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取中...
你的位置:  首页  >  专栏  >  观点  >  当前文章

脆弱的和平

作者:   /  2014 年 5 月 8 日  /  还没有评论

5月3日的郝克思湾风平浪静,拉赫曼红树林国民会议中心的微风吹拂着哈蒂姆.本.扎因的额头,把他因为紧张而流出的汗水轻轻抚去一点。他用那在第一次伊盟伊朗战争后装上的机械手臂签上名字后,《卡拉奇和约》在伊盟和伊朗两国间正式生效,第二次伊盟伊朗战争正式结束。

但是,如同某个日本作家所说的:故事结束了,历史现在才开始。

让我们先简单地回顾一下刚刚结束的这场伊斯兰世界内战。战争波及的范围从地理上看并不广,除了伊盟和伊朗,并没有其余国家的领土牵涉在内。伊盟在2213年通过垂直打击入侵伊朗腹地,试图以闪电战一举攻陷德黑兰获取速胜,然而看似弱小的伊朗人却凭借顽强的抵抗精神和灵活的游击战术将伊盟两个集团军长期挡在首都圈外。

伊盟从以色列购买的空间打击能力虽然将伊朗的制天权和制空权完全摧毁,伊盟的轨道轰炸机和导弹也在每天轮番轰炸伊朗军队和城乡,但是当以色列停止履行服务协议以及欧罗巴切断氦3和难得素供应之时,伊盟感受到了巨大压力。到伊盟上个月轻率地入侵德黑兰郊外的绿区从而招来中国和斯拉夫军队的强力回击时,无论多么非理性的观察家都不会继续认为伊盟会如愿获胜了。

最后,伊盟的少壮派军官哈蒂姆.本.扎因发动了一场干脆的军事政变,推翻了大势已去的巴沙尔政权,而扎因的父亲恰是引起这场战争的伊盟前总统,更讽刺的是刺杀他的是伊朗少壮军官。两个敌对国家的少壮军官冥冥中书写了历史。

对伊盟而言,这场战争代价高昂。

首先,作为先发制人的一方,伊盟并没有达到预期目的,在损失了数万名训练有素的士兵和上千台机甲和坦克后,伊盟始终无法彻底摧毁伊朗政权;其次,伊盟在战争末期爆发了政变,军政府上台导致国家政局动荡,各种利益集团之间的矛盾被激化;最后,在伊盟看来,宣告停战的《卡拉奇和约》更像是一份不平等协议,和约的内容意味着伊盟承认四大国在未来二十年对其经济和主权进行惊人的“剥削”。

对伊朗,这是一次彻底的浩劫。

与被迫合并相比,伊朗人的世代家园被夷为平地、付出数十万军民伤亡算是能够承受的代价了。只不过伊朗人除了承认《卡拉奇和约》外别无选择,在立即灭亡和延迟灭亡之间,伊朗决策者为其民族选择了后者。这可能是一种缓兵之计,伊朗人可能对未来几年的合并谈判抱有一丝幻想和期待。归根到底,历史永远照顾强者,伊朗作为最弱小的力量注定了要将民族的命运交给敌人和列强。

而对中欧斯以四大国来说,这场战争产生的影响颇有些微妙。

先说说四国的共识,从各种表现和证据来看,四国介入战争事实上与伊朗的存亡无关,他们在乎的只是如何相互配合从伊盟身上获取利益。如果说伊盟借口总统被刺杀的开战理由在战争早期还能保持一种道德高度,那么在摧毁了几个伊朗城市和屠杀了几十万什叶派穆斯林后,伊盟就失去了道义上的保护罩。列强在获得介入的理由后,成功地制止了伊盟的侵略,在扮演了伊朗救世主的角色后,实际上从战争获益最多的正是这四国。

但是,四国的分歧和角力丝毫不减。无论是斯拉夫与以色列之间争夺人类各国恒星际和行星际航运业务的角力,还是中国与欧罗巴之间在月球和火星上激烈的殖民地争夺战,都不会因为这场战争而消弭。

与此同时,我们不要忽略了美联和英国这两个力量。在伊盟最困难的时候,美英曾一度介入战争,黑斯廷斯和罗杰斯显然想利用支持伊盟扩张来制造欧亚大陆的地缘政治张力从而给欧罗巴和中国制造麻烦。在未来,美英会否成为伊盟背后的力量值得关注。另一方面,伊盟国内的极端势力必定会因《和约》的签订而产生激烈反应,扎因未必有足够的经验和手腕压制巴沙尔的势力和平衡各集团的利益,考虑到巴沙尔目前仍然处于英国的庇护中,他会否成为伊盟国内反扎因势力的旗帜并有朝一日重返,这都是伊盟未来政局的未知数。

在会议中心的广场,有人看见扎因签字后用他那有力的机械手把派克笔掐得粉碎。但愿美索不达米亚脆弱的和平能持续得更久一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微博评论箱

你可能也感兴趣...

d22697757e8897235b0210ed58f72a36

一直以来,这群人变着花样嘲弄“民科”

阅读全文 →