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取中...
你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  当前文章

驿宁惨案

作者:   /  2015 年 6 月 25 日  /  5条评论

当地时间6月25日凌晨,一艘伪装成补给船的祺孚军舰在距离驿宁轨道3900千米的近距离处用电磁轨道炮对驿宁表面进行攻击,驿宁威斯丁度假村及其周边五千米的区域遭到炮击,事件造成严重伤亡,数十栋房屋被焚毁,目前驿宁义勇军和消防队正在抢险之中。

根据驿宁太空港的塔台管理员透露,6月24日晚他们收到一艘自称是来自土卫六的祺孚补给船“泰补017”号要求进近驿宁空域,但由于此前一天祺孚刚刚宣布对驿宁进行制裁并终止所有补给输送,因此该船宣称其出发前仍未收到制裁通知,因此这批补给仍然有效。但空港调度员发现该船在距离港口约4000千米处开始反推抛锚,船方称是引擎故障导致停车。

然而,从驿宁空港的空间望远镜及观察系统(SOS)记录可以看出,这艘自称补给船的船只实质上是祺孚殖民武装的近战支援舰,这种军舰装载有两门CDP-12M低速大弹头电磁轨道炮,一般用于在行星轨道或太空要塞轨道为登陆部队提供炮击火力支援和摧毁固定的行星表面目标。记录显示这艘炮舰在抛锚后四小时即25日凌晨三点十五分对驿宁连续进行了六次开火,之后便向土卫六方向撤离。

威斯丁度假村及附近的区域几乎被夷为平地,在附近居住的目击者称当时在短短几分钟内接连有六枚类似于流星的火球从天而降,其中三枚火球直接命中度假村内的瀑布俱乐部、俱乐部东面的威斯丁广场以及俱乐部西南面的一片小森林,而另外三枚则分别击中了度假村南面、北面和东面的田地和村庄。

从现场上空观察,在炮击地点中出现六个大坑,其中度假村内的瀑布俱乐部整片建筑群被彻底夷为平地,房屋的碎片混合着泥土和家具杂物被炸至遍地皆是。而另一个受损极度严重的区域是度假村南面的一个村庄,这个有295人的小村现在已经没有一栋完整的房屋,村民当时基本上都在睡眠之中,驿宁消防大队估计该村的伤亡十分惨重。

而在瀑布俱乐部西南面的小森林中,据报当时有一所中学的102名高中毕业生在此进行夏令营宿营活动,现在整片森林正燃起大火,持续燃烧的树木和土地中散出滚滚浓烟,救援难度相当大,驿宁消防大队仅有的两台森林灭火机甲正在前往扑火中,而直至发稿前驿宁义勇军的一架运输机正在尝试顶着浓烟用探测仪低空扫描森林里的生还者。

这次袭击同时导致驿宁行星的陆地板块发生里氏4.1级地震,大陆以西接近受袭击区域的海洋出现0级轻微海啸,海啸波高0.8米。目前地震与海啸没有导致伤亡产生。

目前仍未知道祺孚炮舰攻击威斯丁度假村及其周边地区的动机,但当地人普遍认为这可能与祺孚试图杀害领导驿宁进行独立运动的领袖们有关。威斯丁度假村内的瀑布俱乐部是陈闵夫妇及其卫队的驻扎地,后来演变成独立运动的指挥部。目前尚未证实攻击发生时是否有独立运动领袖在度假村和瀑布俱乐部内,但事发后至发稿前一直未见陈闵和高博等独立领袖露面。

不过,祺孚自认是无辜的。公司在事件发生后第一时间召开媒体会议,宣称整件事未得到CEO戴韧的授权,属于殖民武装擅自发动的武力行为,公司将对此展开调查并严厉惩处相关人员。祺孚CEO戴韧对事件表示遗憾和难过,并会派出人手协助驿宁当地人民处理善后工作。

大都会新闻会为你带来后续报道。

(S03EP10.2)

 

5条评论

  1. [...] 无论对祺孚CEO戴韧还是对国民民主党国席候选人陶思佳而言,7月都是其命运的转折点。随着祺孚在6月25日试图用定点清除驿宁独立领导人行动的失败,戴韧发现他手上的好牌已经全部打光,祺孚已陷入被动。而随着许丽政府被诟病处理驿宁事件不当导致六二五惨案发生,反对新国家主义的国民民主党发现自己已领跑下周的国席大选第三轮选情。6日夜,在一轮皎月下的美济岛,戴韧与陶思佳团队代表在祺孚游艇上进行密谈,他们各自的未来或许就在这个月夜中定下了。 [...]

  2. [...] 面对舆论指责其屠杀平民的强大压力,祺孚CEO戴韧仍然拒绝辞职。7月9日,他在猎德总部参加完特别董事会后对媒体重申六二五惨案是一件完全由祺孚殖民地武装擅自发起的行动,祺孚公司高层和董事会事前对整个行动一无所知。目前祺孚方面已与驿宁独立运动领袖取得联系,希望双方重回谈判桌。 [...]

  3. [...] 外界普遍认为,这批来自本土的军人和支援者将在驿宁展开一系列活动,从维持治安到提供紧急医疗和工程机械维修等服务,对大多数驿宁人来说,他们乐见国家提供的关怀在此时到来。在经过六二五惨案和长达一个月的封锁制裁后,驿宁社会目前迫切需要外界援助。 [...]

  4. [...] 9月1日,笼罩在秋夜雨雾中的祺孚大厦在都市霓虹的映照下透着一丝萧杀,祺孚CEO戴韧今天下午已被国家商业罪案调查局(NBCI)的干探拘捕并带往广州以北的某温泉度假区协助调查。戴被指在6月和8月连续两次对祺孚辖下的殖民地城市驿宁发动惨无人道的攻击并致使超过600名平民和139名陆战队员死亡。 [...]

  5. [...] 今天的突发情况间接证实了祺孚重返驿宁的真实意图其实是为了用武力重夺控制权而并非为居民解决生活困难和重建城市——拜他们在六月突然发动的轨道袭击所赐,在那次被称为“六二五惨案”的灾难中有过百名驿宁市民丧生于祺孚的炮火。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微博评论箱

你可能也感兴趣...

Jim Martin Concept Art

剁手节考验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