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取中...
你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  粉丝作品  >  当前文章

衣冠冢

作者:   /  2018 年 1 月 30 日  /  还没有评论

图片来源:dopaprime

图片来源:dopaprime

 

他叹了口气,把拜占庭十字架推到一边,印刷电路嵌在其上闪闪发光。调光源时他被地上的缆线跛了一脚,差点把脸摔进盒子里,给自己的合金下巴多添几个哥特装饰物。

“你觉得像不像?”

我使劲冲他摇头。于是白外衣的赛博格又叹了口气,语气逼真音质高保让人怀疑他的口腔扩音器是不是存了专门录过的叹气声。“不像是不像,可你哪知道这种黑塞子会往自己肚里装什么东西啊……”

我回头看了看躺在操作台上的人偶,绞尽脑汁想把白色的外壳同黑这个字联系起来,收效甚微。

“这是行话。你知道不?其实跟我们登记的大部分不是大人物,反倒明天的莫搞都可能喝不上的混子更多,在新邑那边我做过几年,基本上都是像这样做了点低赛博化拿命去讨生活的,也不懂随身带个配件表好更换。”

新邑离新里士满也近,还有西锡安。他一边摆弄全息投影一边碎嘴,到那里你才知道美联人比日耳曼那些还刁,信仰禁忌一套一套的,前一天说脑袋不准缺第二天就要求全火化。

“好啦,我找你帮忙不是来让你看我表演的。PES-92,朗蓝的液压复旋双管,你看应该放在哪?”

我走过去,地上乱糟糟的缆线使劲想把我扯到地上。白外衣的赛博格调好光源把焦黑的管子塞到我手里,已经被刮走的碳化杂质下勉强能看出蚀刻的痕迹,拆开钽外壳,粗暴改装的痕迹历历在目。

“大腿上的,”我把某人的股二头肌放下,“应该有配套的压入泵,他在这里掏空了藏神经连接稳定药剂和镇定剂。”

他又叹了口气,接过管子拆开人偶腿上的复合件塞进去,一边的人体全息投影闪几下对我说拼图快拼完了。

这都分不出,我有点怀疑这个入殓师之前是怎么混过来的。

“成了,我这是考你,懂吗?再说我哪见过这种尸体啊,当初这小子跟我来登记的时候写的全是全尸化妆,尽量都像个活人的样子,哪知道现在连块肉都剩不下了。哎,还有一个。PPEJ-33,看样子像是紧凑版,你哪里见过吗?”

白外衣撑着桌板开始对某人的容貌指指点点,那些白色聚合物在他手指下被捏得更加干枯,终于像个一年要在近大气层轨道上值三百多天班的通讯工程师。

“黑塞子说的就是这样的人,看看,胳膊腿上都是些什么档次的改装件,朗蓝多久以前就倒闭了,怕不是黑市里三手四手淘来的。这小子之前在小行星矿带那里混,老婆走得早一对双胞胎还小,公司倒闭欠了一屁股迫不得已才去做赛博化。看这个人造肺,单叶自闭带化学造氧,想折寿就选它,唯一的优点就是靠着一套标准滤过单元能在轨道上撑半年,你说多缺德?”

白外衣叹了口气,不再说话继续忙活起来。

人偶继续安静地躺着,两眼紧闭双手自然下垂,对于自己已是死无全尸肉渣不剩的命运一无所知,仍旧做着遥望星空中宝蓝色尘埃的美梦。我瞄了一眼那张全息照片,看样子是哪里拍的证件照,挺腰站着的男人不苟言笑,皮肤被辐射晒得坑坑洼洼。

“我跟他要对比照时给我的,”白外衣拿着碳铝泵凑到旁边,“他说他老家风俗是要全尸,一起下葬,随便海葬空葬不排排场不做法事都行但就是不准火化。收尸的帮他整个螺岗山的跑找零件快累死我了,朗蓝的什么都不好,就是结实。你见过这个管子没?”

我假装深思熟虑几秒,“这两个是不是配套的?你到大腿那边试试看?”

“我看看……其实吧,能用起朗蓝算不错的了,最惨的还是那些火星新殖民,有些地方人比机器便宜的都是胡乱拆条胳膊接上大功率的辅助臂,或者刨开喉咙换成能够在有毒气体环境里干活的。他们讨生活是在钢丝上讨,今天一个失误操作拦腰变成两半,明天被淹死在火星沙尘暴里。你知道我这个下巴怎么来的不?一个十八九岁的,送到我这里时是个箱子,一打开,哇,工业废气吸一口就能烂了你的声带。……不像啊,你看他那张全息照片,他腿有那么肿么。”

我有些难以置信地同遗像大眼瞪小眼起来,但怎么看都看不出这块人体拼图还有什么缺的地方。

“你看他肝脏那块,稍微里面点那个空隙?”

“不像,那里塞的应该是备用酶储备管,他那个新公司配给人体改装件清单上有的,我没找着,大概是摔碎了。唉差不多就这样吧,人没了就没了,你说从轨道跌进电离层烫成烤肉,还一路撒自己骨灰摔在地上。还说不火化,死相成这样,这人是有多会给别人添麻烦?”

“会不会是泌尿那块的?”我硬着皮头扯道,“他不是专门做了赛博化适应太空生活吗,应该会有排泄调节……”

他疑惑地看我一眼,拿着半只手大小的碳铝管子对模型比划起来,好像躺在他桌上的不是模拟人体用来安放仅存改造件的积木堆,而是干净完整,只是停止呼吸的健康人。

然后他一怔。

“要死。”

“什么?”

陶瓷外壳的下巴转过来,灰色的眼珠直勾勾瞪着我。

“那是他的心脏,泵,听不懂吗?”

他先是站直身子鞠躬,双手合十念了几段经文,然后开始在胸口划十字,从新派到第五宇宙派的颂文全念了一遍。终于他抬起头小心翼翼夹起那根管子,仿佛它仍然烧着穿过电约束层后的温度。

“把胸腔打开。”

我照做了。留着高温烧蚀与排异反应痕迹的银光渐渐下沉,淹没在假装成人体的空白中。半晌,他放下手上的工具,盖上肋骨。

“好了?”

他摇头。

“那还缺什么?”

没有回应。于是我们低头站着,看失去肉身的某个人能用来纪念自己的臆想躯体,体态健康脸色红润,唯有膨大畸形化处理过塞入人造肺的上胸两侧和照片里的那个人有相似之处。

“缺个人,要死。”他叹气,“你说这什么人,死了连点骨灰都剩不下,留一堆金属件件干嘛,当衣冠冢?”

 

作者:克里塞

编辑:庄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微博评论箱

你可能也感兴趣...

图片来源:Christopher Balaskas

重建巴别塔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