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取中...
你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  当前文章

权力斗争

作者:   /  2015 年 6 月 3 日  /  1条评论

就在祺孚公司(Canton Pacific & Co.)总部被警方突击搜查及高管被带走后24小时,6月3日下午祺孚董事会宣布对CEO陈闵进行撤职,陈闵即日起交出所有管理权力和对祺孚武装部队的指挥权,其内网信息权限被冻结,同时祺孚董事会要求陈闵在48小时内离开驿宁返回广州总部配合公司内务科以及国家商业罪案调查局(NBCI)进一步的调查。

陈闵夫人陈霓姗在驿宁威斯丁度假村全息会议厅对媒体表示其丈夫为祺孚公司牵涉殖民地腐败事件感到痛心,也对在自己任内发生严重违法问题表示自责,但他对董事会的撤职行为不予认同,他目前正与祺孚董事会以及司法部企业高管约束委员会开全息会议。“陈闵希望各界认识到一个事实:他是正在进行的驿宁居民安置谈判的关键人物,此时此刻被撤去CEO职务只会让谈判陷入僵局,这是驿宁人民、国务院和祺孚公司都不愿看到的。”陈霓姗用她富有磁性的嗓子道出丈夫的诉求。

不过,资本市场已经在过去的24小时对祺孚公司投下了不信任票,在上海、华南、纽约、伦敦和新特拉维夫挂牌的祺孚股票被大量抛售,上海市场股价一度下跌至6.29CP的最低点,市值在五个市场总共蒸发超过310亿CP。殖民地银行的分析师指虽然其中可能包括若干空头趁机做空,但估计祺孚在公开市场的多数机构投资者例如广东退休教师基金和共和国援助基金等都在减仓。

在6月3日晚间的《首都会晤》节目中,希伯来银行董事长兼祺孚公司独立董事施恺哲(Karl Schnitger)向公众分析了陈闵被撤职的几个原因:

“这里面我觉得主要有三个原因,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看法,最终还是应等待内务科和NBCI的调查结果。首先,天宫追杀案的幕后指使者是黎邦泽,而黎是陈闵的直属部下,从逻辑层面上陈闵是不可能与此案脱离关系的;

其次,陈闵主导的驿宁安置方案明显违背了祺孚公司的利益最大化,甚至,怎么说呢,带有些对国务院挑衅的味道,这其实不符合大多数股东们的利益;

最后,自从我七年前接受邀请进入祺孚担当独董后,我就察觉到陈闵与董事会的部分股东和高管存在明争暗斗,如果说权力斗争导致他此时下台也不为过。”

对于这次祺孚的高层地震会否影响驿宁谈判,舆论反应不一,有观点认为随着陈闵下台,驿宁安置方案可能会被更改,尤其是独立选项将被去掉,无论对国务院还是祺孚而言让驿宁独立都是不可接受的,谈判将陷入僵局。但也有分析指谈判进程将被大大加速,相比于同情驿宁居民的陈闵而言,未来新的CEO可能将以强硬和直接的作风迅速摆平事件。

(S03EP7.2)

 

1条评论

  1. [...] 半个月以来,祺孚公司与国务院之间一直存在着微妙的对抗状态,不过随着昨天祺孚董事会解除了CEO陈闵的职务后,祺孚与国务院开始联手维护共同的利益了:阻止殖民地城市驿宁(Yipolis)的独立行动,并将所有居民迁出这个即将交给以色列的行星。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微博评论箱

你可能也感兴趣...

Jim Martin Concept Art

剁手节考验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