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取中...
你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泪湾透视  >  当前文章

泪湾透视【2217-11-21】这里都会有的,无论是金山银山,还是吃喝玩乐。

作者:   /  2017 年 11 月 21 日  /  还没有评论

驿宁岩光湖畔的社稷民生画舫

驿宁岩光湖畔的社稷民生画舫

《泪湾透视》专门报道驿宁共和国过去一周的本地要闻,这些新闻都是由23世纪社群中的公民演绎而成。

 

11月1日

吃饭不是为了活着,而活着则是为了享受美食。

驿宁目前的九万多人里,至少有百分之九十七以上居住在政府规划的一般和高级住宅区:中区、泪湾阑珊岛和天梯岛。而选择住在共和国直辖区的人中,除了因为工作必须居住在外面的人,一些新的外域小镇正在不断兴起,南渡镇便是其中的一个。而南渡镇,便是一个驿宁老饕们想要打造成美食城的地方。

南渡镇位于泪湾大道南端,建成后,多条河流穿镇而过,第一名入住者大概是在今年早些时候搬来的老饕,而“驿宁第一老饕”,泪湾-安立柯公司的总裁李灌壹也搬到这个地方之后,这里才渐渐被驿宁的居民熟知。

有趣的是,南渡镇有一个规矩:晚上十点以后,禁止在驿宁南渡镇的群组里分享食物的照片,违者会直接被禁言直到第二天的早上八点。

但是有一种方式可以豁免——在分享照片的同时,给所有半夜饿肚子的其他美食爱好者点好外卖并送到房中。

这里都会有的,无论是金山银山,还是吃喝玩乐。

目前,很多驿宁对美食有一定的爱好的人经常来这里和互相分享,这里大概是驿宁争端最少的地方吧。

“豆腐脑必须是甜的!”

主条目:南渡镇、美食城

11月5日

击丸还是锤丸?

作为太阳系第一个地外城邦,驿宁的体育运动可以说在两年来没有什么太大的新闻,直到11月5日,三名火星击丸运动员来到驿宁——早在两年前,驿宁的九人会便主张引进击丸运动并兴建了相关场地,但采取月球击丸还是火星击丸的规则,对于驿宁的决策部门却相当的棘手——众所周知,主张火星击丸规则的陈闵,自己从七年级开始便是乌邑红土队的球迷,然而反对火星击丸主张月球击丸的则是来自于中国以及祺孚的代表,他们不希望驿宁引进如此火爆的运动。

但是火星击丸运动协会(MHA)的代表显然想让驿宁的官方做出他们认为正确的选择——休赛期间,来自于上届联赛亚军和第四名队伍的三名球员,洛佩德里戈、霍尔季科和提尔豪斯曼在这一天访问驿宁并和驿宁的各界名流举办了一场表演赛。当日,两万来自于星外的观众观看了这场表演赛,所有的收入捐献给了火星地鼠的培养计划。

作为一场标准的火星击丸比赛,发生的意外可以说在同类比赛中非常少——除了日常的大约十具外骨骼损坏以外,也就只有一名驿宁的企业代表在比赛中由于不够熟练扭伤了脚踝了。

主条目:火星击丸

11月6日

西山——YCP的第三次大会

YCP的第三次大会决议中,有很多值得关注的地方,比如确定了“五大主张”、入党退党程序以及党员活动纪律等,常委人选和职务人选也已经确定。而会议确定的直到明年四月的计划中,七个条目每一条都十分夺人眼球。其中“成立赤龙集团”以及“建设完整的教育体系”格外引人注目。

11月9日

驿宁活跃的政治氛围和新的辩论地点

这一天起,驿宁的岩光湖上多了一艘小船——杜克复买了一艘19世纪的观光画舫,并在上面开办了一家叫做“社稷民生”的茶馆。而可能他想不到的是,这里却成为了驿宁的另一个“政党撕逼”的地点。

可能因为岩光湖靠近驿宁社民党的总部吧,这里总有一种社民党主场的气息,但是社民党成员本身却较少参加讨论,很多时候撕逼的往往却是以前的那几对欢喜冤家——图党vsYCP,或者图党vs进取党,再或者加党舌战群儒……

有人称驿宁公民论坛的常客,九人会顾问庄比曾经来到这个画舫茶馆,但是目前还没有人透露他在那里说了什么。

11月10日

营救“逐光号”

在泪湾-安立柯公司从波塞冬尼亚那里赎回12名船员之后,关于逐光号和上面的货物的谈判继续进行。驿宁政府据理力争,提出“逐光号和货物必须完整归还,天匪必须引渡到驿宁接受审判”的条件。

在谈判进行的同时,驿宁的天军也提出了相当多的计划营救逐光号——“无所不在”计划持续进行,而所谓的“秘密潜入”计划,也是驿宁天军在谈判失败后的一个双保险。

十二名船员,包括泪-安集团安立柯贸易代表,生物学家,探险家葛雷乔伊在内,在重新入境驿宁之前必须接受安全检查,有消息称,泪湾集团内部有“内鬼”,所以“逐光号”才被天匪知道了行动计划,泪湾-安立柯集团的总裁李灌壹提出抗议并申称“可以担保泪-安公司所有的员工的清白”。

主条目:牧野级快速飞船

11月18日

学界的肯定

据悉,葛雷乔伊和李藏谦于南京大学的讲座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自从被从波塞冬尼亚手上赎回后,两人便直接飞往地球如约进行讲座,并在讲座后回到驿宁。

该理论不借用任何的神学叙述,却依旧能从科学的角度解释安立柯的生物技术以及语言文字。

根据对安立柯生物的研究,葛雷乔伊认为安立柯的所谓“神术”其实是一种“生物调制技术”,”高等级安立柯人”可以使用这种能力,向生物体内注入化学物质,大幅改变生物的性状。

甚至在生物长成之前,这种“神术”还能够一定程度操纵生物的遗传物质,使得生物性状朝向“调制者”希望的方向转变。

而李藏谦则认为,由于安立柯人具有高度的社会分化,阶级壁垒极高,因此语言也呈现出明显的阶级性。下层安立柯人使用语言进行交流,这种使用的语言就是我们通常意义上的安立柯语,而上层安立柯人多直接使用性状神术,将信息传达到对方的思维中,语言仅仅用于宗教活动,利用声音创造一种仪式感。

两位学者提出的对安立柯生物和语言的“新思路”矛头直指欧罗巴学者主张的“神创论”以及“神谕论”等“安立柯神学叙事体系”。

著名地外生物研究周刊杂志《星外来客》收到的投稿量本周猛增300%,内容大多为有关安立柯生物和语言“新思路”相关的研究。

主词条:安立柯神权猜想、安立柯语

本期撰稿:菜逼

图片来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微博评论箱

你可能也感兴趣...

阿亚集团虽然标榜为欧罗巴知名的跨国多元化集团,但是其本身仍然以防务服务及防务科技研发为主营业务,该集团希望将触角延伸至太阳系乃至外星系,而驿宁是该公司发展策略的重要组成部分。图片来源:stefan celic

泪湾透视【2218-06-20】阿亚集团专访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