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取中...
你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  生活  >  当前文章

小芬

作者:   /  2016 年 9 月 29 日  /  还没有评论

9月末,地月轨道太空城天宫的自动天气调整系统为几百万市民送来了秋雨。这晚,九岁的琉球女生小芬拿着一袋新旧混杂的MB21型电池来到家附近的一条后巷,她小心翼翼地掏出枚电池递给蜷缩在垃圾桶旁边奄奄一息的小机器人,小芬很体贴地帮小机器人拆开了正负极保护罩,然后将电池放在手心,小机器人伸出已经掉漆的右臂颤颤地接过电池,它的小脑袋中透出了代表喜悦和感激的淡蓝色微笑emoji,还兴奋地发出只有单音道的“哔哔哔—哔—哔哔”声音。

小芬很想就这样整晚的与这些被人类遗弃的流浪小机器人一起,她喜欢自己给它们带来了生存机会的感觉,也很喜欢看它们用小脑袋上的显示屏播出各种与前主人一起经历的生活场景,更喜欢欣赏它们用有时残缺不全的肢体表演着存储在内存中的上千套小舞蹈。她最大的心愿是给这些小精灵们在后巷修建一个收容所——或者说“舞台”。

她唯独不想回家。

小芬的爸爸妈妈在她两岁的时候就带着她和哥哥从琉球共和国移民到天宫,小芬爸爸在天宫日裔区租住的公寓旁边开了个只有几平米大的夫妻档居酒屋,日夜操劳。但是,小芬妈妈适应不了这种辛苦生活在她六岁时改嫁了,小芬的哥哥在十八岁生日那天偷偷溜上一艘矿船去了外太阳系,他只留下一段信息给父亲和妹妹,说自己要做一名太空海盗,将来要让家人过上好日子,就此音讯全无。小芬爸爸面对这些接踵而至的变故,越来越颓废也越来越愤世嫉俗,他每天只开店不到八个小时,其余时间都是躲在公寓里喝酒,酒醒了就骂小芬和邻居硕浩的爸爸。

与小芬同龄的硕浩是朝鲜移民的儿子,他其实是被天宫社会孕育机构从胎儿期开始养育的弃儿,一对开室内设计作坊的朝鲜移民同性恋夫妻后来收养了他,并搬到了小芬家的隔壁。小芬很快就同硕浩这个小伙伴熟悉起来,她说服了他一起为为共和国援助基金救助流浪机器人。

所以,小芬每天放学后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和硕浩一起出动,他们先到共援金的社区中心领电池、喷漆和翻译机,然后就上街上去搜寻流浪的小机器人,偶尔也会顺带找找失踪的猫猫狗狗。街坊们常常见到这两个小学生在大街上与一群小机器人和小猫小狗们追逐嬉闹,他俩稚嫩的笑声和奔跑踩过雨后水潭溅起的水滴被刻画在小日本的各条街巷。硕浩的爸爸很欣赏儿子和小芬的课余社工行为,他决定帮小芬设计小机器人收容所和搜集建筑材料。

小芬觉得这是她最快乐的时光。

但是,小芬爸爸不是这样想。他开始禁止小芬继续与硕浩来往,更令小芬不解的是,为什么爸爸每次见到硕浩爸爸都有一肚子怒气?为什么他要那么粗野地咒骂硕浩爸爸?直至有晚她从喝醉的爸爸嘴里听到了原因:他一直都认为儿子离家出走是受到硕浩爸爸的挑唆,这个朝鲜男人一直向往太空冒险和殖民生活,所以自己的儿子是被这个邻居潜移默化地影响了,否则他怎么会抛下家人就这样走了呢?

小芬被爸爸留在学校住了两周,她决定逃出学校回到日裔区偷偷延续自己的快乐时光。

她是偷跑后回到爸爸的居酒屋时听邻居说起才知道硕浩一家已经出发去太空港了,硕浩的爸爸申请了好几年的火星殖民资格获得政府批准了,这意味着他们一家有资格在中国政府指定的几个火星殖民城镇中购买土地和开始新生活。对于一直梦想着去新世界开拓事业的硕浩爸爸“妈妈”来说,这是人生的转折。但是,这对小芬而言又何尝不是?她立即骑上爸爸的小摩托直奔空港,在中途被警察拦下来后,她闪进了直通空港的城市轻轨,一番波折后终于到达了出发大厅。

小芬远远就看到了穿着红白色共援金连帽卫衣的硕浩和他爸爸,他们正站在长长的正缓缓攀上登船月台的电梯上,她隔着玻璃大声和他们道别,可惜他们没看到她。

小芬离开了太空港,回到日裔区的共援金社区中心,中心里熟悉的姐姐见到她后递给她一袋MB21电池还有一个小纸箱,她告诉小芬这是硕浩临走前留给她的。小芬打开纸箱,看到了一个硕浩爸爸做好的收容所模型和设计草图,还有一枚钥匙和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临时仓库的地址,在那个仓库存放着他为小芬搜集的所有建筑材料。

小芬拿着手里的物品站在秋雨中的霓虹灯下,她看着车来车往的街巷,仿佛在寻找自己最快乐的时光。

plus.google.com

图片来源/著作权:plus.google.com

点击这里了解23世纪的背景知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微博评论箱

你可能也感兴趣...

esa-venus

投奔自由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