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取中...
你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  记录  >  当前文章

面对蜂拥而至的难民,你会抬高枪口吗?

作者:   /  2016 年 9 月 7 日  /  还没有评论

在21世纪40年代的马六甲战争时期留下了大量珍贵的记录,其中就包括这张照片,里面的中国士兵叫唐斌,他正在新加坡西北部与马来西亚边境的莎琳汶水库(Sarimbun Reservoir)旁的叻马荼桥上谨慎的观察着对岸的马来西亚难民。由于马六甲战争结束后马国宗教清洗迅速爆发,大量沙斐仪派穆斯林和异教徒被逊尼派马来人排挤和屠杀,他们都希望涌进南邻的新加坡避难。

马六甲战争起因是印尼趁着美国力量撤出亚太试图入侵富裕的新加坡以占领马六甲海峡,但马来西亚也不想放弃这个机会,因此马国以“保护狮城”为由突然越境入侵腹背受敌的新加坡,印马消灭新加坡军队后在新加坡和附近海面发生爆发激战。最终,中国介入并结束战争,新加坡成为国际托管地,中国派出一个陆军师和一个航母编队维护新加坡的地缘安全。由于战争失利,马国政府垮台,逊尼派马来人极端势力趁机夺权,他们响应欧洲穆斯林发出的号召发动了教派和种族清洗,大量异端和少数民族被屠,马来西亚一夜之间多出了几百万难民。

唐斌和他的战友马科成就是隶属于陆军机械化步兵第124师375团2营的士兵,他们参加了马六甲战争在新加坡的几场市区扫荡战役,其部队在战后奉命留守狮城,而他俩则被派到莎琳汶水库区域负责控制四台全自动防卫单元——部队俗称的“盲蛇打靶机”,这里有一座战前不久新建的四车道公路桥叻马荼桥,直通对岸的马来西亚。

就在记者拍下这张照片后不久,叻马荼桥的边境形势越趋复杂,入夜后马国难民突然激增至超过两千人,他们在尝试跨过桥面路障涌入新加坡。布置在桥面和岸边的四台打靶机对着人群的上空自动开火了,唐斌此前已将四台机器设置成“威吓警告”模式。但面对一群求生的难民,威吓无效。

这给唐斌、马科成造成了巨大压力,由于当值的上级当夜都已前往海湾金沙酒店参加元旦晚会,一时之间这两名中士陷入了两难:面对越来越多的难民,他们只有朝人群开枪才能阻止人潮,但这些是平民,他们手无寸铁!

马科成征求了上级的指令,得到的答复是:无论如何,不能让难民入境,此刻的新加坡尚处于战后重建阶段,无力承受更多外界负担。

“必须动手了,这是上级的命令!”马科成对唐斌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同时也将打靶机的运作模式设定为“歼灭敌人”。

“但他们都是平民,我们如果盲目制造屠杀跟野兽有什么区别?!”唐斌很明显对这个命令十分抵触,此时布置在桥面、最前的两台打靶机已经开始自动执行命令,数十名难民被7.62mm子弹扫到。

“你别磨磨唧唧了!士兵的职责就是执行命令,管他什么野兽不野兽的!躲开!”马科成打开夜视头盔的校准辅助开关,随即用手中的自动步枪向试图游过河的难民点射,河面顿时泛起一片血水。

“你忘记了我们入伍时的宣誓吗?!我们是保护人民的而不是屠夫!枪口面对的只能是敌人……”唐斌也怒了,他话都没说完便一下子将马科成手中的枪推掉。面对战友这一击马科成猝不及防,他后退了几步怔怔的盯着唐斌,他看起来仿佛变了个人。

唐斌熟练地重新将打靶机设置回威吓警告模式,此时回过神来的马科成冲上前一把将唐斌击倒在地,两名中国士兵在岗位上扭打起来,与此同时大量难民趁机踏着上百具尸体跨过叻马荼桥涌进新加坡,场面一片混乱。

“嘭嘭嘭”,随着三声干脆的枪响结束了唐斌和马科成的扭打,马的手臂和大腿被唐斌用手枪打中,他昏死在血泊中。唐斌则呆坐在地面看着无数三五成群或开着摩托车或拖着行李箱的难民鱼贯涌进他身后的新加坡,接着消失在夜雾之中。

后来,唐斌被军事法庭判处二十五年监禁,他在出狱后便销声匿迹,据称21世纪80年代时有人在太空半岛的太空港见过他在做保安。马科成没死,但成了残疾人,他退伍后继续留在新加坡,开了一间防务承包公司,专门为马六甲海峡的商船提供安保服务,在21世纪70年代他当选已经成为中国首个海外自治区的新加坡市市长,他的后人之一就包括2215年竞选国席失败的共产党候选人马卓祎。

SimonLee0528

图片来源/著作权:@simon_lee

点击这里查看完整的21世纪历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微博评论箱

你可能也感兴趣...

图片来源:Bots in action, GINO STRATOLAT

我一生的故事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