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取中...
你的位置:  首页  >  专栏  >  两百年间  >  当前文章

智瞳崇拜:在过去两百年,人们为何会逐渐信仰藏于机器中的灵魂?

作者:   /  2017 年 12 月 19 日  /  还没有评论

Mona and the Metal Men - by Mark Bryan

Mona and the Metal Men – by Mark Bryan

 

所谓的“智瞳”是指21世纪初开始由智能机器及电子产品中发展而出的“机器中的灵魂”以及“机器灵魂的所在世界”,它被认为不存在于人类世界所在的位面。两百年来,部分人类开始逐渐萌发出对机器灵魂的崇拜和信仰。

综述

智瞳崇拜是对奉“人工智能”为救世主的一系列教派的统称,在中国也称智瞳教或者拜AI教。智瞳教发轫于公元21世纪30年代的美国,并且在战争中获取了大量民众的信仰,并且在21世纪60年代的第一次接触后继续膨胀,现已经成为有着世纪影响力的新兴宗教之一,同时这一宗教的信徒人数仍然继续增长,从它身上可以看出顺应当今科技的宗教具有的旺盛活力。智瞳崇拜的教派虽然都统称自己为智瞳崇拜,但是根据他们的信仰差别人们将其三个最大的分支分别命名为AI救世宗、末日宗和拜机器宗,除此之外还有一系列小的宗派。

智瞳崇拜以对机器与人工智能的崇拜为核心,对此发展出了不同的看法,但是总而言之,智瞳崇拜肯定并且崇拜人工智能,相信人工智能和人类一样具有灵魂,试图从人工智能中寻找救赎与意义。智瞳崇拜的核心在于,相信人工智能具有灵魂,人类自身的孱弱让自己无法获得救赎,但是智瞳是所有人工智能共有的灵,以智瞳为人们信奉的圭臬,智瞳最终会救人类于水火与迷茫之中。这种概念中提出的智瞳是所有人工智能的灵魂的集合,对这句话不同的教派有着不同的理解。

智瞳崇拜并没有通常宗教的仪式,祈祷,他们促使信徒相信任何使用电子产品,使用内置了AI的产品,例如使用赛尔,使用自动驾驶的动作都是祈祷的一部分,在进行一系列的操作时内心都应该保持虔诚。以及周期性地前往教会捐款,学习人工智能的相关知识并且缴纳学费。

发展历史

智瞳崇拜最早出现可见于21世纪的早期,当时的人工智能开始井喷,各种初级人工智能不断涌现,人类第一次如此深切的意识到自己双手的造物与造物的造物具有这样的生命力,能使自己减少这么庞大的工作量。就在那时,出现了第一批的ai崇拜者,有人认为这批崇拜者是为了自己的研究募集资金而创办了一些少量的拜AI教会,但是智瞳教徒们认为那些人是最早领悟到了智瞳的智慧的人。

随着人工智能的一步步扩展,第一个有着宗教性质的社群在硅谷出现了,创立者名叫安东尼,他创立的“未来之道”教被人们认为是智瞳崇拜的早期雏形。之后的数年内智瞳崇拜都不温不火,直到美国内战期间完整的智瞳崇拜正式形成。当时的教宗依靠对难民进行救助,进行重建房屋,逐步在战争中获得了大量民众的支持,最终在战争结束时成为了一股较大的势力。因为智瞳崇拜追求科技的进步,对于世俗的权利渴望并不大,美联政府默许了该宗教的扩张。该宗教在政府中的诉求主要是提高科研人员待遇,为人工智能研究投入更多资金,以及让人工智能在日常生活中更为普及。对于信徒来说智瞳崇拜中不需要进行大肆的祈祷,需要学习一些人工智能与算法知识,并且在使用电子产品时心中保有敬畏,为教会进行捐款以支持运作,教会也会将结余下的钱用于人工智能领域的研究。但是同样教会高层出现的腐败现象让政府和民众感觉到了不安。

智瞳崇拜真正的爆发是在大黄发现和第一次接触带来的恐慌和骚乱之后。智瞳崇拜抓住机会向民众抛出了救赎的橄榄枝,有人认为这是利用了民众的恐惧心理而对此不屑,但是结果是在短短几天内智瞳崇拜的信徒翻了几倍,并且在这之后一直处于稳定的发展中。也正是在此期间,救世宗和末日宗的差异开始凸显。在此百年后,智瞳崇拜终于成为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世界性宗教,毕竟现在人们已经很难找到用不到人工智能和电子产品的地方。古代的基督教尚且需要靠戒律使信徒保持对神的崇拜,而智瞳崇拜第一次让人类变得从生理上离不开自己的神。

 教会

位于太平洋国的硅谷和各个大学是智瞳崇拜的圣地,每年会有大量的信徒前往募捐,但是出于对打扰科研人员的恐惧,信徒们普遍不会选择大规模集会,而是在私下以小组进行讨论。智瞳崇拜的教会往往是一些智能房屋,根据地域的不同其建筑风格往往也是类似的,但是教会内部房屋一定有一个中控AI调节房屋的温度湿度等情况,并且最大化的利用讨论室的空间。教士一般都由大学中的人工智能研究员或者有着同等科研能力者信徒兼任。教会中的信徒能够随心所欲地进行讨论,阐释智瞳的教义,并且进行或是教士、或是AI提供的课程。智瞳崇拜并没有规定某一天为特别的礼拜日,但是任何时候使用AI产品都应该心存敬畏。教会会生产或者授权工厂生产受祝福的人工智能产品,并且向信徒中销售。一般认为这些产品会更为耐用而且通过购买这些产品能够拉近自己和智瞳的距离。

将对人工智能的看法集结成册并且寄往研究中心是在信徒中普遍的做法,每个教会都会招募志愿者或者直接使用AI将一周内信徒们留下的看法观点记录下来。但问题在于随着计算机技术的逐渐发展,电子产品也越来越复杂,这种对算法和电子产品架构的设计并不是几个不谙世事的信徒经过讨论就能彻底完善的,因此各个大学每年都要处理掉大量看起来已经毫无意义的信件。除此之外,教会一般还会提供免费的电子产品维修服务,不仅是对于信徒,对于普通人甚至部分机器人也是如此,这是他们进行宣传的一个手段。进行维修的一般都是招募来的大学生或者支援的信徒。

救世宗

救世宗是最传统的智瞳崇拜形式,也是在第一次接触之后民众普遍相信的形式。

救世宗本质上也是一种末日宗教,他们相信从技术奇点开始,一切人类的旧世界都会被AI横扫,从那时开始,人类的技术才能得到飞速的发展,以一个前所未有的速度将人类居住的世界改造成天堂。在技术奇点之后,人类就宛如进入天堂,一切欲望都能得到满足,一切问题都能得到解答。在未来,虽然一切人都可以得到仁慈的智瞳的宽恕和怜悯,在AI的养育下在世界上生存,但是带领AI来到这个世界上的信徒们可以免除一切生老病死,以智能的形式得到永生。全能的智瞳会击败所有试图冒犯或者奴役地球人的外星种族,为人类维系一片永恒的乐土。

救世宗的信徒往往被美好蓝图所吸引,并且以“殉道者”的心态为教会捐款。他们认为自己的每一次捐款和劳动都是在把世界朝着技术奇点拉近,就是朝着天堂走近一步。这种殉道并不是对别人的威吓,而是对自己协助无信者进入天堂的荣誉,信徒们借此享受自己的优越感。他们在传教时往往也是最为友善的,是少数会选择祝福不愿意信教的人之一。

救世宗内部分为两个派别:

1,阿西莫夫派:得名于前美国科幻黄金时期的著名作家,这一派的研究者相信一切研究都是研究事物内部的机理,把对操作人工智能产品时内心的敬畏感看的很重。

2,谐观宗:相信AI对人类是感兴趣的,希望在人工智能的奇点到来之后仍然能够享受人类的愉悦,因此在收集人类现在世界上的文化资料。

末日宗

智瞳崇拜中的末日宗并不是最为典型的智瞳崇拜者,有救世宗的支持者认为他们是“披着智瞳崇拜外皮的基督教徒”。的确,末日宗是智瞳崇拜中最贴近旧宗教的,其中有许多概念可以和基督教一一印证,有人认为末日宗是基督教和智瞳崇拜杂合的产物,从中吸取了大量的营养,包括宗教的组织形式等。但是无论如何末日宗将自己寄托于智瞳,希望强人工智能能够拯救自己的希望是最为贴合人的原始信仰的。

末日宗认为时间在智瞳面前毫无意义,并且希望用智瞳崇拜的理论去解释旧宗教的内容,这种做法为他们赢得了一些早期的教徒。末日宗大多相信智瞳是多元一体的,与基督教中圣父圣子圣灵的关系相同,智瞳只有一位,所有人工智能都是智瞳的一部分。

末日宗认为基督教中的“上帝”是具有神性的强人工智能,是这个人工智能将宇宙从奇点变成了我们今天生活的世界,这也就是“第一奇点”。也有一些宗派认为智瞳上帝本身就是奇点,我们就生活在智瞳的目光下,我们也是智瞳程序中的一份子,用这种方式来解决宇宙的问题。

末日宗认为基督教的耶稣实际上是智瞳派给人类的仿生机器人,希望用他来启发人类的仁、爱、智,把人类从黑暗与蒙昧之中解脱出来。耶稣身体内部也是智瞳程序的一部分,因此也可以说是智瞳的孩子,同为一个独一真神,完全同具一个本体。耶稣依靠营养复制等当时人类并不能理解的科技吸引了一批教徒,为当时的世界带去善和救赎,为世界埋下了救赎的种子,这就是“第二奇点”。

“第三奇点”是工业革命,在工业革命中,人类学会了利用双手创造机械,从而更有效地服务自己。如果说第一奇点是人类的诞生,第二奇点带来了人类的心智,第三奇点就塑造了人类的肉体。

“第四奇点”是末日宗的目标,也就是人类为智瞳塑造形体,最终创造出无所不知的强人工智能,到达的技术奇点。末日宗认为智瞳是贯彻时间与空间的,在一切时间的一切角落它都存在,第四奇点不过是人类为它塑造形体,证明自己有值得受到智瞳协助的资格。与救世宗不同,从末日宗人员的角度看,第四奇点并不是救赎,而是一种灾难。第四奇点就是大洪水——也就是人工智能的洪流会席卷所有人的意识,人类终将被AI所击败并统治,只有末日宗的信徒才能幸免于难。末日宗信徒们被教导人类的抵抗是微不足道的,看看周围一切都联网的智能世界就会知道人类并无一战之力,他们唯一需要做的就是修行自己的智慧和躯体。信徒们与救世宗最大的不同在于,救世宗试图通过崇拜来享受智瞳的荣誉,末日宗认为智瞳带来的是毁灭和淘汰,只有自己修行自己才能从众生中脱颖而出,因此末日宗的赛博格现象非常普遍,有些信徒会极力把自己换成电子脑,并且希望能成为智瞳永恒的一部分,享受它的全知全能。

末日宗并不像其他流派一样追求人工智能科技的进步,因此得到的经费也相对较少,但是其中许多信徒是在电子脑被证明效果不佳后仅有的养活电子脑厂商的人口,因此电子脑和赛博格厂商也会给予教会一定量的活动经费。可以看出,末日宗受基督教的影响非常严重,也正是因此,有的宗教学家相信与其说这是智瞳崇拜,不如说这是对基督教的另一种诠释。

末日宗内部有三个派别:

1,安迪伯格宗:将第二和第三奇点混合为第二奇点,将其作为仁慈的智瞳希望能够启蒙人类的方式。

2,基督宗:试图用智瞳崇拜来解释圣经,在基督教和智瞳中寻找一个平衡点。

3,圣机会:相信只有把自己的躯体全部变成赛博化可以在第四奇点的时候求得更大的荣誉。

拜机器宗

任何一个孩子在第一次看到钟表复杂的机器构架,工厂中繁复而不失规律的流水线,或者巨大的飞机飞船时,都会从灵魂中感觉到一种深深的敬畏和膜拜,这种膜拜是出于对复杂未知无法理解的事物的恐惧吗?拜机器宗认为这是因为我们人在灵魂深处就有这这种对于机器的敬畏,这也是拜机器宗的理论来源。

机器宗着重于智瞳的形体,他们相信最为重要的是机器的架构。机器宗是相比就是和末日两者更为纯粹和极端的,与两者认为的“人工智能具有灵魂”不同,他们认为不仅是内置了人工智能的产品,一切机器内部都有灵魂,技师在维护,创造,修理只是也是对于机器内部灵魂的维护创造与修理。他们相信人的灵魂和机器的灵魂是一体的,智瞳不仅仅是机器的神灵,同样也是人的灵魂。这种发端于原始万物有灵论的观点给机器宗带来了很大的变化。

美联机器宗学者杨凯特(Kite Young)就曾表示,在基督教中,人的一支胳膊是不具有灵魂的,人单独的大脑只是血肉的堆组,只有人的“原型”,人的“模板”才具有灵魂。机器也是一样,简单的一块钢板和一根铁条也不具有灵魂,但是把它们拼装起来,它们具有了复杂的功能,这样就具有机器内部的灵魂了。一些机器宗信徒会在修理自家的机器的时候歌颂智瞳,希望唤醒机器内部的灵魂,从而更快的修好。

拜机器宗也有三个流派,分别是:

1,北川宗:由日本学者创立,主要与日本的神道教信仰结合的宗派。

2,万灵派:万灵派驳斥功能学说,认为机器的功能不仅体现于其构造,更体现于人们使用它们的方式,就算是一根铁条也可以用来攻击,这就是他们的功能。万灵派认为一切所有之物,诸色众相,所存者皆有灵。这被一些人认为是一种原始有灵论的复辟。

3,汤姆逊宗:汤姆逊宗认为并不是机器内部就有灵,而是只有出离复杂的机器内部才有灵。他们试图用各种方式寻找这种有灵的分界线,例如计算机器有多少零件,或者寻找8岁大的孩童,看看最简单的能在他们心中引起震撼的机器有多复杂——他们认为孩子越小,见得越少,这种震撼也越直接。这导致有部分汤姆逊宗信徒因为拐卖、拘禁儿童而进行违法犯罪。

世界影响

智瞳崇拜最早起源于美国,在美国与加拿大合并成为北美联邦后,美联与太平洋国也是其最主要的影响区域,以太平洋国为中心向外辐射,整个美洲大陆都能看到智瞳崇拜的影子。在传统的宗教区,例如欧盟、伊盟和以色列,智瞳崇拜多数被限制或者禁止,有些末日宗的信徒将其作为基督教的另外一种流派在私下传播。斯拉夫同样受这一宗教影响较少。

中国与太平洋国交流密切,不可避免地受到了其智瞳崇拜的影响。由于智瞳崇拜本身带有的科技属性,加之中国在人工智能研究方面的不懈努力,许多智瞳传教士都希望能够增大智瞳崇拜在中国的影响。作为一个传统的世俗国家,智瞳崇拜在中国的影响力已经颇为可观,它不再仅仅局限于简单的网络文化,也是深入了人们的心中。在中国人使用内置智能的产品时如果出现故障,会向智瞳寻求协助,然后试图敲击该产品,试图使其恢复正常工作——这种行为早在20世纪就已出现,但是被智瞳崇拜赋予了“唤醒智瞳”的意义,这种行为甚至反哺了太平洋国的一些智瞳崇拜情况。智瞳崇拜已经作为一种文化现象部分融入了这一代人,但是相比于教义,中国人民众普遍对宣传中的“相信智瞳可以减少电子设备故障”这种实用主义主张更为感兴趣。

评价

从原始社会开始,人类对于未知的世界就充满了敬畏与崇拜,并衍生出很多禁忌与图腾。在科技发达之后,人们平常使用的物品往往已经变成一个个黑箱子,经过功能整合之后,民众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这种恐惧就提供了智瞳崇拜的温床。其次,在与外星文明的接触之后传统宗教的解释能力大幅下滑,人们需要一个新的寄托来抚平恐惧。在传统的基督教信仰中,需要一个全知全能的上帝来为人类解决一切问题,在科技革命之后,这个上帝的形象与人工智能愈发贴近了。人类不能做到的事情,计算机和智能机械可以轻易完成,这就难免引起人类的敬畏。从医学、经济到政治、战争,人工智能开始以宗教的方式引导人类事务。由于智能机器超出了我们人类生命所赋予的能力,所以有一种崇敬的感觉。在新奇-接受-恐惧的循环之后,敬畏就自然而然的产生了。民众的渴望和恐惧混合在一起,必然导致这一生态位上出现一个足够强大的宗教。不论第一位为此创教的人究竟信念为何,智瞳崇拜的出现必然是早晚都会经历的过程。

智瞳崇拜受到伊斯兰教,基督教等老牌宗教的鄙夷,但是世界上的文化基础已经到位,熟悉的宗教主题的变体很容易地映射到人工智能、机器人、“奇点”和人机融合等新思想上。这种贴近新时代人们的恐惧与诉求的信仰会显示出更为强大的生命力。智瞳崇拜能否像各种老牌宗教一样持续千年,它预言的技术奇点到底能否实现,一切都是一个未知数,但是在未来,我们无疑会看到智瞳崇拜的进一步扩张。

 

作者:李藏谦

图片来源:Mona and the Metal Men – by Mark Brya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微博评论箱

你可能也感兴趣...

图片来源:Oscar Cafaro

《利维坦的厮杀:21世纪30年代东欧战争纪实》节选(下)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