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取中...
你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  粉丝作品  >  当前文章

Grayjoy的探险日志

作者:   /  2017 年 10 月 26 日  /  还没有评论

Space Portal Dock by Spex84.deviantart.com

Space Portal Dock by Spex84.deviantart.com

 

序章:出发前夜

驿宁共和国,这是个被无数漫游于银河的探险家交口称赞的都市,“星城”“梦之国度”“安逸港湾”都是对它的向往与评价。有多少人在精疲力竭时选择寄身于此、又有多少人把青春精力献给了它的成长;有人将它视为伟大冒险的启程之处、也有人选择这座城市作为自己漂泊生涯的终点。中区的阑珊灯火印在它的每个子民心中,宪法广场上人头攒动各有心机,泪湾涌动的潮水见证了超企与政党的兴衰荣辱,抬头仰望天穹,万舰齐发,它们的船艏指向地球到美伦奇斯间每个人类聚居点。

在这样一座朝气蓬勃的梦想都市内,不同阶级的人直面着他们的命运,这些命运如线般交织,汇成了一个个脍炙人口的伟大故事。我作为这个故事的主角,恕我直言,只是个小人物,但是在这个万事皆有可能的城市内,谁又肯定小人物就不能在大事业中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呢?这就是关于我,是如何卷入并完成驿宁共和国有史以来最重要的一次开拓行动的故事。

1

驿宁共和国,中区南部某三层小楼,夜已深,小楼外面刚下过小雨的街道湿漉漉的,这是个寂静的夜晚。

“小九!小九你……你看没看见我的那份文件,我在办公室里找不到,就是那份黄色夹子里的,Z开头?对对对Z开头,你有印象就快找,找到立刻拿到楼上来。”顶楼的房间里,60%的空间都被巨大的塞满书的架子占据了,架子间的空隙也放置满了各类动植物标本,它们张牙舞爪地面对着无声的古籍。房间中间,一张堆满各式手稿与案卷的木桌摆在雕刻古朴花纹的吊灯下,刚才的声音便是从这如山的案牍后面传出的。

科瓦斯基·葛雷乔伊博士,三十岁出头却长着一张娃娃脸,墨绿色的发丝略有些乱的打成一个马尾。这个个头不高文质彬彬的男子目前已经达成了“著作等身”的成就,作为为数不多的地外生物学专家,他刚刚结束了自己第七次考察,目前在驿宁租了一栋楼作为安身处。刚刚询问完女仆资料去向后的葛雷乔伊博士把注意力挪回到自己笔下,逆着他的目光,我们得以观察到他那标志性的眼眸,虽然被巨大圆形眼镜遮挡,但那抹灰色却丝毫不减锐利,用他人的话说:“犹如北欧的海,铁灰色天空下的铁灰色深邃。”

吱呀一声,橡木门被打开了,一名酒红色短发的女孩抱着一叠资料走进了这一方天地,由于葛雷乔伊博士研究的特殊性,他厌恶过于贴近人类相貌的机器人,故这位名叫小九的机器人女仆身上刻意保留了一些机械裸露。

“博士”小九走向桌子“您要的文件,另外我感觉您可能也想看看李藏谦博士最新给您寄来的邮件与手稿,可能与您拜托他翻译的六十个新学术单词有关,我已经打印成您喜爱的花体手写版了。”葛雷乔伊探身接过后挥了挥手,示意小九可以离开了,低头翻看材料的他隔了好一会才发现小九还站在原地,他眨了眨眼放下文件又抬起头来。

“怎么了,还有别的事?”

“博士,楼下有位客人拜访,但是我并不认识此人。”

“这个点吗?”葛雷乔伊低头瞅了一眼怀表“奇奇怪怪的人直接拒绝请走就行,毕竟驿宁是个鱼龙混杂的城市……”

“可他自称是法鲨集团的高管,说您前天报给他们的项目管理层批准了,他来送经费顺便特地拜访。”

“送经费?能转账解决的事还派高管特地跑一趟?”

“那您看我……”

葛雷乔伊皱起了眉头,他沉思片刻,冲女仆点了点头道:“请上来吧”。女仆颔首离开后,葛雷乔伊靠倒在宽大的扶手椅间,摘下了眼睛用袍子的一角不紧不慢地擦拭着,他仍在思考来客的用意,悍贼大盗没必要挑他下手,而一般小毛贼哪敢假冒法鲨集团的名号。葛雷乔伊突然有些后悔,他并非毫无秘密,寓居驿宁本就是暗藏深意的举动,目前货已到手,其实不该这么草率地接待陌生人的。

2

没一会功夫,橡木门再次打开,小九领入了一位穿黑色西装的男子,瘦高身材看不出年龄。听见响动的葛雷乔伊有点慌张地戴上了眼镜,小九已经离开房间,黑衣男子站在他面前,脸上带着玩世不恭的笑容。葛雷乔伊的紧张感在瞧见他手腕上法鲨集团特有的手环时消逝了一大半,“至少他的确是法鲨的人”葛雷乔伊在心里自我安慰道。

“科瓦斯基·葛雷乔伊博士”黑衣男子开口了“您可能并不认识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您可以叫我捕鼠夹。”葛雷乔伊微微张开嘴,但很快收起了自己的惊讶神态道:“这么晚来访,必定有要紧事,还请明示,捕鼠……夹先生。”

“啊啊啊,我是该先道歉的,大晚上登门的确打扰您了”捕鼠夹脸上的笑容更盛“主要是确实有一件公司重要的指令要传达给您,您看我是不是先坐下,毕竟一言两语也……”

葛雷乔伊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礼,嘴上抱歉着站了起来,伸手示意了角落里一个看起来很舒适的沙发椅,捕鼠夹大步走了过去,坐下寻找了了一个最舒服的姿势。

“您的书房就像电影里文艺复兴时代的学城,古朴而有深度,当然也很舒适,看来您对法鲨集团给您做的布置很满意。”

“对于贵集团对我的礼遇我一直深受感动,这也是我决心加入贵公司的一个重要原因。不过今天并非闲聊的好日子,您还是快些说正事吧”葛雷乔伊眯起眼睛倚在椅子间,等着捕鼠夹直叙来意。

捕鼠夹见葛雷乔伊无心闲谈,便掏出了一张晶卡,轻轻放在了一旁摞成塔的书顶后道:“这是新一批经费,事实上,我们在您的要求上多追加了20万cp。”

“多少?!”葛雷乔伊一下子坐直了身子,满脸震惊。

“如您所见,20万。”

“20万cp……也太多了!”

“您不要客气,因为这同时也是法鲨集团向您下达的第一个任务的酬金与工作资金,事实上,我们希望您能再次随船前往安立柯。”

葛雷乔伊在20万cp带来的的震颤中迷糊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然而这冲昏头脑的喜悦在听到任务要求后瞬间消退了,他感觉自己的心脏颤动不正常地暂停了几毫秒。“可是我才刚回来3个月”葛雷乔伊勉强扯出了一个微笑“你们知道我是打算歇一年的,回马尔代夫空港的票我早已订好,下周的这个时候我应该就坐在斯拉夫格勒的咖啡馆里了。”

“那么我只能很遗憾您的假期要提前结束了。”

葛雷乔伊望着晶卡,大脑快速运转着,手指嗒嗒嗒的敲着椅子扶手,有那么一刻他的确要被晶卡把魂吸走了,但是的确有更重要的东西在等着与他一起回地球。

时间在流逝,葛雷乔伊终于下定了决心,他清清嗓子开口道:“呃……恕我直言,捕鼠夹先生,我恐怕只能坦言拒绝。”

捕鼠夹似乎对这个回答并不惊讶,他稍微收起笑容道:“理由呢?总不会真的是您思乡心切吧?在下愿闻其详。”

“让您失望了,这的确是我能拿出的唯一理由。如您所见,我已经三年未踏上斯拉夫的土地了,我怀念那里冷冽的海浪与海风,驿宁虽好,毕竟不是家乡。至于新一轮的冒险,我累了,况且也是时候将这些年的成果一股脑带回地球了”

捕鼠夹认真听完葛雷乔伊的解释后用手揉了揉脸,换了一副正经得多的表情道:“这么说,博士您拒绝执行公司下达的任务咯?换言之……”

葛雷乔伊抬手阻止了捕鼠夹未说完的后半句话,他略沉吟了一下,带着少许斩钉截铁的意味开口了:“换言之,我与贵公司签订合约时是提前约定过这一年安排的,如今你们的无理要求可以算作是违约的一种,如果你们坚持,那我只好辞职,同时收回在贵公司出版的一切书籍的版权。”

这下,捕鼠夹的表情变的阴晴不定了起来,他绷紧了嘴唇盯着葛雷乔伊。葛雷乔伊为自己刚才的态度感到得意,不管怎么样,为那个东西,这一切的待遇与经费都可以被放弃。

房间里的气氛变得凝重了起来,葛雷乔伊也不着急,他在等着对面的妥协,他几乎有九成的把握他可以影响……

“好吧”捕鼠夹慢慢地站了起来,往前走了两步,叹了口气道:“看来博士是铁了心想走,那我也只好表明态度了,你,必须去。”

葛雷乔伊怔了一下,转而为对方比自己更坚定的态度弄得有些恼羞成怒,他猛地也站起来大声道:“我要是死活不去,你们还要拖着我不成?”

“用不着那么麻烦,您马上就要改口了”捕鼠夹勾了一下嘴角从兜里掏出了一个证件“在那之前,我先表明一下我的真实身份,我是驿宁共和国契卡的特务人员,直接听曹秘书指挥。现在我以契卡的名义问阁下一个问题,请务必如实回答。”

在捕鼠夹掏出证件的那一刻葛雷乔伊的气势就已经全被吓回去了,他尽力维持神色自若的模样,指甲死死抠进肉里。“还有转机”葛雷乔伊心里自顾自地叨念道:“不一定真是那件事暴露了,不要慌,先等他的问题。”

捕鼠夹的目光前所未有的尖锐,他不紧不慢地抛出了那个问题:“地球历2217年8月30日,有一艘编号:R-370966的猛犸级货舰入港修整,这是一艘刚从美仑奇斯星返回的中型货舰,它于三天后启航前往目的地美联某航空港。从理论上讲,这艘货舰应该装满了矿物,那现在博士你来告诉我,为何当天从船上运下的集装箱中,有一个明明在籍编码却是空无一物的箱子?”

房间里再次出现了静默,死一般的静默。

葛雷乔伊铁灰色的瞳孔在一刹那间紧缩了几毫米,汗,终于是滴到了地毯上。

“完了,被发现了。”

3

小楼的窗外,墨汁般浓稠的夜色已经开始退去,黎明前夕的微光开始充斥于街道的每个角落,清洁机器人已经出动,一些下了夜班的人们带着疲惫的笑容走在回家的路上,驿宁已经开始苏醒。

顶层的书房内,虽然条款已经谈妥,但是双方间紧张的气氛并未消退。

“我再最后……恳求!恳求一次”葛雷乔伊满脸不甘地低吼着:“我会随船去安立柯,但是它,你们完全可以帮我送到地球去!”

捕鼠夹拒绝的音调不比葛雷乔伊小多少:“我也最后提醒您一次,这个问题没得谈,倘若它苏醒过来,造成伤害,谁能对此负责?就凭您?”

“它已经做了深度麻醉处理了!更何况它的特性使得它本身并不会伤人,这点我在我的著作里写的很清楚!”

“非常抱歉,我没什么时间与精力去研究您的书,但就算它不伤人,驿宁政府也不会允许您携带它回地球去,这本身就是个严重的外交问题。”

葛雷乔伊反驳的话中满满的嘲讽:“外交问题,我这是以正规渠道向安立柯的学者购买的,安立柯帝国永远也不会知道也不会去关心!”

“我说的外交问题不是地球与安立柯的”捕鼠夹表情严肃道:“您要把它带到斯拉夫去,对吧?那您来告诉我,您真的能够保证它不落到贵国的军队手中?这可是安立柯人的生物武器!如果斯拉夫军队有了研究突破,到时会不会打破六国集团平衡?驿宁不能眼睁睁看着这种情况发生,还望您理解。”

葛雷乔伊咬紧了牙关,有那么一会他几乎就要情绪失控了,但是稍微冷静下来后的他也不得不承认,这位特务先生完全是正确的。“我不傻”葛雷乔伊收起了咄咄逼人的态度,慢慢后退并一屁股坐回到椅子里去“我只能说我潜意识里也是希望我的国家能足够强大,强大到拿回我们当年的领土。”

捕鼠夹的语调也柔和了下来:他坦然道:“也许有一天会的,但是我敢肯定不该是今天,带它回到它应该存在的地方吧博士,趁着还没酿成大祸。”

葛雷乔伊一言不发地抬起手对着手腕上的赛尔点了几下,早就候在门外的九推开门走了进来,手上端着托盘,她将托盘上盛满热巧克力味莫搞的玻璃壶与马克杯稳稳地放在了书桌空余的一角上,然后低头退了出去。葛雷乔伊亲自起身,先给捕鼠夹满上了一杯递了过去,然后给自己也盛了一杯。二人交换了一下眼神,共同举杯灌了一大口这香浓的热饮。

半杯落肚,房间里飘扬着莫搞独特的香醇气味,葛雷乔伊叹了一口气,用他正常情况下的语调缓缓开口问道:“那么,捕鼠夹先生,我什么时候出发?”

“后天晚上,泪湾-安立柯公司第一轮招股活动,你要与法鲨集团的代表们出席,活动结束后,就是你们的出征仪式。”捕鼠夹很满意这莫搞的味道,他也换回了那副笑呵呵的表情。

葛雷乔伊耸了耸肩,这不是他第一次临时改变计划,更不是第一次远行安立柯。边盘算着出发用的行李边准备再喝一口莫搞的他突然又想到了什么,放下马克杯葛雷乔伊又发问道:“对了,这支探险队其他成员都是?”

“队伍有四个人”捕鼠夹不紧不慢地回答道:“队员你到时候就认识了,不过队长你应该听说过。”

葛雷乔伊舔了舔嘴唇,在脑子里过了一圈人选,地外探险多年,这圈子有这本事带领一支探险队的人他基本都认识,可他实在懒得挨个发问,便催着捕鼠夹开门见山回答问题。

捕鼠夹哈哈一笑,凑近了用极为神秘的表情说出了一个葛雷乔伊想都不敢想的名字:

“东门吹雪”

4

与此同时,泪湾沿岸,泪湾集团总部大楼顶层。

巨大的落地窗前,泪湾集团CEO汤海涛正在欣赏日出,他手中同样端着一杯热莫搞,草莓味的。

第一束金光终于刺穿晨雾,洒入汤海涛巨大的办公室,这同时照亮了角落里的一个坐在沙发上的黑袍人,因为尚处于阴影里故很难辨别他的性别,他坐得很直,手臂上站着一只纯白的鸽子。

“李总裁”汤海涛头也不回“两日后的一系列活动,准备的怎么样了?”

黑袍人开口了,只不过也是不阴不阳的中性嗓音:“股份售卖的准备工作倒是都做好了,昨天我代表您出席了超企首脑们的碰头会,他们对于咱们的计划没什么意见。”

汤海涛又喝了一口莫搞后不再言语,等着黑袍人继续说。

“只是,问题出在那只预定作为先锋的队伍上,而且问题还不少。”

“说说看。”

黑袍人掏出一把玉米粒,慢慢喂了会鸽子,整理完思绪后再次开口:“首先,被咱们收押的那个人,仍然不愿意随队出发;其次千总在昨天晚上与我的饭局里再次提出,希望咱们能提取葛雷乔伊博士手中那只安立柯战兽的基因并交给她;最后,法鲨集团那边还是不太愿意提供那项希格斯场反映电容模块,船都已经做好出发准备了,我们却还在谈判……”

汤海涛把杯子略有些重地放回到桌面上,发出的声响让黑袍人立刻停止了汇报。汤海涛清了清嗓子道:“第一,领航员的问题不用你管了,我已经去安排了;第二,阿亚的军事力量已经够吓人了,她还想给自己的雇佣军换装生物武装是怎么着?给她不比让葛雷乔伊带回斯拉夫好多少;第三,不要再为细枝末节扯皮了,以我个人的名义联系黑泽尔,驿宁天军扩建计划已经启动,招标时有的是好处可以给他。”

“是”黑袍人站起身来道:“我都记下了,您先休息吧,我这就按您吩咐去安排。”

直到黑衣人离开房间,汤海涛始终没回过一次头,他一直眺望着晨光中还未全部消散的星空,他眯起眼睛眺望,似乎想要让目光穿越无数星系,直达安立柯,去亲眼看看那颗影响了整个人类文明的星球:

美仑奇斯星。

 

创作:Grayjo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微博评论箱

你可能也感兴趣...

Aurélien Fournier on ArtStation

这一局,它们胜了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