数百人的抗议人群开始向共和国政府大楼逼近。因为正值春节假期,驿宁政府无法抽调足够的警力疏散人群,大批民众开始投掷石块等砸向共和国政府门前的投影仪和炭纤维钢化门。而此时,大批司法部,交通部,教育部和外交部的官员表示,公务员队伍也反对军费的开支过大,有多个部门的工资甚至都已有半年没有正常发放,并且筹建中的驿宁空轨和大学也因为资金紧张而被迫停工搁浅。

在了解到政府部门的难处之后,抗议民众表示了谅解,并停止了暴力行为。抗议民众代表表示“(批准这些采购的)九人会的权力应当得到限制,九人会的拨款必须由公民大会批准。”抗议民众随后也喊出了“一切权力归公民大会!”“立刻召开议会!”的口号。由于执政官陈闵等要员正在斯拉夫进行国事访问,抗议民众的要求并没有立刻得到回应。

正当局势又开始升温,抗议民众内部开始出现口角的时候,一名天军参谋的出现化解了危机。这位名叫伽侬的参谋表示,此前的军购在天军内部也存在巨大争议,目前还没有正式批准“阴影号”的改造计划,应驿宁民众的要求,已经开始了对这一项目的重新评估,并且“十分抱歉”之前的误会。随后大部分抗议民众得到答复后便陆续离开了,但少部分仍表示“要个说法”,继续在公民广场静坐示威。

随后,天军在当日晚些时候发布声明称“经过调查发现,财政部和天军部的业务交接上出了问题,临时工多打了几个零,导致最终给出的预算和指标与实际情况严重不符合。而由于天军部大多数人员要么出身天匪原因对军舰价格没有直观认识,要么因为来自大国见惯了大采购大动作,都无人提出异议。”

天军的声明似乎终于为这一次轰轰烈烈的抗议活动画上了句号,但驿宁空轨和大学建设的拨款何时才能到账呢?驿宁未来的军备发展又会有怎样的变化呢?被点燃的民主之火,又讲如何把这片沃土烧得通红呢?

 

本期撰稿:YC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微博评论箱

你可能也感兴趣...

坐落于泪湾东南部的甜野岛是离驿宁城区和中心枢纽太空电梯最近的一个大岛,自从8月市政府计划对这里进行开发以来,已经吸引了大量本地和国际投资者。

泪湾透视【2218年7月至9月】驿宁时政产经要闻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