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取中...
你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  记录  >  当前文章

这个墨西哥人用屠杀完成了从大巴司机到天主教执法者的蜕变

作者:   /  2016 年 8 月 2 日  /  还没有评论

这是一张在21世纪很出名的照片,里面的主角是罗哈斯.莫拉雷斯(Rojas Morales),他在来到欧洲之前只是墨西哥坎昆的一名再普通不过的度假村司机,但是当他在21世纪40年代作为“圣徒志愿军”(Santos de Voluntarios)的一员抵达比利时和法国后,他成了一名能掌握别人生死的“天主教执法者”。照片中的莫拉雷斯正作为一名“三级守护者”在管理着巴黎圣但尼的一个由家乐福仓库改造而成的集中营,彼时是他抵达欧洲后的第三年,他的任务就是负责监督为异教徒注射绝育针的过程。

那正是七年混乱时期的第四年,欧罗巴军政府已经上台五年,欧洲对异教徒的血腥屠杀已经逐渐平息,数千万剩余的异教徒都被拘捕和监禁在遍布在西欧各地的集中营,他们正等候轮流接受注射绝育针,之后被分批送到贫瘠的西撒哈拉共和国自生自灭。“圣徒志愿军”是欧洲大陆混乱刚起时由欧罗巴军政府、罗马教廷连同南美几个主要国家政府组织的民间志愿组织,墨西哥、巴西、美国、哥伦比亚和智利等拉美地区的很多虔诚天主教徒和贫民都加入了这个组织前往欧洲以对抗异教徒,这些三教九流之众非常重视自己的“圣徒”身份,在德国、法国、低地国家、北欧和南欧比欧洲人更卖力地屠杀他们能眼前的一切异教徒,当屠杀渐止之时他们中最卖力的佼佼者便转变角色为集中营的管理者或检查站的军官。

莫拉雷斯就是这样扭转了自己的人生轨迹,三年间他从一名只能盼着中国游客和美国商人给小费的大巴司机摇身一变而成为六千五百多名异教徒的管理者,在这批手无寸铁静候命运审判的异教徒身上,莫拉雷斯可以予取予求,他可以恣意使用这批异教徒的身体,夺取他们的首饰和存款,当然——随时用他手上那把德制HKG36自动rifle在异教徒嘴上扣动扳机这种“快乐”甚至能给他带来精神上的满足,一种作为天主教徒的优越感。

七年混乱时期的欧洲普遍弥漫着这样一种反人类式的癫狂,正如一名当时身在布鲁塞尔中国大使馆的武官在观察日记所写:所有人都能在这场宗教战争中各取所需,欧洲白人民众夺回了自己的土地和生活;欧洲右翼和罗马教廷联手锁定了自己的统治地位;美洲贫民获得了金钱、工作和荷尔蒙发泄的快感;中国人和美国人则分享着欧洲的避险资本和科技人才。

那么,谁来为这一切付出代价?

Black Templar, Viktor Bright on ArtStation

 

图片来源/著作权:Black Templar, Viktor Bright on ArtStatio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微博评论箱

你可能也感兴趣...

图片来源:Bots in action, GINO STRATOLAT

我一生的故事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