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取中...
你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  记录  >  当前文章

蔡夫人与穆斯林难民

作者:   /  2016 年 9 月 27 日  /  还没有评论

图片中展示的是2040年代,一列火车刚刚驶进巴黎北站,那年教皇利奥十四世在萨尔茨堡被穆斯林极端分子刺杀身亡,欧洲大陆的政治气氛已经高度紧张。在过去二十年中逐渐获得权力的右翼政党将新教徒和天主教徒民众联合起来,对伊斯兰教的清洗运动开始浮出水面。五十多岁的蔡夫人(Madame Cai)——一名来自浙江乐清的饭店老板参加完一场中法商会的聚会后乘火车回到巴黎北站,她的饭店司机,四十多岁的巴基斯坦移民后裔阿卜杜拉赫赶紧把她接上一辆奔驰S级轿车。

“老阿,我们直接回唐侨阁,今晚我不回布洛涅了,注意避开游行队伍,把所有车窗调黑,关掉自动驾驶,千万别让外面的人看见你。”蔡夫人上车后吩咐她的司机做好安全措施,现在的巴黎基督徒正彻夜游行示威和追逐殴打视野中的穆斯林。

“是的,夫人。……夫人,今晚商会……有什么消息吗?”阿卜杜双眼谨慎地盯着前路,用余光瞥了一下后视镜里的蔡夫人。他从20岁起就为唐侨阁打杂,这么多年下来他一家人和蔡夫人一家关系很好。

“中国政府48小时内就会撤侨了,老阿,我也不知道怎么办。”蔡夫人看着车窗外焚烧的油桶和被游行者破坏的街区,骑着摩托的警察和几台警用自动机甲却站在路边任由白人民众发泄着对异教徒的不满,她甚至看到远处一个小商店的铁闸内挂着两具被烧焦的尸体。

奔驰S级轿车穿过深夜的迷雾回到了唐侨阁,这是蔡夫人与去世的丈夫在三十年前开在巴黎十六区的一间高档中国饭店,依靠附近众多的大使馆和外交机构客人,唐侨阁这几十年间不仅为蔡夫人带来了大量财富,也成了巴黎外交官们的一个主要社交场所。蔡夫人还没下车就见到了一名穿着黑色呢大衣的绅士走出唐侨阁,估计他是当晚最后一名客人了。她认出了这名客人是巴黎公共检察官,她的老朋友让.皮埃尔.高迪哀(Jean Pierre Gaudier)。二人寒暄了一阵子后,匆匆道别,高迪哀是来跟蔡夫人道别的,他要到斯特拉斯堡的欧罗巴议会去参加修改一项法律,离别时双方都感觉到了对方满怀心事和不安。

蔡夫人决定唐侨阁在中国撤侨前会继续营业,她本人也计划撤侨开始后去勒阿弗尔,跟随中国军舰先回吉布提看看局势,再做后续打算。不过这几天餐馆的生意并不好,大量外国使馆职员和家属都陆续准备离开,巴黎的中产阶级和上层更是提前半个月就离开了,但蔡夫人并没有闲下来,她正领着十来个员工,有白人基督徒也有穆斯林,在加固饭店一楼到三楼的玻璃外墙以及储藏物资,她不知道自己离开后会过多久才回来,如今的巴黎已经不是她熟悉的浪漫之都了。

就在中国大使馆给蔡夫人发来撤侨指示的那个早上,她的大饭店变成了难民营。原来在前一天晚上,巴黎的白人基督徒已经包围巴黎东部和北部的区域展开大规模清洗,他们将零散落单的穆斯林从公寓、地下室、地铁站、超市和仓库中抓出来一个个杀死,手段可以是火烧、刀砍、枪击、棍敲、殴打,而组织起来的穆斯林则被巴黎警察全部关闭在清真寺和封锁在球场中,不知道谁纵了火,几座清真寺烧了起来,滚滚浓烟中混杂着惨叫。

巴黎十六区成了众多穆斯林逃难的目标区域之一,这里暂时还有不少外国机构和留守的巴黎中上层民众,他们对待穆斯林没有底层的白人基督徒那么极端残忍,这些人纷纷打开家门收留穆斯林妇女和儿童。唐侨阁这天足足涌进了一百多名穆斯林市民,店里的白人早就跑光了,现在这里只剩下穆斯林和蔡夫人这名华侨。她赶紧吩咐阿卜杜带人把准备好的几面中国国旗拿出来悬挂在饭店外墙,她安排这一百多名穆斯林分别躲到地下室、二楼和三楼。

就这样度过了一周,为了安置难民和守住饭店,蔡夫人错过了中国的撤侨军舰,她看着城市慢慢恢复了秩序,欧罗巴军队已经进入巴黎并制止了巴黎白人基督徒针对穆斯林的暴行,宵禁中的城市虽然令人紧张,但恐怖的暴力暂时见不到了,除了街头商铺铁闸中挂着的尸体仍未有人收拾。这天,蔡夫人接待了欧罗巴军队的一名上尉,他承诺欧罗巴政府会保证穆斯林市民的安全,他告诉蔡夫人欧军在巴黎南部设立了安置穆斯林市民的临时难民营,他感谢蔡夫人在过去一周接纳难民的人道主义行动,并建议蔡夫人协助难民们前往这个难民营。

如果不是接到高迪哀的电话,蔡夫人会很满足事情得到完满解决,在电话中,她听到高迪哀告诉她那个欧军上尉所说的一切全部是谎言,那个难民营实际上是一个集中营,里面有着完整的屠杀流水线,欧军会在那里将穆斯林成年男子送进毒气室,为穆斯林妇女和儿童进行绝育手术。高迪哀还告诉蔡夫人欧罗巴政府即将改组成军政府,叮嘱她尽快离开欧洲,这些难民她是无法拯救的。

但是,蔡夫人并没有听从好友的吩咐,她决定用一两辆平日为她供货的货车,偷偷将所有穆斯林难民运到勒阿弗尔港,希望能在那里登上离开欧洲的货船。她联系了早就打好招呼的中国大使馆的熟人,为自己的货车拿到了临时外交车牌,沿途的欧军无权检查这两辆货车,就这样他们抵达了勒阿弗尔,最终登上了一艘前往吉布提的中远集装箱船。

阿卜杜拉赫一家到了吉布提后就没有了音讯,高迪哀最后成了欧罗巴军政府的一名集中营事务管理者,官至上校。这批获救者中有一名年轻的巴黎律师阿齐兹.易卜拉欣姆,十几年后成为伊盟(RIWU)的开国领导人之一。蔡夫人没有上船,她回到了唐侨阁,在这里度过了后来席卷全欧洲的七年混乱直至21世纪80年代才回到家乡乐清,除了收获内心的宁静,她没有获得任何嘉奖和认可。

Bloglovin'

图片来源/著作权:Bloglovin

点击这里查看21世纪世界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微博评论箱

你可能也感兴趣...

图片来源:Bots in action, GINO STRATOLAT

我一生的故事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