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取中...
你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  记录  >  当前文章

一群被欧洲人驱逐的穆斯林转身便建立了一个野心勃勃的国家

作者:   /  2016 年 7 月 2 日  /  还没有评论

这是一张摄于21世纪70年代的老照片,一名“真主光辉照耀阿尔及利亚”(Alllah Rueat Aljazayir,简称ARA)烈士团的士兵瓦立德坐在一台通用动力K9全地形步兵移动载具上休息,ARA在当时刚刚取得了提米蒙战役的胜利,他们投入了九千人的兵力在突击机甲和轻坦克的支援下夺去了提米蒙市的控制权,事实上ARA是伊斯兰世界联盟(RIWU,简称伊盟)在阿尔及利亚内战中的傀儡部队,在21世纪60年代末开始的这场北非最大规模内战中,刚立国不久的伊盟扶持阿国内的世俗穆斯林建立ARA,并迫使阿总统辞职,但有着瓦哈比背景的阿军方拒绝承认政变结果,内战遂起。

伊盟的成立带有传奇色彩,在21世纪40年代的欧洲七年混乱末期,欧罗巴政府与联合国、西撒哈拉共和国一同执行“奥古斯都计划”,欧罗巴强行将欧陆的上亿穆斯林迁移至西撒哈拉,随后欧洲人只提供了三年补贴就撒手不管,原本应允给予西撒哈拉共和国的各种优惠待遇和扶持大多变成空头支票,很快这个挤满了穆斯林的非洲西北角边陲国家便爆发饥荒和瘟疫,人道主义危机肆虐了将近十年,于是隔壁的摩洛哥试图趁机收复这个失去的争议领土,挑起了撒哈拉战争。不过入侵的摩洛哥军队却遇到了意想不到的反击:一批在欧洲长大和受教育的穆斯林世俗精英推翻了无能的西撒政府,团结了民心,建立了自己的军队并最终击退了摩洛哥的入侵。取胜后的西撒世俗穆斯林精英抓住机会宣布废除本已名存实亡的西撒政府,改国号为伊斯兰世界联盟。

伊斯兰世界联盟被中国、美联、英国和斯拉夫视作一枚能在北非牵制欧罗巴的棋子,于是几个主要国家很快便承认伊盟的成立。而一手建立伊盟的世俗穆斯林精英从小到大经历了无数残酷的屠杀和战乱后,认清了伊斯兰世界的落后源于宗教传统对伊斯兰文明发展的束缚和利益集团对伊斯兰世界改革所制造的阻力,找到原因后,伊斯兰宗教领袖和中东几个阿拉伯王国中的王亲国戚便成了伊盟精英的敌人,而全世界贫穷和受到凌辱的穆斯林民众便成了伊盟团结的对象。终于,伊盟决定采取在21世纪中期普遍兴起的泛民族主义作为旗号,吸引全世界的穆斯林和有志于改革伊斯兰的人士投身到伊盟所引领的这场针对守旧势力的伊斯兰建国复兴运动中。到了21世纪70年代,伊盟已经事实上成为了北非地区最强大的国家,这个新兴国家由一批在欧美受过良好教育的世俗穆斯林精英带领,依靠一支身经百战的强悍军队,在一群贫穷但充满希望的民众的支持下,迅速发起了一场自西向东的攻势。

在提米蒙盐沼做了十几年晒盐工的瓦立德抬头看了下天空中如同珍珠串般的白光,那是正在拉格朗日点建立各种太空城的中国和美欧工程队,而地平线上的一轮阿拉伯弯月上已经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殖民地。瓦立德也憧憬着自己有朝一日能到天上去看看,只是他可能意识不到在自己投身的这场伊斯兰复兴运动中,穆斯林的文明水平与地球上最强大的民族间的差距比他从地球到月球要走的路还长。

Old wanderer, Sergey Vasnev on ArtStation

 

图片来源/著作权:Old wanderer, Sergey Vasnev on ArtStatio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微博评论箱

你可能也感兴趣...

图片来源:Bots in action, GINO STRATOLAT

我一生的故事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