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取中...
你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  粉丝作品  >  当前文章

狮子山下

作者:   /  2017 年 8 月 30 日  /  还没有评论

by daveraven

华酉鬼回宿舍收拾东西,盯着他的警察就守在门外。

他看见床头摆着的几个相框,一张是在舰队时候和战友的合照,一张是和大刘、已经逝去的优子在海滨嘉年华的合照,看见他们两个的幸福笑容,华酉鬼有些唏嘘。他把相框拆开,准备只把照片收起来,却从舰队合影的照片后面掉出来另一张稍小的照片照。那是一个笑颜姑娘,双马尾诉说着青春和活力。照片的后面,写着一串字

2213-07-23,狮子山下,笑卿小哥哥惠存。

华酉鬼看着这行字,想起来几年以前,那个来驿宁追星的少年。

那是2213年,华酉鬼刚跳槽到祺孚的那一年,他跟着祺孚的作业团队,来到了还是殖民地的驿宁。那里,他认识了周笑卿。

“我是趁着假期来追星的。”那年,那时,这个身材偏瘦的少年如是说。

他从包里翻出来一张张音片,海报和华酉鬼如数家珍。

“这是整个小行星带华语圈最受欢迎的女团——兽耳俱乐部女团!”周笑卿兴奋的说,手舞足蹈。

“她们的每张专辑我都收集到了,这个长发飘飘的女团的大姐,名明月,这个气质高冷的莫如,其实是个爱偷吃甜豆沙的吃货,这个有虎牙的叫菲菲,唱歌音色很特别……,……还有这个,我的女神!”

华酉鬼凑过去,远远的太阳光,照射进祺孚工作船的舷窗,把两个人的影子拉的长长的,周笑卿的手指压着照片,手指的影子正好盖住那张脸,华酉鬼只看见一个女孩长长的双马尾。

“你知道么,我每个晚上都梦见她,她叫兰心。”周笑卿说道,他眯起眼睛,把照片用双手夹住陶醉的贴在左侧脸上。

“你说的,这么,这么…精彩,我都想陪你去看看了。”整个青春火热的年代都拘在胚胎移民少年院和舰队的华酉鬼已经奔三了,却从没有体验过地球青少年这种理所当然的疯狂岁月。

“那么就这样!这次驿宁追星之旅,华老大哥你就负责我的食宿,我则带你去传说中很难找到的圣地——狮子山兽耳俱乐部!”周笑卿脸上划过狡黠的一笑。

然后华酉鬼搬到驿宁的第一天起,就多了一个房客,还是不给钱的那种。

每天早晨,华酉鬼上工,少年房客在家中睡觉,晚上华酉鬼下班回家,周笑卿已经端坐正姿收看每天播放的《狮子山兽耳俱乐部直播》了。然后华酉鬼负责做饭,收拾屋子,再把冰箱填满。他有时候都想和这个不给钱的房客理论理论,不过想想暑假还有不到一个月就结束了,这小鬼头算算回程消耗的日子,还有一周左右就该滚蛋了,也就算了。

周笑卿带给华酉鬼的,除了一点点麻烦,还有数不尽的话题,有浸入式游戏,有世界各地的风景画,还有来自安立柯的神秘见闻。这让华酉鬼感觉自己一度二十几年清教徒般的日子算白活了。

然后有一天,华酉鬼起床的时候,看见周笑卿已经收拾停当。

“我去狮子山探路!”然后他就走了。

晚上,周笑卿回来的很晚,满脸都写着不高兴。

“找不到狮子山啊……”。落寞的少年只吐槽一句,就倒在地上。

华酉鬼的工作就是做测绘搞地图的,虽然刚到驿宁,还没有完全了解当地的地籍详情,但是他仍然宽慰少年大包大揽:“我明天去公司帮你问问,祺孚啊,驿宁大半个就是他们建的,找个狮子山还不容易。”

然而,华酉鬼第二天翻遍了公司的档案和数据库,就是找不到一座叫“狮子山”的山。他决定问问公司的老师傅们。然而老师傅们没人知道驿宁有一座狮子山,倒是有一个来自香港的诸葛老师傅说:“我老家,倒是有一座狮子山。”但是显然,不是地球香港那座狮子山。

晚上,华酉鬼遗憾的告诉又苦苦寻找狮子山一天的少年,驿宁并没有一座狮子山,可是少年却拿出一张见面会的卡券。

“我可是五十万粉丝中唯一抽中的幸运儿,才拿到这张见面会卡券,怎么会是假的?“少年疑惑不解。然后他打开电脑,找到兽耳俱乐部的主页《狮子山兽耳俱乐部直播》,那里面进行着24小时直播。

画面里是一个简单的木造咖啡馆,从画面里的窗外望去,能看到驿宁太空电梯基座的一角。咖啡馆里坐着三五个客人,女团成员也是咖啡馆的女仆,她们一边表演节目直播,一边给咖啡馆的客人端茶送水。

整个直播节目温馨而热闹,看着漂亮的兽耳少女在画面里蹦来蹦去,真是盯着一天也不会觉得累。

华酉鬼又拿出那张卡券,卡券的背后,写着“幸运的少年请到兽耳咖啡馆来哦,驿宁狮子山脚东十二径哦!”

东十二径,华酉鬼回想白天在数据库图层里看见的街道数据,好像十几年前,驿宁改造当初的规划里,倒是有按这么规则命名的道路。

天亮后,华酉鬼匆匆赶到公司,仔细调查有关“东十二径”的规划信息,最后却只找到一位公司前辈十几年前的道路规划草稿。草稿的作者署名“刘山”,这位刘山前辈是谁?

中午吃饭的时候,华酉鬼往老师傅的堆里凑了凑。

“刘山啊,五年前去世了,诶,诸葛,老刘和你一样是香港人哈”一个老师傅说。

“是啊”,那个前一天说香港有座狮子山的老师傅说。

“这样啊…”华酉鬼失落的说。

下午他留了个心眼,用前一晚兽耳俱乐部直播的截图,对照驿宁电梯底座那照进窗子里小小的一角,计算反推了一下,能看到这一角视野的的地点。他在小心的标注几个可能的地方。然后下班没有回家,而是乘坐太空电梯去了地面。他想亲自去找一找。

然而,却让他失望了,那是泪湾边上的一片CBD,钢筋丛林里怎么都不可能有一栋木造的咖啡馆。晚上回来面对一脸沮丧的周笑卿。华酉鬼也心里一顿挫败感。

白天,华酉鬼找到单位最精通测绘计算的师傅,正是那位来自香港的诸葛师傅。他把带着电梯的一角的截图,交给老师傅,用请教测绘函数计算的名义,请他帮帮解算解算。老师傅再次推算完,所得结果和华酉鬼前一天推算的结果完全一致。正当华酉鬼准备放弃的时候,诸葛老师傅问:“你从哪儿来的这张照片?”

“网上找的。”华酉鬼倒是没着急说出兽耳俱乐部的事儿,毕竟上班时间忙活其他的,被领导知道不太好。

“这是很久以前的照片吧,后面的远处的山,是赤丘山吧,嗯差不多,从这个角度望过去。这应该是驿宁电梯刚开始施工的时候,这个电梯底座配件,当时是暂时堆放在珊瑚岛北面的一片沙地的。……嗯……我再算算,如果是那时候的话,那应该是……这儿一带……诶?这是我们那时候祺孚的老宿舍吧。”

老师傅从眼镜上面看着华酉鬼:“这照片,不是网上找的,是咱们公司内部网站上生活区的老照片吧,最少十几年了。”

“是,您老太厉害了,一下就猜中。”华酉鬼将错就错,却在心里一阵惊喜。

“我可能找到狮子山了”他偷偷给周笑卿发了个信息。“下班后我陪你一起去找。”

下班后,驿宁地面下起了小雨,华酉鬼和周笑卿趁着夜色,来到了老师傅推测的地方。这里不仅没有山,更只是一小片几乎废弃的旧矿业工人居住区。

看着一片片的水泥房子和金属模块宿舍,周笑卿心里一阵阵嘀咕。

“华老大哥,你唬我呢吧。”少年满脸不满。

“我也不知道这里是不是啊”华酉鬼见着这一代的景色,心里也没底得很。

“不过,来都来了,试试运气吧。”华酉鬼说。

这一片宿舍区大多荒废了,工人们都住到更优质的居住区,或者常驻轨道宿舍。只有零星几户人家。两个人走到一家小小的卖店,打算来两杯莫搞解解渴。

卖店的老大娘一边给他们从冰柜里拿罐装莫搞,一边问:“少年郎,你们是谁家的娃娃?”

“啊,我是祺孚的,今天这一带有公干。才忙活完。准备回去前喝口水。”华酉鬼说。

“祺孚啊,以前你们好多人都住这儿呢。你们祺孚真是大公司。收入不少吧。”大娘说。

“我今年才跳槽来的,新人赚的不多。”华酉鬼说。

“干几年就好了,以前老在我这儿买东西有个你们祺孚的老刘头,一口气交了一百年水电费,结果交完钱就好像得病死了。你说你们祺孚有没有钱?”

“老刘头?”华酉鬼感觉发现了什么。

“老刘头,叫刘山刘海的,我想想,叫刘山。听说他还有个闺女,叫刘明月,可是从没见过。这年头的姑娘啊,老子死了都不知道回来看看。唉……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老太太唠唠叨叨着。

华酉鬼心里咯噔一下,他看看身边不远完全没在意这边的周笑卿。偷偷用个人终端调出来兽耳俱乐部直播的截图。

“大娘,你想想,你看没看见过刘师傅家人的照片,他闺女刘明月像不像这个女孩儿?”

老大娘看了好一会儿,才说,“有一次,老刘头买完东西,把随身小包落我这儿了,我也不知道是谁的,就打开翻来着,有一张照片,里面有好几个女孩子的照片,有一个和你这几张照片还真有点儿像,后来老刘头回来找,我才知道是他的包。”

看着一张一张兽耳俱乐部直播截图,老大娘突然指着里面一个人说,“诶?这不就是老刘头么?”

华酉鬼把PDA拿过来,看见角落里有一个安安静静喝咖啡的老头。笑盈盈的看着咖啡馆里发生的一切。

晚上华酉鬼和周笑卿一起看兽耳俱乐部直播,他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问这个角落里屡屡出现的满面笑容的老头是谁。

“这是山叔,咖啡馆的常客啊,唉,他怎么就找得到俱乐部在哪儿啊。真是命好的老头。”周笑卿寂寥的说,这是他在驿宁的最后一天了,明早再不回去,就赶不上学校开学了。

少年心情十分郁闷,这次寻找狮子山下兽耳俱乐部参加粉丝见面会是完全失败了。

转天一早,华酉鬼送走了满心落寞失望的周笑卿,少年把自己那张幸运抽中又自己在老家作坊3D打印的见面会卡券也扔给华酉鬼了。

“这个你留个纪念吧,要是有一天找到了,记得告诉我”少年说。

华酉鬼怀抱着一肚子的疑问来到公司,想找人问问这位刘山师傅的事情。他觉得,这个刘山师傅应该和狮子山脚下兽耳俱乐部有非常紧密的联系。所谓的兽耳俱乐部,应该就在驿宁珊瑚岛北面大建设时期的工人老宿舍区,那几个兽耳俱乐部女团的明月,分明就应该是已经死掉的刘山师傅的女儿。可是,这一切又怎么活蹦乱跳的出现在网络中呢?

他中午吃饭的时候又凑到来自香港的诸葛师傅身边,他先问了几个技术问题,然后请老师傅讲讲他们初来驿宁的故事。果不其然,诸葛师傅终于讲到刘山师傅的往事。

“老刘命不好啊,他女儿年轻轻就出意外死了,他和老伴就收养了好几个小女孩儿,以缓解丧女之痛,可是他们全家来驿宁那年,飞船好巧不巧遇上海盗打劫,全家人就剩下老刘自己。他也是在我们老宿舍一住到死,可怜啊,可怜。听说他老伴在我们老家狮子山脚经营一家咖啡馆,日子本来挺和睦的。这个星际啊,多少人死了连尸首都找不到。……”

华酉鬼听了这些,心里更诧异了。这么说,兽耳俱乐部女团的这些女孩子,实际上,都已经死了?她们还有刘山师傅的灵魂,却好端端的活在网络里。他需要再去那片老宿舍区证实一下。

晚上,华酉鬼一个人回到了前一天的老工人宿舍区。

还是那家小店,今天坐堂的却不是前一天的大娘,而是位小伙子。

他要了一杯莫搞,正在寻思怎么和这个小伙子问问刘山师傅一家的事情。小伙子却和他先开了口。

“哥们儿,你说现在的电影多假”小伙子啃着西瓜,在看店里的视频墙,视频墙正在播放一部最近挺火爆的侦探电影。

“特效咱就不说了,连人的动作都是直接模拟生成的,”小伙子一遍啃西瓜一边抱怨,“就这样,还要演员干屁啊,明星都不需要,所有角色全可以虚拟嘛”。

他吐了一口西瓜子,“呸!一个个抠脸的明星,偏偏还身价那么高,真他妈操蛋!”

华酉鬼看着那里面的电影,完全看不出来这画面从人到背景完全是用虚拟特效生成的,只是那几个角色,借用了大明星的脸。

华酉鬼心里想明白了什么,他什么都没说,把莫搞的空杯搁在柜台上,转身向之前从公司查到的刘山师傅的宿舍地址走去。

那是一个三层水泥小楼,整栋楼几乎都空了,只有一两户人家还没有搬迁。他走上楼去,用自己在火星学会的小技能,悄悄打开了锁着的门。

整个屋子却不是空的,家具都收拾的干干净净,仿佛主人随时都能回来。

他轻轻带上门,从窗户里望去,正是驿宁的赤丘山,山前一片空地,正式曾经堆放太空电梯构件的堆栈场,现在都种上了树,也许不久会成为一片美丽的树林。轨道巨型天体的幽幽光芒从窗户招进来,给驿宁蒙上了月色的感觉。他走到窗前的五斗橱,那上面摆着好几个相框,有刘山师傅一家三口,中间一个小女孩儿甜甜的笑着,和周笑卿口中的人气天团大姐大明月十足相似。另一张照片,是刘明月逝世后刘山夫妇收养的几个小女孩,没猜错的话,就是兽耳俱乐部其他几位姑娘了。

正当他仔细看照片的时候,却从照片玻璃框反光中看见自己身后一个长发的身影,一股凉气从华酉鬼的尾巴根直冲头顶。他全身都僵硬住了,慢慢的回过头来。

那是一个已经看得出老旧残破的机器人。微微的对他笑着。

“欢迎来到兽耳俱乐部。”那机器人用甜甜的女声说着。

“你……你是……”华酉鬼感觉自己费了老大的劲儿才说出这半句话。

对方却甜甜一笑,“我是明月啊。”

然后它拍拍手,“姐妹们,招呼客人了!”

然后如同鬼魅一般,几个机器人纷纷从柜子里,床底下,钻出来,挂着锈迹斑斑渗人的微笑把华酉鬼包围起来。一个橱柜打开,好像叫“莫如”的机器人爬出来,身后是还在闪着灯光的大型主机矩阵。

华酉鬼本能的想从怀里掏枪,却摸了一空,他已经从舰队退役好几年了,哪里还有枪?不过他却发现衣兜里,放着那张周笑卿留给他的那张兽耳俱乐部粉丝见面会的卡券。他把那张卡券高高的举起来,希望在这间黑暗的屋子里,微弱的轨道人造天体的灯光照进窗户,能让这些鬼魅般的机器人看的清楚。

“我,我,我是抽中了粉丝见面会的周……周笑卿”华酉鬼把那张卡券递给了老旧残破,跟骷髅架子一般的“明月”,然后他看见了那个双马尾姑娘心兰。

“我,我想要她的签名,拿签了名我就走。”

“心兰”的脸已经满是锈渍,整块下颚掉了一半,说不出来话,关节动起来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小姑娘俏皮却渗人的一笑,从另一个白布蒙着的桌子抽屉里找出一张照片。那里面,一个双马尾女孩笑着,阳光可爱。双马尾姑娘在照片后面写下一行字。咯吱咯吱的伸直胳膊,把它递给华酉鬼,华酉鬼接过这张照片,逃也似的,穿过几个幽灵般的身影,夺门而逃。

华酉鬼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的宿舍。然后他早上起来,发现自己出现在兽耳俱乐部的直播中,几个女孩子围着华酉鬼又唱又跳,然后还给华酉鬼一张签名照片,用给周笑卿的名字。那里面华酉鬼一脸惊呆的面孔,看不出来是吓的,还是激动的。这大概,也是昨晚他的面容抠图下来,合成的视频吧。

而周笑卿发来大堆的信息焦急的询问华酉鬼是怎么找得到兽耳俱乐部的。

华酉鬼从衣服兜里找出那张照片,那后面用娟秀的字写着:2213-07-23,狮子山下,笑卿小哥哥惠存。

他用凉水洗了把脸,想和周笑卿这个追星少年说点儿什么。最终,他什么都没说,删除了所有的聊天记录,也删除了周笑卿这个人。

所谓驿宁狮子山兽耳俱乐部女团,可能从来都没存在过,那些女团姑娘们都早早的死于非命了,所有的直播,都是虚拟的偶像节目,只不过用了她们那几张脸。是谁做的这一切呢,华酉鬼想起来直播里面常常坐在角落里看着姑娘们唱唱跳跳一脸笑容的山叔,大概就是他制作了一个所有女儿们还继续活着的美梦吧。

这一切,无谓让周笑卿知道,也无须让狮子山兽耳俱乐部女团的粉丝们知道。这一切就这么埋藏下去吧。

这一周周末加班,班午饭的时候,诸葛师傅主动和华酉鬼说了好多事,也谈到了刘山老师傅。

“老刘啊,什么都没留下,他用所有的积蓄,向AI定制公司订做了几个过世亲人机器人AI,在人生的最后几年自欺欺人的怀念了一下家庭和睦圆满的感觉,然后他就死了,听说政府要销毁那几个机器人,也不知道销毁了没有。”诸葛师傅扒拉着米饭,好像,所有往事和人,都可以变成佐菜,给活着的人的生活,带来一点甜味、咸味或者苦味。

华酉鬼没有再去过那个地方,没有再试图接触任何兽耳俱乐部的粉丝,周笑卿后来试图联络过他好几次,他都以出差的名义推掉了。后来驿宁动乱,周笑卿也再也没联系过他。他决定把这个表面风光无限,实际一片悲凉的故事埋在心底。他把刘山老师傅所有工作文档打上秘密的编号,上交保密部门彻底存档在祺孚档案室。也许再没有人能找到他,去揭破他的故事吧。狮子山下,兽耳俱乐部,就让世人认为他们认为的那样,存在于粉丝的脑海里吧。

回想起往事,华酉鬼看着这张本来早都忘记的从别的照片后面掉出来的兰心的照片,心想,可能刘山一家人还活在那台交了100年电费不断电的主机里面吧,毕竟兽耳俱乐部的直播还在继续,去年还推出了新的专辑,登上了小行星带新歌榜。他回想着,那年,好像没在刘山师傅的老宿舍里看见刘师傅的老伴,会不会在香港的狮子山下,刘婶子的那家老咖啡馆,刘婶的机器人AI还在那里迎客呢?又或许,刘山师傅自己,也化身一个机器人,在狮子山下的咖啡馆里,每天笑盈盈的看着兽耳俱乐部姑娘们的直播呢,也许有一天,华酉鬼一定要去地球看看。

他抱着装着自己不多私物的纸盒子,走出门外,门口监视他的警察正在抽烟。自从撞击仲间大楼以后,这个警察跟着他也很久了,熟络了,话自然多。

“知道驿宁狮子山兽耳俱乐部么?”华酉鬼问。

“知道啊,很有名啊,可惜谁也找不到。”警察吐了一口烟。“怎么?你知道?”

“嘿嘿……我可不知道。不过我知道,香港有座狮子山。”华酉鬼咧嘴一笑,讪讪的说。

 

本文作者:驿宁公民-酉鬼

题图来源: by daverave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微博评论箱

你可能也感兴趣...

de3269ca63f3d09b8e155c46da598cae

Within Prejudice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